新华社记者靳赫任玮

宁夏虽有“塞上江南”之称,但山多川少,在黄河无法滋养到的干旱地区,风大沙多是人们抹不去的生存记忆。“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风吹沙子走,抬脚不见踪。”满目苍黄一度是宁夏的生态底色。饱尝生态恶化之苦的宁夏,过去几十年间战黄沙、治水土,染绿荒山、扮靓城乡,一代接着一代干,绘就一幅全新的生态画卷。再看今日塞上,已是“绿肥黄瘦”。

人进沙退生态逆转拓宽生存空间

长风裹挟着黄沙,从毛乌素沙地深处袭来,一路向前挺进。直到沙地西南边缘的宁夏灵武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风沙再难寸进。挡住它们的,是拔地而起的“绿色长城”——柠条、沙拐枣、樟子松等植物茂密生长,延伸到远处与天际线相接。

筑绿遏沙,是宁夏几代人修复生态的“主战场”。宁夏三面环沙,干旱少雨,生态环境十分脆弱。1958年自治区成立之初,全区沙化土地面积达2475万亩,约占全区国土总面积的24.8%。由于过度放牧和开垦,生态环境一度持续恶化。

“我十几岁时,村子周围的草都被羊啃完了,沙子也进了村,小孩常从沙丘直接跳上屋顶玩耍。有时刮起大风,房子一夜之间就被沙子埋了。”54岁的陈有强是吴忠市盐池县二道湖村村民小组组长,沙害之苦令他至今难忘。

为了生存和发展,宁夏人向黄沙宣战,防沙治沙成为建设生态文明的基础性工程。2003年起,宁夏实行全境禁牧封育,加快草原植被恢复,并依托退耕还林、三北防护林等国家重点林业工程,逐步完善不同区域的防沙治沙模式。同时将防沙、治沙、用沙相结合,引导鼓励企业和个人参与,推动山川土地由“黄”向“绿”转变。

如今,宁夏沙化土地面积已缩减到1686万亩,荒漠化土地面积也由20世纪末的4811万亩减少到4184万亩,实现了沙漠化逆转,沙化、荒漠化土地连续20年“双缩减”,肆虐的黄沙日渐温驯。

咬定青山 牢铸生态安全绿色屏障

盛夏时节,宁夏南部的大山之间满眼苍翠,山桃、山杏、云杉、刺槐和各种叫不上名字的灌木、苔草层层叠叠铺满山坡。山涧溪水潺潺,不时有野鸡、野兔从路旁蹿出。

这里是曾有“苦瘠甲天下”之称的宁夏西海固地区,曾经十年九旱、十山九秃。在诗人笔下,这里的春天“风一咳嗽,吐出漫天的黄沙”。

“一方水土难养一方人,为了多收粮食,农民不得不将山坡垦成农田。”固原市林业局局长陈胜远说,生态恶化加剧,土壤越发贫瘠,西海固陷入“越垦越穷,越穷越垦”的怪圈。

贫困人口易地搬迁、天然林资源保护、森林生态效益补偿……得益于中央和自治区党委政府实施的一系列重大生态工程,昔日满目焦黄的西海固变身“旱塬绿洲”。固原市森林覆盖率更是超过25%,林草覆盖度达到73%,年均降水量由10年前的200毫米左右增加到约450毫米。

“树多了,雨水多了,山上冲下来的泥沙却少了。到了晚上,山里还会传来豹子吼,这声音十几年都没听见过了。”72岁的固原市原州区张易村村民赵丕条说。

(下转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