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公保安加

8月是收获的季节,热贡地区由北而南渐次进入了忙碌的秋收中。

走进农牧区过渡线上的立仓村,青青的山脊,潺潺流水,姹紫嫣红的花儿,葱茏的树木,掩映其间的静谧村庄,还有河畔嬉戏的游客——如果不是那按奈不住的山杏早已熟透,这里的一切定能骗过至此游览的人们,继续诉说盛夏的故事。

走近立仓,总能听闻许多故事,那些是关于花海、古树、乡村旅游、高原漂流、药材种植的故事。当然,还有关于花椒树的。

那是今年春天,万物复苏,正值植树造林的好时节。立仓的男女老少在后山掀起了一场热火朝天的植树会战,经过几天辛苦劳作,他们种植了5000株花椒树苗。近5个月后的今天,爬上立仓村后山,一颗颗约1米高的小树苗高高昂着头,整齐地排着队沐浴着阳光。模仿村委会主任公保才让的动作,伸手轻轻触摸小树苗翠绿的叶子,再将手缩回放到鼻前轻轻一闻,浓郁的花椒香气扑鼻而来。

提及立仓的花椒树,不得不说起村里年逾花甲的旦徳老人与他家院子里那两颗花椒树。旦徳自幼以牧羊为生,没上过学,也未曾出过远门,但这位平凡的老人却成为了村里的试种“高手”。在旦徳家后院阳面的角落里,生长着几棵枝繁叶茂的树木,虽说数量不多,但种类却不少,单这五六棵树,就有着山杏、花椒、菩提3种,树丛里,已红得发紫的花椒粒扎堆儿挤在沉沉低着头的枝条上,最为显眼。

这情景对立仓的村民来说早已习以为常。但这两颗春华秋实的花椒树引起了“第一书记”万玛仁青的注意。立仓是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扎毛乡一个半农半牧的村落,村庄四周山梁纵横,交通闭塞,地少人多,经济滞后。作为肩负重任的“第一书记”,要让村民富起来,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更不能放弃一丝机会。

那是2017年秋天,万玛仁青偶然走进旦徳家的后院,目光便被当时硕果累累的两颗花椒树所吸引,因为他从来没想过这半农半牧的高原上竟能长出花椒树,而且长势如此之好。“但这长势喜人的花椒树确确实实就在自己眼前,所以在我看来这就是奇迹,也是一个机会”万玛仁青说。

“如果我们能大规模种植花椒树,一来符合植树造林的要求,二来还能为村里带来些收入”时间不等人,眼看几个月后又是冬去春来,万玛仁青已经有了想法,他准备在村里大规模种植花椒树。

四处筹钱争取支持,落实树苗,铺设水管,请专家测土评估,动员村里男女老少……2018年开春,5000株小树苗如期移植到了立仓的后山上。

“别看它们现在长得不高,四五年后每一颗都能开花结果,到时候既能起到保持水土的作用,还能给乡亲们带来一些收入,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情啊。”坐在后山上一棵小树旁,村委会主任公保才让展开了他对未来的无限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