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山东日照市召开遏制恶俗婚闹专项整治行动工作会议,就遏制恶俗婚闹行为进行了专题部署,民政、公安、妇联等多部门联合行动,引发社会关注。

  “恶俗婚闹”屡屡引发批评,但如何治理,一直缺乏有效的措施,有人认为,理应采取强硬措施,但也有人认为,社会文化的建设有其规律,移风易俗,应该有更好的方法,而不是通过行政措施简单地处理。

  文化建设

  地方政府应出手

  政府出手,整治恶俗婚闹,我觉得很好,也理所应当。在今天,各种各样低俗甚至恶俗的文化现象不少,比如一些影视作品中的恶俗桥段、一些公众人物的表现,都在影响着这个社会公序良俗的建设和维系。婚闹也是如此,婚礼本应该是神圣的,每一个人都希望,婚礼能给自己留下最美好的回忆,遇到这种恶俗的闹剧,谁会开心呢?

  可能有人觉得,婚礼上闹一闹是习俗,不必大惊小怪。这样的观念是不合适的,因为并不是所有的习俗都是好的,都是合乎时宜的。

  大多数民间习俗,都是漫长的时间中逐渐形成的,但同时它也在演变、进化、筛选,如果所有的习俗都保留下来,那么一个人就什么也别干了。事实当然不是如此,春秋战国的习俗,到了汉唐,有些可能就消失了,有些则可能发生了变化,变得更加适合当时的社会环境。所以,习俗的演变,本身就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不适应的淘汰,适应的留下。

  那么,是不是所有流传下来的习俗都是好的呢?也未必尽然,大多数能够流传久远的,肯定是能被人们普遍接受的,但也有一些是不文明的习俗,但短时间里仍有影响,仍未被淘汰,婚闹,显然就是这样的恶俗。

  在这样的情况下,等待它自然淘汰,显然是消极的做法,积极的做法,应该是主动干预,尽可能地摒弃、杜绝类似恶俗的继续流传。这个过程中,地方政府责无旁贷,这也是它的职责所在。

  中国人传统的婚礼中,有很多习俗,对这些习俗的认识,不能一概而论,而是要具体分析。有些过于繁琐,不适应现代生活,慢慢地也就没人遵守了,有些不错,值得弘扬,还有一些纯粹为了增添喜庆气氛的东西,无伤大雅,有人愿意嬉闹一番,也挺好。但还有一些,是和文明社会的行为规范相悖的,是对人格的践踏,甚至可能涉及违法犯罪的问题,恶俗婚闹大多是最后一种,不排除一些人打着习俗的名义,去实现自己猥琐的目的。这样不文明也不尊重他人的习俗,早就应该整治、杜绝。所以我赞同地方政府大力整治恶俗婚闹的做法。

  不仅是婚闹,生活中其实还有很多恶俗,比如随便给人起侮辱性的外号、肆意造谣中伤别人等,都是不文明的、应该及早纠正的习俗。

  社会总是在发展,文明总是在进步,去恶俗化,是文明的标志之一。一种好的社会习俗,必须建立在尊重他人的基础上。而不能把别人当做肆意取乐的对象,不能侮辱别人,侵犯他人的正当权益。

  过去数十年中,中国经济发展很快,但过于注重经济发展的观念,也产生了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种种恶俗,就是问题之一,甚至已经影响到社会发展的健康程度,到了不得不整治、不得不拨乱反正的时候了。在今天,我们国家重视社会文化的建设,我想,整治恶俗,也应该是文化建设重要的部分,因为只有让恶俗消失,良俗才能畅通无阻,才能营造一个良好的社会文化氛围,教化人心,重建文化,培养公序良俗,进一步推动我们的社会健康地发展。

  改变风俗

  先做好文化建设

  民间风俗的形成,一定是生产生活中不断地磨合、尝试,并经过长时间积累而成的。一种坏的风俗,必然有它形成的原因,要改变恶俗,建立良俗,就要从根本上找到恶俗形成的原因,解决了根源之后,风俗自然会随之变化。

  婚礼是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仪式,也是社会文化中重要的一环。在传统社会,婚礼有一套非常精密和完整的流程,它不仅是一个家庭的大事,也是国家治理的一部分,甚至进入国家的典章制度体系之中。

  但几千年发展下来,难免有一些不合理的礼仪流传下来,尤其是在社会文化剧烈变化的今天,身处传统和现代交汇的时代,礼仪风俗也经历着嬗变,有些恶俗的东西出现,甚至流行起来,值得格外注意。

  就如各种恶俗的婚闹,不仅对公序良俗的建立有害,而且也影响了婚礼本身的庄严、神圣,理应剔除。但究竟如何剔除坏的风俗,建立好的风俗?应该三思而后行,绝不是单纯依靠行政手段就能解决。

  要改变坏的风俗,就要加以合适的引导,建立好的风俗,让人们效仿、学习,而不是简单地禁止恶俗婚闹就可以。今天是一个多元文化共存的时代,西方式的花园酒会有人喜欢,传统的婚礼形式也有人尝试,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形式,其中当然有不好的东西,这就需要文化部门、专家学者、政府部门去不断地尝试、探索,寻找一个适合现代社会,同时又能被更多人接受的婚礼形式。

  在新的婚俗形成过程中,政府当然大有可为,但“可为”不应是行政手段去管理婚礼,而是应该有政府牵头、组织相关的人员,去探讨、设计更好的婚礼方式。比如可以由地方政府为年轻人举办集体婚礼,由政府官员做婚礼主持人,在政府大楼前举办婚礼,这样的婚礼,庄严、神圣、且又简单、朴素,相信一定会有很多人喜欢。

  想要移风易俗,关键是要拿出更好的、可以被多数人认可的新风俗来,旧的风俗、坏的风俗自然就会被替代。只堵而不疏,社会文化也会形成堰塞湖,最终造成更大范围的溃败。

  更值得注意的是,法治时代,要有法治精神。对于普通人来说,法无禁止即为可行,对政府来说恰恰相反,法无允许即为禁止。多部门联合行动,整治恶俗婚闹,想法固然很好,但实际上不可行,因为不是所有部门都有执法权,假如没有执法权的部门,去强制禁止婚闹,反而伤害了法律的尊严,结果一定是得不偿失。但如果不采取强制措施,这些部门的行动又如何有效杜绝婚闹呢?

  文化的建设是长期性的工作,也是潜移默化的过程,一次集中治理的行动,或许能够取得短期效应,但如果不能推动良好的社会文化、民间风俗的形成,最终还是会回到原点。

  社会转型的时代,也是新的社会文化形成的时期,这些年来,我们国家一直重视社会文化的建设,也重视对公序良俗的维护,这值得欣喜。但同时,也需要认识到,良好的文化氛围,破坏容易建成难,需要的是长远的规划、深入的探索以及长久的努力,地方政府理应起到引导作用,理应有所作为,但也要深谋远虑,不能轻率行事。

  婚闹不是民俗

  传统社会中,婚礼是社会文化中最重要的基础,《礼记》中规定了六种基本礼仪,分别是冠礼、婚礼、丧礼、祭礼、乡饮酒礼、相见礼,又说婚礼是“礼之本也”。

  为什么婚礼是根本?因为它“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关系着传统社会君臣父子一整套伦理体系的稳固。所以要“敬慎重正婚礼”,通过一系列极其复杂和严格的规范,使男女有别、夫妇有义、父子有亲、君臣有正。

  这么庄严神圣的婚礼,当然不允许任何颠倒伦常、有失礼仪的行为。问题是,婚闹也并非新鲜事物,而是自古有之。它是礼仪的另一面,是扭曲的文化之下,人性之恶的集中释放。

  所以,绝不能把婚闹看做民俗,它和数千年中社会文化对人性的长期压制有关。现代社会是开放的社会,也是文化多元的社会,因此,遏制恶俗婚闹,真正需要的,是更快地推进现代文化的建设。

  北京晨报记者 周怀宗

  本版主持 周怀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