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最美古树 拍名木英姿 传递古树名木保护正能量

  “文化保护我们在行动”古树名木保护活动圆满收官。活动通过主题为“生态文化之行”的实地体验和“生态文化之寻”的摄影创作,分别带领市民探访首都生态文明宣传教育基地和潭柘寺、戒台寺古树名木群落聚集地,并在此基础上,广泛征集、评选市民拍摄的古树名木作品,从而面向社会公众宣传古树名木保护工作,增强全社会生态文明意识。

  不少参加现场活动的市民表示,古树名木历经千百年仍在为我们的生活带来美的享受,我们有义务有责任把古树名木照顾好,为子孙后代留下一份生态资产。

  市民走近古树名木感受生态文明

  8月24日,北京正值天高云淡的初秋时节,由北京市园林绿化局与北京晨报社联合主办的2018“生态文化保护我们在行动”系列活动第二站——古树名木群落采风游活动在潭柘寺和戒台寺举行。

  与以往不同,这次以“生态文化之寻”命名的古树名木群落采风游活动特地邀请了一批爱好摄影的市民朋友,在园林工作者的带领下,逐一了解两寺古树名木的生长状况和历史典故,摄影爱好者们用独特的视角拍下古树名木浓郁苍劲的身姿。

  在距今已有1700多年历史的潭柘寺,摄影爱好者们仿佛置身古树名木博物馆。据介绍,仅潭柘寺一园,登记在册的国家一二级保护古树共有186棵。较为集中的区域是在毗卢阁前,这里集中了银杏、柏树、娑罗树等多种古树名木。除了有着多年历史的古银杏——“帝王树”(1400多年)和“配王树”(1100多年)外,毗卢阁前还有北京地区树龄最高的佛门圣树娑罗树,以及有着400多年历史的二乔玉兰,花气芳香的探春、腊梅,象征百事如意的百事如意树等名贵花木等。据园林工作者介绍,在潭柘寺,游客一年四季都能体会到这些古树名木带来的盛景。

  戒台寺登记在册一二级古树109棵,在这里,摄影爱好者们看到了知名的卧龙松、自在松、活动松等十大名松,还被一棵名为“狮虎象柏”的古树所吸引。这棵有着千年树龄的古柏在距离树根一米左右的位置长出硕大的树榴,从不同角度看,形似老虎、狮子、蝙蝠、大象,这一奇趣景观引得摄影师们频频按下快门。

  了解每棵古树名木典故的同时,在园林工作者的指引下,摄影师们还注意到古树周围使用的都是透气铺装,更好地保持古树根系的透气性。在有的古树附近还排布着多个渗井的铁栅栏盖板,据介绍,铁片里面是专门为古树修筑的复壮沟。古树因根系错综复杂,面积庞大,需要通过这些复壮沟浇水、施肥,以达到“营养均衡”。

  在采风游活动中,参与者们注意到每一棵古树干上都挂有红色或绿色“身份证”,树旁有多语种讲解牌,大部分古树都有修复的痕迹。有的是看起来浑然天成的修复填充物,有的装有坚固美观的支撑架,“这些古树名木饱经风霜雨雪,散发着天地灵气,既是悠久历史的见证,又是社会文明的标志,我们的任务就是一树一方案,扎实做好古树名木养护管理工作。”园林工作者介绍道。

  园林工作者利用科技手段呵护“活文物”

  全程参与“生态文化保护我们在行动”活动的市民发现,北京市园林绿化工作者在古树名木保护上不仅加大科技含量,还运用生态手段,为古树制定保健方案。

  在第一场“生态文化之行”活动中,市民朋友在古树名木繁殖保护苗圃看到通过嫁接、扦插和组织培养等方式繁殖的古树后代。其中一株核桃树的母株生长在新疆和田县巴格其镇卡拉瓦其村,始种于唐代。在园艺科学家的呵护下,核桃幼树也展现出母本的生命力,硕果累累。

  据了解,北京市园林科学研究院已研发出活古树无损伤年龄测定技术和低损伤树洞测量技术,预计将在2020年建成我国最大的古树基因库。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还就有着“活文物”之称的古树资源进行摸底统计,做到株株有人管,棵棵有养护,保护无盲区。门头沟区园林绿化局林政资源科有关负责人告诉北京晨报记者:“门头沟区积极投入专项资金抓好古树的抢救复壮工作,在2017-2018年抢救工作中,195株古树逐步恢复了古树的树势。”

  另据媒体报道,园林工作者启用“以虫治虫”的生物防治办法。用管氏肿腿蜂、花绒寄甲为古树抵御天牛等害虫,成为古树虫害防治中的“生物武器”。同时还通过设立生态改造区、自然保护实验区等方式,尽可能利用自然规律和生态链条保护公园内的古树名木健康。

  不少参与者在活动后留言道:“生态文化保护我们在行动活动让我们看到了古树名木活灵活现的一面,非常有意义。历尽沧桑的古树名木,是中华历史的文脉,是北京人民的共同财富,要增强全社会古树名木保护意识,提高每一位市民的生态文明水平。”

  北京晨报记者 张晓莉 王纪辛/文

  安立民 常淑萍 闫立军 安甄国/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