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丽江,体会最深的是这座城市舒缓的生活方式与生活节奏,这大概就是丽江能吸引这么多游人的原因吧。”吴桐如是说。

吴桐是我的大学舍友,一位地地道道的重庆妹子。一直在为考研紧张准备的她想给自己放个小假,借此舒缓压力与调整状态。她问我有什么可推荐的去处,我告诉她没有比丽江更合适的地方,重庆妹子果然干脆利落,两天后我就收到了她与父母在观音峡游玩的消息。

一个星期过得很快,我问吴桐这几天与丽江“相处”得如何,她便与我分享了很多故事和心得。吴桐说,丽江很适合用王维的名作《终南别业》中的一句诗“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来形容,也给了她三个感受——亲切、坦然、神秘。

亲切

因为一时疏忽,原打算在旅游软件订一套家庭套房的吴桐错订了一间大床房,沉浸在茶马古道美景的她直到晚上去酒店时才发现出了错,这时早已过了系统规定的退房时间。

她想去服务台退房,但又怕工作人员黑脸,毕竟是自己大意,在旅游旺季占了酒店的房间又临时不住,实在是难以开口。

抵不住家庭套房的诱惑,最终她还是走向了酒店服务台,跟前台小哥讲明了事情的原委。没有想象中的黑脸,小哥不仅态度良好,还主动帮他们在附近找了一家独具特色的家庭民宿。吴桐发来信息赞叹丽江服务业做得好,我谦虚地回应着,心里也暗暗为丽江高兴。

坦然

有一件事吴桐一直同我“抱怨”,在丽江消磨了她讲价的激情。以往,她常乐于和商场里的店员进行一场你来我往的砍价大战,但是在丽江,根本无心讲价。她说:“去景点的时候,居然没有非常热情的店员来主动向我推销产品,一时都有些不习惯了,感觉店家们把交易看得很淡,想讲价都无从下口。”

我理解她话中的意思,丽江这种“坦然”也吸引着吴桐,她觉得自己很享受丽江那种不经意间流逝的悠闲时光,在青石板踱步,在咖啡店闲坐,静听过客的话语和古乐器的奏鸣,丽江的慢时光让你无力抗拒。

神秘

吴桐和我提起过一个人,是她在拉市海骑马时为她牵马的纳西小哥。那位小哥皮肤黝黑,身材魁梧,穿着纳西族服饰,说着吴桐完全听不懂的民族语言。从小在大都市生活的她对少数民族了解甚少,与牵马小哥接触,她感觉充满了神秘感。

在古城闲逛时,看到墙上所写的东巴文,她更为好奇,拍照给我看,叫我翻译。在丽江一星期,吴桐觉得丽江到处充满神秘感,而在丽江生活了20年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吴桐走的时候和我说丽江之行最遗憾的是没有去玉龙雪山,我承诺她下次再去,我给她做向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