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章陈波 通讯员 程晓莉

进入永康市拘留所26天来,吴某第一次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在他的对面,坐着3名银行工作人员。“欠银行钱的人跑了,200万元的债务都要我这个担保人承担,是不是太冤了?”吴某对自己的处境心酸又无奈。

拘留所教导员王云进每天做吴某的思想工作。“我同意调解!”8月7日一早,吴某说完这句话,感到无比坦荡,他又加重语气说:“我真的不是‘老赖’,我只是没想通!”

与监狱、看守所相比,拘留所的在拘人员仿佛“匆匆过客”,最短1天、最长30天,他们能够恢复自由。而很多进拘留所的人,都有心结。如何利用有限的时间解开他们的心结?这是永康市拘留所民警一直在探索的事。2016年年底,永康市拘留所主动拓展社会职能,成立社会矛盾化解中心,法官、司法调解员常年驻所,构建起多元矛盾化解工作机制。作为新时代“枫桥经验”在特殊领域的新实践,截至目前,永康市拘留所已成功化解各类社会矛盾纠纷548起,涉案金额2.45亿元。

入所必排查 有案必调解

问心、解忧,成为拘留所民警、调解员每天工作的日常。有没有能够解而尚未解的矛盾,有没有能够帮但被忽视的困难?入所必排查,有案必调(化)解,成为制度。

27岁的安徽人汪某进拘留所时,心头愤难平。为了讨薪,无奈之下,他持刀逼向老板娘,最后被行政拘留。民警的谈话,就从汪某的家庭说起,聊起打工的经历、讨薪的艰辛,汪某一下子就打开了话匣。走出拘留所时,汪某虽明白了讨薪的正确途径,但对讨回工资并没有抱希望。

“他离开拘留所的时候,心里头是带着遗憾的。”永康市拘留所所长程龙祥说,为了消除汪某心中的遗憾,他们找到了老板娘应某,说服她支付工资。在程龙祥的主持下,双方签署了调解协议书,由公司一次性给付汪某工资。那一刻,汪某热泪盈眶。

在拘留所这样的特殊阵地上开展纠纷化解,时时刻刻考验着民警的智慧。

从单枪匹马到千军万马

拘留所在拘人员形形色色,他们的经历也反映了社会百态。要化解纠纷,光靠拘留所民警单打独斗显然不行。

2016年11月,永康市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工作指导委员会在拘留所设立社会矛盾化解中心,并以此为依托,成立以教导员王云进为主的“老王工作室”。其中,法院派出法官、协助执行员各1名,司法局派出专职调解员2名,公安、法院、司法行政三位一体共同开展矛盾纠纷化解。永康市综治办还专门出台实施意见,明确了17个参与单位的工作职责,建立了完善的工作机制。

各种资源在拘留所汇聚形成合力,短时间内攻克了大量矛盾纠纷。尤其在破解执行难中,发挥了较大作用。

“思行堂”,意为“三思而后行”。课堂为在拘人员开设,每周一三五开课,除了由30名律师组成的常驻讲师团,还有禁毒民警、法官、大学教授、音乐老师为在拘人员上课。正是因为有了社会各方力量的参与,一个个“蜕变”的故事在这里轮番上演。

古山镇的郦某因拒绝赡养母亲、承担医疗费被司法拘留。民警特地邀请律师来“思行堂”讲了一场《赡养VS诚信》的专题讲座。“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到老”,讲座进行到尾声,律师质问郦某:“你也有子女,当你老了的时候,如果你的子女也拒绝赡养,你是什么心情?”

郦某无地自容,在课堂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诺:马上履行赡养义务。当天下午,郦某的妻子赶到拘留所,把赡养费、医药费一次性还上了。

截至目前,“思行堂”已组织授课126课时,涉及法律、心理、音乐、国学等各类课程。

“一个军事化管理的管教营房、一个社会化教育的特殊课堂、一个创新社会治理的特色平台、一个展示法治文明的公安窗口”。这是永康市拘留所的定位。所长程龙祥说,希望每一个走出拘留所的人都能心平气和、淡定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