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 杰

曾几何时,赏识教育风行一时。但赏识教育并非万能。我女儿祺祺的成长过程,从一个侧面证明了这一点。

从祺祺出生,我们就对她进行赏识教育。她偶露微笑,我们就大加赞赏:“哇,祺祺笑得真好看。”她刚牙牙学语,我们就不失时机地夸奖:“祺祺真聪明。”甚至她发脾气、耍性子,我们也不放过“赏识”的机会:“祺祺真有个性……”在这种轻松的环境中,女儿长成了一个活泼开朗、聪明伶俐的小姑娘。

随着女儿慢慢长大,我们渐渐发现了一个突出问题:女儿只愿听好话,不愿听任何批评。刚上幼儿园时,她经常气鼓鼓地回家,有一次一回到家便放声大哭,一问才知道她因为吃饭挑食被老师批评了。

“祺祺现在长身体,需要各种营养,所以不能挑食,老师批评你没错啊。”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没承想一句话捅了马蜂窝,她号啕大哭起来:“妈妈也说我不好,你们都不喜欢我。”

一天,祺祺的小表哥辉辉来我家玩,两个孩子一起画画,画完了让我给评一评。看着他们充满期待的目光,我用惯常的赏识法,每人给他们发了一朵小红花,说:“画得都很棒。”

可两个孩子嚷嚷开了。女儿说:“妈妈,是不是我画得更好一些?”辉辉说:“姑姑,我第一,她第二。”非要争个高低。

我实事求是地说辉辉画得更好一些,怕女儿不高兴还特地补充了一句:“辉辉上大班,学的时间长,画得好些是应该的,等祺祺上大班的时候一定会超过哥哥。”

可女儿不听我的补充,把画笔一扔跑到阳台上抹泪去了。为了哄住她,我只好违心地说:“让我再看看,哎呀,其实是祺祺画得更好一些。”话音刚落,辉辉把画笔一摔:“姑姑不公平,偏向祺棋。我要回家。”

想不到两个孩子都这么脆弱。再一想,哪能怨孩子,为了赏识教育,我们从小给孩子的都是赞美。因为怕打击他们的自信心,即使他们犯了错误也回避批评而选择鼓励。即使孩子很一般,也会言不由衷地夸他们“了不起”。不知不觉中让孩子养成了听好话的习惯。孩子听不得批评或客观评价,表面看是孩子太脆弱,心理承受能力差,实质却是因为孩子从小就缺少批评训练,被“高帽子”冲昏了头脑。

我决定对症下药改掉孩子只听好话的习惯。经过考虑,我觉得这个“药”不能下得太猛,因为孩子已经听惯了好话,只能循序渐进地引进批评机制。

一个周末,我带女儿到植物园玩,看见园丁在给树剪枝,我趁机对女儿进行启发:“你知道园丁叔叔为什么要给树剪枝吗?”

女儿摇摇头。我说:“这些被剪掉的枝是多余的,多余的树枝不利于树的生长,只有剪掉它才能让小树长得更高更壮。”

“哦!”女儿似懂非懂地应了一声。

我接着说:“人身上也有多余的树枝。”

“啊。”女儿明显吃了一惊,转着圈在自己身上寻找,“我身上也有树枝吗?”

我有些好笑:“你身上的树枝是看不见的,那就是你身上的缺点。如果不改掉这些缺点,就不利于你的成长。”

女儿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不久后的一天,我们约好一家三口去看电影,可我那天因为没能完成工作只好把策划书带回家做,让老公一个人带女儿去看电影。女儿问我为什么不去。我对她说:“妈妈今天工作没干好,被领导批评了,要在家改正错误,不能去看电影了。” .

女儿愣了一会儿,问:“妈妈,你也会做错事吗?你挨了批评为什么不哭?”

我说:“每个人都会犯错误,但挨了批评就哭鼻子,那是没出息的表现,只有改正错误才是最好的办法。”

看完电影回到家,女儿就认真地问我改正了错误没有。得到我的肯定答复后,她拍着小手叫道:“妈妈是个好孩子。”

经过近半年的努力,女儿终于能接受批评了,有时候做错了事,甚至还没等批评她,她就开始自我检讨了:“对不起妈妈,我马上改正。”女儿再也不是过去那个总哭鼻子的小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