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汪 蕾

赛场攻防阵势不断转换,空中飞球路线时而凌厉时而柔软,挥舞双手追逐、掌控球的球员身姿仿佛是在“跳舞”;助攻王强一个托举,主攻徐增兵发力强攻,杀得对手美国队措手不及……

这是前不久在荷兰举行的2018年世界坐式排球锦标赛的八强赛现场,最终中国队拿下世界第七名,追平男队历史最好成绩。这场残疾人坐排世锦赛于本月13日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揭开战幕,16支队伍展开角逐。

首日比赛中,中国队以3∶1击败美国队,取得开门红,随后又依次击败东道主荷兰队和卢旺达队,以小组第一的成绩出线,挺进四强交叉赛。成绩背后是12个年轻人的汗水与梦想——球队里有一半球员是浙江人,其中还活跃着两名金华人的身影,他们是东阳人王强和兰溪人徐增兵。

“发动机”和“大炮”都是金华人

“登上国际赛场竞技,意味着荣耀,更意味着拼搏。”去年加入国家队的王强说,高强度的训练给球员们带来强健的身躯,也带来遍布老茧的双手,腿部、臀部的磨损。赛场上,动辄一个多小时的高强度比拼过后,球场被他们磨得发亮,沾湿地面的是他们挥洒的汗水。

王强身高173厘米,是球队“发动机”,承担着联结全场队友配合的作用,打接应二传的助攻位。徐增兵则是全队的身高担当,196厘米的他身高手长,能利用优势防守,还能像“大炮”一样进攻,将队友的传球轰向对手阵地。两人都是首发队员,全程出场了这次世锦赛的每场比赛。

28岁的王强原先是游泳选手,患有小儿麻痹症,但他一直以来颇具运动天赋,童年时更是以四次参加奥运会的金华首位残奥会冠军杜剑平为偶像。12岁那年,王强加入浙江省残疾人游泳队,成为杜剑平的师弟,与梦想更近了。2009年,在前辈的推荐下,他“飞鱼”上岸转攻坐式排球,水中训练的手臂力量、腰部力量让他很快适应,第二年就作为浙江队主力参加了全国残运会,并与队友配合一举拿下全国冠军。这次世锦赛也是王强第一次参加世界级大赛,对他来说挑战和收获都不少。

大高个子徐增兵才22岁,但国际大赛经验非常丰富,他曾参加了2016年的里约残奥会;2012年的伦敦残奥会他也差点入选国家队名单,最终因年龄不够遗憾落选。帅气的他因与姚明长得相似,在国家队集训时被称为“小姚明”。徐增兵自中学时期就是排球队有名的“明星球员”,他的哥哥是浙江省队的排球运动员,对他影响很深;此前,徐增兵是金华市排球队选手,后因查出长短腿的毛病,被省队看中改打八残会,之后顺风顺水,成为团队的核心主力,直击世界级大赛。

如今的全国残疾人运动舞台上,浙江力量、金华力量抛头露脸的越来越多。远的不说,光是里约残奥会,就有“剑平式”泳姿的开创者杜剑平、射箭小伙施旭程、赛艇队妈妈级选手王丽丽、田径选手吴佳龙以及徐增兵等五位金华人参赛。王强说:“小时候看着他们不屈命运拼搏,才让我更有信心,也希望以后我能成为别人眼中的力量。”

期待闯进东京世界杯创纪录

虽然追平了中国队的历史最好成绩,王强和队友们其实还是感到很遗憾,“我们的期待是打进四强,小组第一开了好头,最后却因为对手强劲、心态受影响止步八强”。

事实上,参赛对手都不是“等闲之辈”,对中国队的小伙子们来说,每场比赛都必须拼尽全力。12名队员中,徐增兵和王强的身体算是比较好的,还有一些双腿截肢的队友,体力消耗更大。

坐式排球起源于荷兰,在欧美有着久远的发展历程和良好的社会氛围。小组赛中,中国队就遭遇了美国队、荷兰队、卢旺达队,对方球员在身体素质上占优势,最直观的就是对方人均身高都在一米八以上,有的不乏身高两米以上的王牌。王强说,由于坐式排球要求球员臀部不可以离地,因此在相近水平队伍的对决中,身高带来的优势堪称“简单粗暴”。

以小组第一身姿冲进四强交叉赛后,中国队遇上老牌劲旅乌克兰队,憾然告负。“这是我们这次赛事最大的收获,也是最大的遗憾。”电话里,王强告诉记者,通过这次国际赛事,团队积累了经验,结束比赛一回到上海,队员们没有休息便立即投入了训练,“3个月后的残亚会,我们要在印度尼西亚表现得更好”。

“这就是体育精神,对手越强,我们迎难而上的拼劲就越强,为国争光的念头也更迫切。”徐增兵告诉记者,决定坐式排球胜利的还有团队的默契、高昂的士气以及全队齐心的向往,“我们一定要通过不断的国际赛事胜利,拿到入场券,冲进东京残奥会”。

和许多残疾人运动项目一样,坐式排球在国内的关注度一直不高,虽然它的观赏性不亚于健全人赛事。“我们‘不服输’是想要取得更好的成绩,让更多的人关注残疾人运动,乃至关注残疾人团体,让残疾人运动事业发展得更好。”王强说,这也是所有团队成员的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