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司法部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律师调解试点工作的意见》,在北京、上海、广东、浙江等11个省市开展律师调解试点工作,规定可在法院诉讼服务中心、诉调对接中心设立“律师调解工作室”,并鼓励支持有条件的律师事务所设立“调解工作室”,将接受当事人申请调解作为一项律师业务开展,同时可以承接法院、行政机关移送的调解案件。金华市司法局积极贯彻落实关于开展律师调解工作的部署要求,进一步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探索律师调解新模式,与市中级人民法院联合印发《关于开展律师调解工作的实施意见(试行)》,在全市建立律师参与调解工作制度,用专业调解纠纷,用调解宣传法律,用法律推动法治,取得初步成效。目前,全市已建成律师调解机构55家,其中法院律师调解工作室10家、公共法律服务中心律师调解工作室10家、律师协会律师调解中心2家、律师事务所调解工作室33家,共有律师调解员335名。截至目前,全市律师调解机构共受理案件621件,其中愿意调解291件,调解成功168件。

程序便捷

解决纠纷快速有效

“要不是律师调解员的帮助,我跟蒋某也不可能这么心平气和坐下来谈,短短4天,律师调解不仅帮助我拿到赔偿款,还省了诉讼费,真好!”在浦江务工的贵州人唐某紧握周律师的手表示感谢。原来唐某去年发生交通事故,一年过去却迟迟未拿到赔偿款,后来到浦江县法院准备起诉。浦江法院了解情况后,委派浦江法院律师调解室成员、浙江良友律师事务所周磊律师进行案件调解。周磊第一时间联系了双方当事人唐某和蒋某,详细了解唐某诉求以及蒋某迟迟未赔付的原因,并安排好时间在法院律师调解室组织调解。调解过程中,律师调解员从法理和情理方面对案件情况进行分析,并希望双方都能够考虑对方的困难,多一些体谅和包容。最终,唐某、蒋某双方达成合意,签订了调解协议书,并向法院申请了司法确认。

相对灵活的调解结案,不但缓解了法院案多人少的矛盾,有效节约了司法资源,还省却了当事人烦杂的诉讼程序,效率更高。法院立案前委派的调解案件不收费,如果调解成功,对当事人而言更是减轻了经济负担。调解成功后,当事人可以申请撤回起诉,并可以向律师调解机构所在地法院申请确认调解协议的效力,经法院依法确认的调解协议与判决一样具有强制执行力。法院立案后委托的调解案件,调解成功后,当事人申请撤回起诉的,法院可以减半收取诉讼费;当事人不申请撤回起诉的,则由法院对调解协议进行审查后,制作民事调解书结案。

服务专业

化解纠纷令人信服

今年4月26日,世界知识产权日当天,王慧玲律师在义乌市知识产权诉调对接中心,主持调解了“金枝玉叶”著作权纠纷案。在当事人双方对侵权事实认可的情况下,利用大数据分析,找出案件的裁判方向及判决数额作为参考,找准纠纷主要焦点,经过不懈努力,最终化解诉讼纠纷案3起、诉前纠纷18起,均当场履行,当事人双方握手言和,满意而归。

浙江泽大(义乌)律师事务所王慧玲律师作为义乌市律协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主任,长期致力于专业化法律事务的研究与探索,积极投身于知识产权纠纷调解工作,充分发挥专业特长,把矛盾化解在萌芽状态,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赢得一致好评。她还带领团队长期开展知识产权巡回演讲、广播法治在线宣传等活动,尽心竭力开展知识产权法律服务。今年5月,王律师参加知识产权纠纷调解工作还受到省高院表扬。

随着经济社会不断发展,基层矛盾纠纷存在着复杂化趋势,特别是知识产权类纠纷案件涉及范围广、形式复杂、专业性强,要想快速、高效地解决此类纠纷,最大限度维护当事人利益、降低损失,对专业化、规范化调解纠纷提出更高要求。律师参与知识产权类案件的调解及法律知识的普及,有效保护了知识产权,激发了市场活力和创造力,为营造良好的法治化市场环境和具有核心竞争力的营商环境提供了法治保障,从而助推经济高质量发展。

制度规范

律师调解有序开展

为全面建设规范化律师调解工作室和规范化推进律师调解工作,市司法局联合市中级人民法院制定《关于开展委托律师调解试点工作实施细则》,明确了法院委托律师调解的权利告知、案件筛选、委托调解、询问意愿、组织调解、协议内容、移送审查、履行协议等基本流程,制定了业务交流、劳务补贴等保障机制,还规定了回避要求、保密要求、收费规定、调解期限、卷宗管理等相关内容。浙江杰正律师事务所在此基础上,积极研发律师调解法律服务产品,制定律师调解工作室规范运行标准化流程、介入工作整体标准化流程和律师调解员培训、指导和管理标准化流程等服务指引。该律师事务所入驻婺城区人民法院调解速裁中心仅一个多月,就已经成功组织现场调解48件,调解成功27件,调解成功率54%。 (金华市司法局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