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杨国良 通讯员 何蕾 张锴

阅读提示:今年5月,官垱镇在沙洋县率先开展合村强社区改革试点,通过数个月的运作,呈现出聚合城乡人气、提升服务质效、激发村级活力的良好态势,为全县开展此项改革提供了示范样本。

1975年成立的沙洋县官垱镇,由三个乡镇的部分村合并而成。在改革开放的东风中,官垱镇一步步发展,跻身湖北省“四化同步”示范乡镇。从破解“钱”的问题到破解“人”的问题,从“四化同步”到“乡村振兴”,官垱镇一直在“摸着石头过河”。今年5月以来,该镇又一次站在改革前沿,成为沙洋县首个合村强社区改革试点乡镇。

合村合人 聚合城乡人气

乡村振兴关键在“人”,破解农村空心化,需聚集人气、吸引人才。

官垱镇3.8万人中,每年在家居住6个月以上的只有1.88万人,且居住分散,其中最少的亚南村长期在家的只有580人。

合村首先是合人,引导人口向社区集中、产业向园区集中、土地向规模经营集中,以“四化同步”建设吸引外出人员返乡,用留住外出农村人口填补农村空心,用合村强社区中聚合的人气助力乡村振兴。

近两年来,官垱镇融资10多亿元新建高桥社区、五星社区、闽台工业园,为农民就近务工、城乡融合发展打基础。新建社区靠近汉宜公路和枣潜高速,可容纳2856户、近1万人集中居住。新建的闽台工业园、高桥工业园和王坪农光互补产业园,吸引了光伏发电、箱包加工、精密仪器加工等多个项目落户,可提供至少3000个就业岗位。

按照《官垱镇合村强社区改革试点工作实施方案》,原有的25个村(社区)缩减为10个村3个社区。合村后,2000人以上的村(社区)占总数的75%,5000人以上的村达到3个。

合村合力 提升服务质效

合村强社区,强社区先要强班子。

合村前,官垱镇村“两委”干部平均年龄47.6岁,其中党支部书记平均年龄50.2岁,年龄最大的党支部书记57岁,年龄最小的党支部书记41岁。合村后,新村(社区)党组织班子成员平均年龄44岁,40岁以下新村(社区)党组织书记2人。

强社区需要降成本。从行政成本来看,合村后,可初步节约行政成本约532万元,其中阵地建设资金400万元,工资开支60万元,办公经费72万元。张春诚是原双桥村党支部书记,高桥、双桥、鄂冢、亚南四村合并后,任高桥社区党委副书记。张春诚介绍,合村有利于水利设施等资源共享,原双桥村民现在可使用附近的鄂冢村泵站抽水,村民每亩田可节省40元水费;原高桥村和双桥村交界处有1公里的通组公路长期无人管护,合村后,便于该路段修通,80余户村民出行更加方便。

合村合心 激发村级活力

如何在合村的同时做到合心,考验着改革者的勇气和担当、智慧和定力,也检验着村“两委”党员干部的素质和胸襟。

合村后,村干部由原来的82人减少到55人,涉及全镇19个村,调整范围大,牵涉利益广。

官垱镇党委坚持底线思维,蹄疾步稳。改革试点启动以来,镇党委组织专班赴京山坪坝等地实地学习,借鉴天门、监利等地经验;由班子成员带队分组包片,赴各村发放调查问卷,征求村(社区)“两委”成员、党员及群众代表对合村工作的意见建议,对合村模式、新村名等细节逐一征求意见,为拟定改革方案收集民意反馈;在顶层设计中反复酝酿,在制定改革方案时充分考虑主职、副职、人员进退流转等不同情况,在法律政策允许范围内最大限度地保护村“两委”干部合法权益和待遇;为做好换届前衔接工作,确保工作不断档,镇委领导及组织、纪检等部门与少数有情绪的干部促膝夜谈,及时化解其思想包袱;为新合并的班子成员合村合心,以联合党支部的名义开展“党员主题活动日”活动,给予新班子一定的磨合熟悉期。为预防合村期间突击处置资产损害村集体经济利益,全面开展原村级财务和资产资源的清产核资工作,锁定债权债务,在合村强社区工作完成前,封存账务,原村各类公章由镇收存保管……

“改革试点启动后,我接到部分官垱籍外出成功人士的电话,大家都很关心家乡的发展,为此,我们需要做好宣传解释工作,争取各方的理解和支持。合村不是某个村吞并某个村,而是为了整合资源,更好地发展。”沙洋县委常委、官垱镇党委书记全昌国说。

开弓没有回头箭。改革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