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商务法草案8月27日第四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四审稿中,平台经营者未对平台内经营者尽到审核义务,或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平台承担的责任有何变化?

全国人大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徐辉介绍,草案三审稿关于电商平台经营者与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的规定,给平台经营者施加的责任过重,建议将“承担连带责任”改为“承担相应的补充责任”,与现行的侵权责任法的规定相一致。

此外,四审稿的修改还包括:增加了对从事电子商务活动应当贯彻绿色发展理念、履行环保义务的规定;增加了电商经营者从事跨境电子商务应遵守有关进出口监督管理法规、行政法规的规定;进一步完善了商品服务交付的有关规定;提高了对电商平台经营者某些行为的经济处罚力度。

自2016年12月电子商务法草案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初次审议至今,我国电子商务立法已历时一年半。

相关专家学者和行业组织较为一致的观点是,网络经济对实体经济的影响越来越大,立法要考虑新型业态的发展,从而体现法律的时代性和电商的特殊性,同时必须对电商平台做好规则设计。

一些学者提出,相比二审稿,三审稿有一些值得关注的变化,比如:免除个人从事“零星小额交易活动”的登记义务,规定个人不需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明确对押金、格式条款等行为的约束。这对推动电子商务发展、维护市场秩序、保障电子商务各方主体的合法权益等具有积极、正面影响。

“电子商务经营者”

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从事电子商务经营的主体形式越来越多样,对这些新生的营业主体形式如何定义与规范,成为电子商务法的立法重点之一。

三审稿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市场主体登记。但是,个人销售自产农副产品、家庭手工业产品,个人利用自己的技能从事依法无须取得许可的便民劳务活动和零星小额交易活动,以及依照法律、行政法规不需要进行登记的除外。

而对于不需要办理市场主体登记的电子商务经营者,在首次纳税义务发生后,则依照税收征收管理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申请办理税务登记,并如实申报纳税。

中国法学会商法学研究会长、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赵旭东表示,线下的任何经营活动都要纳税,线上的经营活动虽然有的是个人在从事,但不一定经营数额比线下少,如果要征税,却没有确定纳税主体和营业数额。而税务部门的意见非常确定,没有登记就没法征税。如果线上线下的登记标准不一致,就会出现不公,线上线下的主体税务负担不对等,同样的经营在线上不用纳税,线下一分钱都不能少。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认为,在鼓励创新的情况下,对营业额低于一定程度的“零星小额交易活动”进行税收减免有一定道理,但是不能不考虑线上和线下卖家公平竞争的问题。既然实体店既交房租,又交押金,且需要办理市场主管部门登记,网上也得办理市场主管部门登记,电商企业得接受互联网环境下,法律所提出的市场准入的要求,让买家知道你是谁,知晓你的身份证号码和住址。

刘俊海认为,“零星小额”增加了监管的不确定性,应在电子商务法草案中规定具体限额,不应交给监管机关,否则会出现标准不一致的情形。

平台责任如何厘清

近年来,网络平台提供的线下服务安全事故频发,网络平台对其消费者权益保护的责任边界成为社会各界热议的焦点。

三审稿对此规定:“对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平台经营者对平台内经营者的资质资格未尽到审核义务,或者对消费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依法与该平台内经营者承担连带责任。”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电子商务法草案讨论小组认为,首先,有必要明确“安全保障义务”的具体边界。该小组认为,应由可以控制和管理风险的一方承担安全保障义务,如果这个风险不在运营者控制和管理的能力之内,那么运营者不应承担安全保障义务,而电子商务平台往往无法控制和管理线下实体的物理风险。将安全保障义务这个概念从传统的公共场所转移到互联网平台企业中时,应当谨慎。

其次,判定承担连带责任的最基本原则是两个连带责任人的过错必须是相当的。如果平台内经营者是故意侵权,而平台只是没有尽到审核义务,那么判定平台承担连带责任不符合法理。要求平台经营者“知道或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的各种侵权行为,在操作上也有很大难度。

该小组建议,四审中应合理界定电子商务平台的责任义务,与侵权责任法保持一致。

(据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