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通讯员 荆公宣

★涉案成员31人,盘踞荆门、组织严密、人数众多,团伙管理模式成熟

★有组织实施56起案件,暴力性明显、无恶不作、罪行累累,多数受害者敢怒不敢言

★冻结资产近亿元,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敲诈勒索,非法聚敛巨额财产

★异地调警侦办、1年超长会战,辗转9个省市,行程20余万公里,获取证据1000余份

★168本案卷,247页判决书认定9项罪名,公开判决19人,另案处理12人,人民群众拍手称快

2018年5月28日,钟祥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孔氏兄弟”黑社会性质团伙19名骨干成员一一获刑:“团伙大哥”孔令军、“二哥”孔令洲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等罪名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七年和十八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余17名骨干成员也分别领刑十二年六个月至一年三个月不等。

“孔氏兄弟”黑社会性质团伙覆灭的消息传出后,广大群众拍手称快。

操纵“非吸”案件

黑恶团伙浮出水面

2016年以来,东宝区某养老服务有限公司法人曾某向公众非法吸收存款4亿余元,造成多起群体性上访事件,引起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指令公安机关依法调查处理。

在侦查曾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件过程中,民警发现:孔令军向曾某的公司放高利贷非法获利1000余万元;曾某因欠债被多名债主逼债,承诺给予孔令洲一定数额报酬,与孔令洲达成挡债协议,孔令洲利用其恶名帮助曾某逼退多名债主。同时,警方发现孔令军、孔令洲等人长期开设赌场,豢养多名社会闲散人员,长期、多次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群众反映强烈,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

2016年11月18日,市公安局抽调全市公安机关精干警力组建“11·18”专案组,指定钟祥市公安局侦办孔令军、孔令洲团伙涉嫌违法犯罪案件。

雷霆出击

开局战擒获首恶

钟祥专班围绕“孔氏兄弟”展开全方位的秘密侦查,对有关人员及案件调查取证。随着侦查的不断深入,以“孔氏兄弟”孔令军、孔令洲为首的、带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显现在钟祥专班民警们面前。

“团伙大哥”孔令军51岁,家里排行老二,绰号“孔老二”。1987年,20岁的孔令军从农村来到荆门城区,靠着亲戚关系到市区一单位上班。1990年,不安于现状的孔令军将岗位指标以5000元卖给了别人开始个体经商。

47岁的“团伙二哥”孔令洲,在家里排行老四,绰号“孔老四”。和二哥孔令军如出一辙,从农村来到城区上班两年后也辞职做起了生意。然而,孔令洲并没有二哥孔令军的生意天赋,却经常在外面打架斗殴,并因打架比较凶狠在道上混出名气。1998年,孔令洲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2000年因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

孔令军做正当生意期间,因为孔令洲的缘故,也感受到了暴力的“便利”。2005年,在孔令洲坐牢期间,孔令军开始资助到荆门城区“混社会”的沙洋县五里铺镇恶势力头目雷某洪等人,并安排雷等人殴打他人,自此开始有了一定恶名。2006年,孔令洲减刑三年提前出狱,想要重出江湖,两兄弟一拍即合。

孔令军、孔令洲开始在荆门城区开设地下赌场,安排手下管理赌场、在赌场放码谋取暴利。逐步形成以赌博、非法放贷为载体,以孔令军、孔令洲为组织、领导者,以任贵德、王显德、金强、李支财等人为骨干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骨干成员又各自发展了数目不等的“小弟”。

该组织成员多、组织严密、纪律严格,对外统称“孔氏屋里人”,成员集中租房住宿,配备作案专用车,统一购置刀具,集中存放、专人保管,需要使用时统一发放。

“孔氏兄弟”犯罪组织拥有固定成员20余人,以寻衅滋事、故意伤害、非法拘禁等累累罪恶行径“立威荆门”,通过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敲诈勒索等非法手段聚敛了巨额财产。

2017年2月3日,市公安局“11·18”专案指挥部对孔令军、孔令洲团伙8名组织领导者和骨干成员进行统一抓捕,随着这8人相继到案,专班逐步掌握了“孔氏兄弟”黑社会团伙近十年来在我市辖区范围内涉嫌的开设赌场、寻衅滋事、敲诈勒索、非法拘禁、妨害公务、强迫交易、故意伤害等一系列犯罪案件。

抽丝剥茧

真情感化揭案秘

孔令军、孔令洲等人被抓后,其他团伙成员相继逃离荆门,专班民警千里奔袭,先后辗转湖北、云南、海南、广东、广西、福建、贵州等省市,行程数万公里,抓获涉案人员23人。

由于“孔氏兄弟”黑社会团伙长期盘踞地区,社会关系盘根错节,专班民警在展开调查取证工作时举步艰难,许多企业老板“谈孔色变”,避而不见;许多受害群众欲言又止,敢怒不敢言,不肯与专班民警配合。

2017年5月,专班民警需要对案件重要证人刘某调查取证。刘某原系我市一知名企业老板,由于深受“孔氏兄弟”团伙迫害,因高利贷被迫背井离乡到安徽省一矿洞内从事井下工作。专班民警多次电话联系刘某,刘某均不愿意见面,也拒绝提供目前工作的具体位置。为了获取这份重要证据,专班民警几经周折确定了刘某工作的地点。但当面对专班民警时,刘某仍拒绝作证。

刘某工作的矿井地处偏远乡村,他每天要在矿井下工作十多个小时,留给民警做思想工作的时间寥寥无几。矿井周边没有吃饭住宿的地方,专班民警厚着脸皮、饿瘪肚皮、住在车里、等在矿洞口只为与刘某见面对其做思想工作。经过数天的努力最终感动了刘某,成功取得证据。事后,刘某感叹:“如果不是看到专班民警这种敬业精神,我是真的不敢作证,我实在是被那些黑恶势力害得太惨了!”

为及时收集证据,甄别嫌疑人供诉,确保案件顺利侦办,专班民警马不停蹄、风餐露宿,先后辗转湖北、云南、海南、广东、广西、浙江、福建、安徽、贵州等省市,行程20余万公里,走访调查证人数百名,获取证据1000余份。

罄竹难书

多行不义必自毙

168本30余万页的案卷,叙述着“孔氏兄弟”黑社会性质团伙令人发指的恶劣行径,长达247页的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显示着“孔氏兄弟”黑社会性质团伙的作恶多端。

2009年以来,该团伙长期、多次在荆门开设赌场、放高利贷,通过开设赌场非法获利770余万元,通过放高利贷非法获利9000余万元,致使很多家庭妻离子散、众多经商者债台高筑或背井离乡。

参赌人员许某从一名成功企业家,输到一文不名,常年在外躲债;

参赌人员胡某至今尚欠孔令军赌债1700万元;

2011年6月,该团伙成员张某因吸毒在荆门一宾馆死亡,孔令洲带领任贵德、雷长洪等人敲诈店主赵某20万元,赵某被逼无奈,主动要求公安机关不介入此事;

2013年12月,该团伙成员李支财、谢建建等人逞凶抖狠,殴打彭某、张某,受害人惧于孔令洲等人的恶名,未敢主张自己的权利;

2015年,该团伙骨干成员李支财等人在赌场放码获取非法利益,为收回码债,先后将欠其码钱的多名被害人非法拘禁;

2015年7月,该团伙骨干成员王显德的宝马X5越野车被水淹后致发动机损坏,修理费需12万余元,荆门某保险公司根据规定不予理赔,王显德安排手下余涛、刘丰等人数次到保险公司滋事,威胁、恐吓、殴打该公司员工,该公司无奈只得赔付其12万余元的修车费用。后王显德等人凭其恶名,又向该公司强索6000元其他费用。

2018年1月,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号角吹响。与此同时,“11·18”专案组钟祥专班民警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工作, 圆满完成了“孔氏兄弟”黑社会性质团伙犯罪侦查工作。

经查,该团伙自2009年以来,有组织地实施了56起案件,其中刑事案件45起、违法案件11起,造成4人轻伤、6人轻微伤、28万余元财物损失。通过开设赌场、放高利贷、摆场示威、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等犯罪手段,该团伙聚敛了巨额财产,对城区人民群众形成强大心理威慑,称霸于荆门城区及其周边地区,严重危害本地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2018年3月26日,钟祥市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孔氏兄弟”黑社会性质团伙案件,经过三天的开庭审理,这些曾经飞扬跋扈的邪恶之徒受到法律公正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