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杨亮

“我的工资一个月3000多元,每个月必须要拿出1000元支援给大儿子赵焕军,好让他看病用。”74岁的老父亲赵东见无奈地说。

自从赵焕军得了重病,每月到医院做三次透析是雷打不动。虽然赵焕军还有1000多元的工资,再加上媳妇的1200多元,可还是杯水车薪。

“丈夫刚生病时,姑娘读高中,要花钱,如今又刚考上兰州交通大学,供孩子读大学,以后会更难一些。”赵焕军妻子张秀娟说。

日前,记者来到赵焕军刚刚装修好的新房子采访时,记者看到,张秀娟并没有为一家的苦难日子掉下一滴眼泪,谈笑间,还是那样热情、开朗、大方。

虽然搬进了新房子,可赵焕军的母亲卢洪美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搬进新房子是喜事,可是大儿子家的困难,让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68岁的卢洪美就说了一句话,声音便哽咽了起来。

赵焕军的父亲赵东见接上话茬说:“好在嘉峪关的政策好,给大儿子给予了不同程度的照顾,你看这新房子,要不是棚改工作人员在政策上的照顾,哪能住上这样舒适的房子。”

赵焕军患上重病后,不光老父亲赵东见悉心照顾,远在兰州的兄弟赵焕亮和赵焕云也为老大伸出了援助之手。

“我们家老二和老三虽然远在兰州,也没有大富大贵,但是兄弟之间的情义,哥三个一点也没忘记。一人有难,全家帮助,我相信只要我们全家拧成一股绳,再大的困难也能克服。”赵东见说。

图为棚改工作人与赵焕军的家人亲切交谈。

本报记者 杨亮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