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肠粉 右手拉粉

关月(霞山)

湛江特色早餐很多,笔者的最爱是肠粉与拉粉。而不管肠粉还是拉粉,我都喜欢那种用豉油泡着吃的感觉,所以经常被家里人笑话,说我其实真正喜欢的是“饮豉油”。如果可以自由选择的话,那我每天的早餐必然是左手肠粉、右手拉粉。别误会,虽然分了左右,但我并不打算做“选择题”,而是两手都要拿、两碟都要吃。

在广州、佛山等地不少早餐店,拉粉才会被叫做“肠粉”。有一次出差到佛山,到早餐店看到熟悉的蛋拉,很是亲切,冲口而出:“老板,拿碟蛋拉。”早餐店老板一头雾水,反复问了几次,才说:“哦,是要蛋肠粉。”等蛋拉上台,虽也晶莹剔透、入口滑溜,但却不是家乡的味道。原来,“蛋拉”与“蛋肠粉”不仅名字不同,就连味道也有相差甚远,这让我顿生独在异乡的陌生感。后来去的地方多了,吃不同地方的肠粉拉粉也多了,才渐渐确定,湛江的肠粉与拉粉是那么与别不同、独具特色。

大概只有湛江人,才会那么严格区分肠粉与拉粉,左手肠粉、右手拉粉,肠粉就是肠粉,拉粉就是拉粉,对米浆、豉油、配料的要求都不一样。从小在霞山长大,霞山街头巷尾早餐店的肠粉与拉粉,串连起了我许多美好的回忆。

第一间让我吃上瘾的早餐店,正是它的招牌肠粉。隐约记得上小学之前,就已经迷上了东堤路红卫电影院对面的早餐店。当年这家早餐店生意很火,每次去那里买早餐都要排队。那时拉粉还没有“火”起来,几乎所有去的人都会点一碟肠粉、一碗皮蛋瘦肉粥,这是美味的“标配”。在那里,吃肠粉用的是牙签。正是在那里,我第一次感受到肠粉、蒜蓉、韭菜油、豉油“四重唱”带来的美妙,从此也迷上了肠粉。后来,红卫电影院没有了,这家早餐店也没有了,听说早餐店老板移民去了加拿大。

上了小学,会做拉粉的早餐店渐渐多了起来,我也渐渐喜欢上了拉粉。第一次吃拉粉,是在现在市二十一中学斜对面巷口的一家无名早餐店。比起如今普遍晶莹剔透的拉粉,那里的拉粉只能算“丑”,看起来粗糙,但吃起来却又一种厚实感。没想到,这里的拉粉一吃就是十多年。从小学一直到大学毕业,这家没有招牌的早餐店从街头开到了巷子里,店面也不知道换了多少次,但始终没有招牌,而味道依然没变。和拉粉的味道,一起被街坊们珍藏。

随着网络的普及,一些肠粉店、拉粉店也成了“网红”。当然,也有一些老店的味道永远成了“回忆”。霞山人行天桥附近有一家卖肠粉的老店,当年客似云来,那里有着独一无二的“红豉油”,一碟红豉油肠粉配上一碗猪红,吃过翻寻味。可惜的是,最近去吃的时候,已经看不到“红豉油”,当然也找不回从前的味道。

家婆煮的猪杂汤

米苏(霞山)

在湛江,确实365天都能被不重样的美味早餐唤醒。而令我最难忘的,是家婆给我煮的猪杂汤。

记得怀孕的时候,口味淡吃不下早餐。曾经有一段时间,只能靠喝牛奶勉强顶饱,但营养估计是跟不上了。怀孕四个多月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想吃猪杂汤,于是便去试了试。居然还真能吃得下,但就是吃得不过瘾。试了好几家早餐店,大多把猪杂汤煮成了瘦肉汤,最爱吃的粉肠最多也就3小块,有的店压根就不放粉肠,让我好郁闷。

家婆知道后,马上主动要给我煮猪杂汤当早餐。“与其担心你到外面偷偷买来吃不卫生,还不如我自己煮。”这是家婆后来告诉我的。

于是,在我怀孕四个多月开始,一直到生下宝宝的前一天,几乎每天的早餐,都是家婆亲手煮的猪杂汤。她煮的猪杂汤,是真的让我“一口钟情”,尝到了童年记忆里猪杂汤的味道。不仅汤甜肉脆,而且粉肠还特别多——当然,这是我特别要求的。每天早上6点多,家婆就会为了我早早地去市场买菜。之所以说是为了我,其实是为了我想吃的粉肠。家婆说,只有去得早,和档主熟,才能挑到新鲜的“粉肠”而不是“屎肠”。“屎肠”虽然看起来和“粉肠”一样,但味道却是苦的。

外面的早餐店做猪杂汤,大多是“瘦肉+猪肝+粉肠”,再配上青菜、枸杞叶、青瓜之类的蔬菜。家婆煮的猪杂汤里,也是这些食材,但在比例上却有所调整——应我的要求加了好多粉肠,家婆还特意减少了猪肝的分量。她说怀孕吃猪肝不好,放两片只为了让猪杂汤甜一些。但我发现,其实家婆煮的猪杂汤之所以会比外面早餐店的好吃,并不是因为这调整过的食材比例,而是煮之前的功夫。煮汤之前,家婆会用半瓣蒜“通”一次粉肠,把粉肠里的怪味去掉。而瘦肉和猪肝,则要用盐和生粉腌一下。我有问过,外面早餐店也有腌猪杂,但为什么吃起来没有那种“脆”的感觉呢?家婆说这是生粉和盐的比例没调好,至于怎么调,她也说不清楚,全凭经验。

到了怀孕后期,为了给我和肚子里的宝宝补充更多营养准备“冲刺”,家婆还特别炮制了猪杂汤的“升级版”——在普通猪杂汤的基础上,加入了带子、花胶、猪脚筋等食材,有时还会加几粒白胡椒。家婆说,这是她老家顺德的做法,这一碗猪杂汤算是把湛江、顺德两地猪杂汤的优点糅合在了一起。一碗“升级版”猪杂汤,居然能同时品尝到猪肉的新鲜和海鲜带来的层次感,提前炖软的猪脚筋搭配着爽脆的粉肠一起放入口中咀嚼,牙齿反馈回来韧中有软的触感,令人着迷。

家婆煮的猪杂汤,不仅有浓浓的湛江味,还有浓浓的亲情味,或许这才是我百吃不厌的原因吧。

早餐开启幸福时光

梁嘉雯(赤坎)

念书那会儿,一周总有那么一两天母亲赶不及做早餐的日子,父母便给我点零钱让我自己到外面早餐店去解决。那时候咱们校门口一整条街摆满了各种早餐摊子,食物香喷喷的气味一钻进鼻子立刻就能赶走瞌睡,效果相当好。为了有时间挨个早餐档去转上一轮我总会早早就出门,牛腩粉、猪杂汤粉、荷叶饭、簸箕催、鸡蛋瘦肉拉粉、盐焗鹌鹑蛋……寻找当天心仪早餐的那个时候肚子定是会“咕噜咕噜”叫不停的。

我最爱的早餐第一位非牛腩粉莫属,每回只要一踏入粉店就要奋力地挤在人群中伸长个脑袋冲老板娘喊上那么一嗓子:“一碗牛腩粉不加葱多来点汤汁!”牛腩粉刚端上来那会还冒着热气,但这丝毫不会阻碍大家下筷子的速度。夹起一夹子粉吹上几口就“呼哧呼哧”地进嘴那是吃牛腩粉的标准动作,亦是“吃货”们对牛腩粉的尊敬。运气好就会遇上带点儿筋的牛肉,鼓着腮帮子使劲儿嚼,一边手用勺子舀点汤汁送入口中那感觉简直就是幸福。每桌都放着老板独家秘制的辣椒酱,只要往牛腩粉里加上那么一点,吃一小会就开始面红耳赤额头冒汗,冬日早晨来上一碗加辣的牛腩粉驱寒是最好不过的了。后来和老板娘逐渐熟络了起来,给我端上来的牛腩粉分量是要比其他人的要足点,末了还不忘笑眯眯叮嘱我:“慢点吃,不够再来加啊。”

买盐焗鹌鹑蛋的阿姨总是占着离学校门口最近的那块地摆摊,每回我买完豆浆都要上她那儿挑十来个盐焗鹌鹑蛋。我蹲在锅子前两眼放光看着阿姨熟练地在盐锅里挖鹌鹑蛋的样子老惹她发笑:“怎么你总是一副看着我挖宝藏的样子?”话音未落她就干脆利落地在锅边“咚”地一声把蛋磕了递到我面前。腌入味了的鹌鹑蛋肉质焦黄,蛋白部分吃着有点弹牙口感很棒,一口气吃上几个感觉就跟充了电似的身体有了足以支撑一整天的能量。

假期里边总是睡到自然醒,但是,被美食唤醒的清晨是极其幸福的。酒家大厅里琳琅满目的早点总叫人不知从何处下手:金沙包、药材鸡爪、油条、千层糕、番薯粥、蒸肠粉……长辈们边吃边聊,而我手配合着眼将转到面前的包点分到家中那群“童子军”的碗中,带领着一群小娃娃沉迷美食无法自拔。

在湛江,好好吃早餐真的能开启一整天的幸福时光,那是美食独有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