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经国务院同意,调整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建立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保障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从开展农村留守儿童摸底排查和数据采集,到开发全国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信息管理系统;从牵紧家庭监护这个“牛鼻子”,到将困境儿童分类纳入孤儿保障、特困人员救助供养、最低生活保障、临时救助等范围,相关部门工作卓有成效,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获得制度性保障。

将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调整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保障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意味着职能部门的担子更重了;也意味着对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的保护保障加强了。

制度安排需要更健全。目前,与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相关制度设计不胜枚举,但百密一疏,特别是一些环节尚待完善。有学者调查发现,一些地方对困境儿童认定标准理解有偏差,比如规定监护人残疾达到何种级别、儿童残疾达到何种级别,才能认定是否为困境儿童,有不同说法。因此,“应细化困境儿童的认定标准,尽可能全面覆盖需要帮助的儿童,同时要完善困境儿童评估机制和机构,强化困境儿童的发现监督机制。”这一建议极富建设性和现实意义。

具体执行需要更精准。按照国务院要求,必须完善留守儿童信息管理功能,健全信息报送机制。

儿童的人生都不能“寄存”,儿童的成长都需要关爱,儿童的现在和未来都需用爱“留守”。儿童问题不仅关乎家庭,更关乎发展、关乎未来。坚持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协同合作、用心做事,查缺漏、补短板、还欠账,让笑容重新绽放在他们脸上,每个人都义不容辞、责无旁贷。 (据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