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3年到2017年,云南省131个基层法院审(执)结各类案件1460286件,占全省法院总结案数的75.15%。省高级人民法院此次发布的十大典型案例涵盖了刑事、民事、和司法救助三种类型,希望通过这些典型个案所确立的裁判规则,指导相关纠纷及时妥善化解,为全省经济、社会的稳定和谐发展保驾护航。本期特摘登部分典型案例,供参考交流。

案例一:

潘某朋、赵某海等八位村委会成员贪污案

【案情简介】 2013年至2016年期间,任职于寻甸回族彝族自治县六哨乡龙街村委会及村小组,包括潘某朋在内的8位人员,在协助该乡人民政府从事“扶贫攻坚三年行动计划宜居农房建设、农村危房改造及地震安居工程”项目建设过程中,利用各自职务便利,在明知杨某某等16户农户均不符合申报领取宜居农房建房补助或危房改造补助的情况下,仍然优亲厚友,通过开会评议、评定后,合伙采集、编造虚假信息材料,以符合宜居农房建房户或危房改造户的名义层层隐瞒上报,骗取国家建房补助和危房改造补助资金共计人民币418200元。案发后,涉案的12户农户退赔了涉案扶贫款共计人民币268200元,尚有部分被告人亲属涉案款共计150000元未退赔。

【裁判结果】 寻甸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包括被告人潘某朋在内的8位涉案人员涉案数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贪污罪,分别判处被告人潘某朋等8人二年到三年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并处一定数额的罚金;退赔的赃款人民币268200元依法没收上缴国库,继续追缴未退赔的赃款人民币150000元。

案例二:

殷某祥非法占用农用地案

【案情简介】 2016年10月11日,永仁县森林公安局永定派出所在开展林地清理工作中发现,2015年9月,被告人殷某祥雇请苏某甲、苏某乙用挖机到永仁县永定镇大坝村委会糯连梁子组来唉恶蔑集体山林,将集体林地21.34亩开挖为台地,准备种植果树,造成林地大量毁坏。2016年4月,经被告人殷某祥同意,张某某(另处)将殷某祥开挖的台地11.59亩用于种植烤烟。经鉴定,被告人殷某祥非法占用林地属于大坝村委会糯连梁子组集体山林,总面积为21.34亩,其中,种植烤烟11.59亩,被占用林地的森林类别为生态公益林,林种为防护林,亚林种为水土保持林。

【裁判结果】 永仁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殷某祥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占用林地,改变被占用土地用途,造成林地原有植被及种植条件严重毁坏,数量较大,其行为已构成非法占用农用地罪。鉴于被告人殷某祥在案发后,主动到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可从轻处罚。故判处被告人殷某祥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6000元(已缴纳)。责令被告人殷某祥恢复被非法占用农用地的种植环境,并对林地进行补种。

案例三:

云南某种业有限公司非法经营种子案

【案情简介】 被告人李某熙系被告单位云南某种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2015年12月以来,李某熙为公司谋取利益,自购玉米种子并加工、套用云南某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五谷3861玉米杂交种子进行销售。后于2016年3月25日在昆明市呈贡区王家营被查获。经查,云南某种业有限公司无农作物种子生产、经营许可证。经称量,现场查获的玉米种子重17467公斤;经鉴定,查获的种子与五谷3861种子系同一品种,价值人民币807849元。

【裁判结果】 呈贡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单位云南某种业有限公司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种子法》的规定,未经许可非法经营种子,扰乱市场秩序,情节严重,构成非法经营罪,判处罚金20万元;被告人李某熙作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亦构成非法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50000元;扣押在案的玉米种子17467公斤、包装机一台、斗式提升机一台、种子包衣机一台依法予以没收。

案例四:

吴某军诉云某公司、远某公司施工致草莓园权益受损案

【案情简介】 原告吴某军自2008年起在安宁市青龙街道办事处双湄村租赁农地,从事草莓种植。草莓园(处于低凹处)的一侧是排水沟,排水沟的上方有一条排洪通道。在排洪通道的上方,由云南某集团云某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某公司)承建高速公路,公司将劳务作业分包给昆明远某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某公司)。远某公司在施工过程中,修路所用的部分砂石落入排洪通道造成堵塞,排水沟与草莓园之间的泥埂又被施工方挖开。2016年9月16日,安宁市青龙街道办事处辖区内降暴雨,由于排洪通道堵塞及草莓园一侧的泥埂被挖开,草莓园被洪水淹没。青龙街道办事处委托评估机构对草莓园的损失进行评估,评估确认损失为619610元。

【裁判结果】 安宁市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远某公司在施工过程中未能采取有效的防护措施,造成排洪通道阻塞,导致洪水从排洪通道溢出后流入草莓园旁侧的排水沟;加之,远某公司将排水沟与草莓园之间的泥埂挖开,造成洪水从缺口处倒灌进入草莓园。远某公司造成排洪通道堵塞并开挖排水沟泥埂,是造成吴某军受损的主要原因,结合事发当日降暴雨,且草莓园的地势低于旁侧公路水平面的事实,综合考虑造成吴某军受损的各方原因大小,酌情认定远某公司对吴某军的损失承担60%的赔偿责任。云某公司作为总承包人,对工程负有监督和管理的义务,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判决云某公司、远某公司连带赔偿吴某军经济损失371766元。宣判后,各方当事人均未上诉,判决生效后,债务人已主动履行赔偿义务。

案例五:

对普某某等四人给予司法救助

【案情简介】 2015年10月11日,普某某的妻子被人用木棒击打致死。人民法院判处被告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赔偿普某某39452元。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未上诉,判决已生效。案件进入到执行阶段,人民法院查明,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而申请执行人普某某等四人生活困难。根据有关规定,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遂依法给予申请执行人普某某等4人司法救助金39400 元。

【典型意义】 因案致贫、返贫是农村群众贫困的一个原因。本案被害人遇害时三个孩子年龄还小,最小的孩子年仅3岁,留下丈夫一人扛起家庭重担,被害人的离开给原本幸福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的创伤。经法院调查,被害人一家在其离开后,家庭人均收入处于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之下,无法维持基本生活,而被告人也无财产可供执行。人民法院审查后,依照规定决定对本案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同时为解决申请执行人生活问题,决定对申请执行人进行司法救助。人民法院对权利受到侵害,又无法获得有效赔偿的农村案件当事人,给予适当经济资助,帮助他们摆脱生活困境,彰显了司法的温暖和人文关怀,增强了农村贫困群众战胜困难的信心。

本版稿件均由本报记者 吕金平 实习生 李冰羽 通讯员 魏小平 采写

图片由通讯员 杨 曌 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