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温州市区出发,驱车一个来小时,抵达28公里以外的瑞安市陶山镇郑宅村。一年前,娄林峰将自己创立的“汉臣”品牌(温州汉臣陶艺文化有限公司)从龙泉带回了老家的绿水青山。他以家乡的釉矿为原料、以古法烧制为基础进行了一系列的再创作,想让更多人来感受家乡独特的瓯窑文化。

从龙泉回乡租下老屋制陶

初次见到娄林峰,是在郑宅村的一幢山间乡野民房内。旁边是一处施工建造中的柴窑,几个工人正围着忙不迭地砌砖,抬头一看,还高挂着一块写有“汉臣陶艺”字样的牌匾。

“这几栋都是我小叔家的房子。去年我把‘汉臣’在龙泉创办的加工厂搬回了老家,到现在又花了七八十万元,才签下了这几栋老房子三十年的租约。三十年后,想想我都七十岁了,就在老家好好地做我的陶艺吧。”

而事实上,在回老家做陶艺之前,娄林峰已经在龙泉的“青瓷小镇”里坚守了整整四年半的时间。娄林峰说, 2013年他毅然决然地放下一切原有的生活,卖掉了自己在温州经营的一家广告公司、一家会所和三个茶馆,独自一人到龙泉学艺倒腾起了瓯窑,下定决心要在 “青瓷小镇”创办自己的工作室,而“汉臣”这个品牌是在2010年注册的。在娄林峰简单打造的小展示厅内的茶歇区,他一边烹着茶,一边与我们聊起了他与瓯窑的故事。

“因为热爱陶瓷,我到了龙泉学艺,七年前正式拜浙江工艺美术大师王传斌为师。”尽管时隔多年,但谈起最初的学艺经历,娄林峰的言语中仍难掩激动之情。从离开温州到扎根龙泉,娄林峰既尝试过跨界创业,也经历过在龙泉“找罪受”的四年。那到底是为了怎样的理想,才使得娄林峰再次放弃了在龙泉经营多年的事业,又回到瑞安陶山老家重新来过?

娄林峰告诉我们,推广瓯窑是他最大的心愿。而回到老家陶山,则是为了他的瓯窑情结。娄林峰说,他对家乡陶山最美好的记忆,停留在了他七岁左右的光景。在他的老家郑宅村的周围,遍布着七八个年代已久的窑子。在这里,“到处都是瓷片”,而正是这些古朴雅致的碎片搭构起了他充满回忆的童年。同时陶山丰富的瓷土瓷泥,是家乡独特的瓯窑文化,才让他下定决心回来发展,让他心甘情愿“回到这里,归零”。

每年创作180件作品 把陶艺变成“器”

情系唐韵、刻花斗笠盘、盘口温碗、蕉叶盏……透着淡青色暖调,光而柔的釉面,薄而透的釉水,细数娄林峰创作的手工陶艺作品,件件质朴而精致,散发出瓯窑固有的古意特质。

“我每年都给自己定一个目标——创作180件作品。”在娄林峰看来,每年都坚持创作一定数量的手工瓯窑作品,不仅是给自己一个前进的动力,也是为了更深入地传承技艺。对平均每两天创作一件瓯窑作品的工作效率,娄林峰乐在其中。

正因有窑的地方就有瓷土,所以才让娄林峰想到了——就地取材其实非常关键。而陶山丰富的瓷土瓷泥,则是他此次选择回到家乡再创业的一大原因。

在娄林峰的小展示厅后院的一处地方,我们还看到了地上堆积着许多成色不一的碎瓷片,其中有从地里挖出来的陈年旧瓷片,也有着近些年娄林峰亲手制成的瓯窑瓷片,二者夹杂在一起难分难辨。“和过去相比,我们现在制成的瓯窑,能做到釉色和胎体的基本一致,但一些需要时间的风化痕迹的东西我们无法复制。对我们来说,距离不是问题,文化也不是问题,但销售却是个问题。”

娄林峰稍显无奈地说道,以前的人买东西主要是看商标,但现在的人除了要摸一摸商品的材料,还要几番比较商品的价格。“其实你说我们的泥巴值不值钱?当然不值钱。但是把泥巴变成有质感的器需要多少心血和时间,这是旁人不可知的。” 如何把陶艺变成有质感的“器”,这是娄林峰反复琢磨了八年的一件事。

未来计划打造柴窑与“乐烧窑”

如今,在娄林峰的构想中,除了要再改建一栋单独的瓯窑展厅外,打造瓯窑体验中心、柴烧房、大师工作室、批量生产车间及瓯窑学堂,都是他计划要做好的事。

“搬到陶山以后,其实来我们这里的人很少,但我还是想为一些真正喜欢瓯窑的人,打造一个可以‘乐烧陶’的地方,让来到这里的人都能玩陶艺玩得很开心。”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娄林峰指着一处将要被改造成瓯窑学堂的竹林告诉我们,再过个把月,这里的改建工程就可以完工了。“接下来,我们计划要跟高校、跟实体做对接,通过‘玩’的概念,让一些外地的朋友也可以来这里体验陶艺。”同时,娄林峰还极其希望自己未来能有更多时间去思考如何将这份瓯窑文化传承下去,“今年我只收了一个徒弟,也是为了可以更好地培养人才。”

回归本原,复兴瓯窑,娄林峰又开始新的征程。商报记者 陈蓓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