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认为《诗经》只是一部松散无结构的诗歌散文集,那就是大大的错误。在文章的书写上,现代人如你我,都知道应有其组织架构,以便系统地传达理念,方便读者理解其思想脉络。古人当然也是如此。因此,阅读古典文献时,最重要的即是藉由作品,进入作者所描绘之“境”。这“境”即是作者对所处时空的见、闻、知、感,而后通过作者将其“境”具体呈现为作品(哲学、文学、绘画、舞蹈、电影、音乐……)。而当你能够通过语言或画面描绘作者的作品越具体,就越能进入作者之“境”。

而关于情爱之心境的描写,《诗经》中有许多简易而传神的表达。通过阅读《诗经》,其实可以给为情所困的现代男女一些启发。

我们假想一下,如果我喜欢一个女生,很喜欢却因为某些原因使得我无法与她接近,抑或是接近了却只能单纯当朋友,我应该怎么办?《诗经》会回答你,或许可以参考《关雎》与《宛丘》所说的,为心爱的女子弹琴打鼓,来吸引她的目光,但万事必须止乎于礼。亦或是用跳舞的方式抒发自己思念的情感。当然,跳舞不是唯一的方式,用现代情境换句话说,其实就是要我们用正当的渠道抒发情感,譬如:打球、游泳,或像弹吉它等等。千万别像《诗经·泽陂》中所描述的一样,求之不得而“自伤”,觉也睡不着,事也做不好,整日痛哭流涕。

又如果我跟舒淇在《剩者为王》这部电影的女主角一样,面临年到30还嫁不出去的情境,我又该怎么办?《诗经》会回答你,或许你应该读读《东门之杨》篇,这篇点出婚姻这件事情是超级重要的,到了适婚年龄还嫁不出去的女子,不应该因为期限压迫而对自己失去信心,甚至随便找个人走入婚姻,你应该要表现得自信又自在!

那我应该要跟爱我的人在一起呢?还是我爱的人在一起?《诗经》也会提醒你,你所“逑之”(娶为伴侣)的女子,重点不是谁爱谁多一点,而是她能与你“晤歌”(开心歌唱)、“晤语”(轻松闲谈),但也能与你“晤言”(谈论正事)。所以不是跟“想要”的人在一起,而是跟“适合”的人过一辈子。

而什么是一段爱情关系中的杀手?《诗经》中的《防有鹊巢》这篇即提醒,“怀疑”即是最具严重杀伤力的爱情杀手!

因此,《诗经》适古宜今,若能进入作者之“境”,看懂其篇章之结构脉络与现代话语相呼应,你会发现《诗经》对于现代的我们,并不古老,而是一部现代“纪录剧”!

孔子曾在《论语·为政》中言“诗无邪”,其“无邪”乃在于《诗经》很直接表达了对情感表达中孰好孰坏的针砭,要人止于礼,收摄情感;对于过分情感的表达,它也不闪躲,不迂回,直接批评,故其“无邪”即是指《诗经》编者其“心”之纯正。而这也是孔子希望后人能把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