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约记者 贾玉涛 代俭科

  红层再次吸引着勘探科研人员的目光。

  2018年在油田三季度勘探劳动竞赛中,勘探开发研究院科研人员将目标指向东营南坡红层勘探,发现一批有利目标。

  红层勘探红了。

  出身“寒门”

  红层是指古近系沉积早期干旱环境沉积的一套地层,主要指古近系的沙四下-孔店组。红层因含有红色泥岩,肉眼看上去呈红色。

  因其一般不具有生油能力,所以油气成藏条件受制于是否具有良好的油气供给源。1966年,纯化镇油田钻探的通5井在东营南坡首次发现沙四下亚段红层油藏。

  2003年之前,红层从未作为胜利油田主力勘探层系,仅在钻探缓坡带个别有利圈闭时进行兼探,一般探井进入红层50米无显示即完钻。

  该时期,在纯化、高青地区取得少量勘探发现,与其他层系联合上报探明储量2209万吨。

  由于长期以来对东营凹陷主力烃源岩的认识主要局限在沙三下-沙四上亚段,对红层而言,只有距离油源附近的局部地区具有油气源充注条件。

  由于油气来源认识不清,因此认为红层勘探潜力有限,严重制约了对该套层系的评价,作为兼探层系,没有深入展开评价。

  “相对于其他主力层系,红层丰度较低,风险大。” 勘探开发研究院东营勘探研究室主任巩建强说。

  2012年,高94块上报探明1603万吨储量以后,红层勘探一直处于徘徊不前的局面。

  重新认识

  深层油气源条件是制约红层勘探的关键问题。科研人员称之为“供油窗口”。

  近年来,科研人员对东营南坡红层的构造、油藏等方面进行重点研究,大胆突破寻求新的方向。特别是2018年以来,科研人员按照“四个重新认识——重新认识资源潜力、重新认识复杂构造、重新认识沉积储层和重新认识目的层系”的勘探研究工作思路,对红层的复杂构造成因机制进行重新认识。

  在这一思路的指导下,东营勘探研究室科研人员一是对红层储量边界重新认识,对已发现的孤立出油点、油层井及显示井进行深入剖析研究,顺藤摸瓜落实周边情况,对东营南坡红层的资源潜力重新评估;二是对红层复杂构造进行重新认识,突破传统的拉张断裂构造格局认识,形成走滑-拉张断层发育为主构造格局的新认识。

  在新认识基础上,科研人员重新解释构造,特别是对低级序断裂与走滑断裂进行精细刻画,结合对红层有效储层发育规律的深入研究,细致剖析有效圈闭发育规律,在东营南坡金家、陈官庄、平方王等地区发现了一批有利目标。

  2017年,部署钻探的滨斜178井、金斜326井、金325井、官斜23井等相继获得成功,其中滨斜178井、金斜326井分别获日产4.6吨和7.7吨工业油流,展示红层良好的勘探前景。

  红层正红

  据第三次资源评价结果表明,东营凹陷的油气资源总量约为38.4亿吨,勘探潜力巨大。

  科研人员通过对烃源岩的再认识,原来认为红层仅有沙三下-沙四上亚段油气源充注,新认识沙四下亚段、孔二段烃源岩也可供烃,突破了东营南坡红层普遍不具油源条件的勘探限制,使红层油气藏的勘探空间得以扩大。

  2017年以来,红层逐渐成为东营凹陷南坡勘探评价部署的重要领域,不断获得新突破和新进展。同时,研究成果还有力指导了济阳坳陷其他地区红层勘探,在沾化凹陷渤南地区也获得新进展。

  巩建强介绍,在本次勘探劳动竞赛中,东营南坡红层是重要的勘探领域与增储阵地,预计将针对红层部署15口探井,如全部成功,预计可发现2000万吨左右储量,红层有望将成为东营凹陷南坡下一个重要的增储上产阵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