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韩金伟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作为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起源地,从一个默默无闻的边陲小镇到现代化国际都市,深圳奇迹的背后,浓缩着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成就,也凝聚着民革深圳市委会近30年的努力。

在深圳经济特区发展历程中,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的民革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为特区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哪些突出贡献?作为与深圳特区一起成长的亲历者、参与者,有哪些体会与感受?日前,民革深圳市委会主委黎军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

履职以法为轴——

“打造深圳民革‘法律+’特色名片”

深圳是我国改革开放的“窗口”和“试验田”,也是社会主义法治示范区。5月7日,以“依宪执政与法治政府建设”为主题的中国法治论坛(2018)在深圳市举行。“在深圳共同探讨‘依宪执政与法治政府建设’这个重大课题,既是对改革开放、依法治国40周年的一种纪念,也是对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的有力推进。”中国法学会会长王乐泉在论坛上这样指出。

作为曾任深圳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深圳市政府法制办公室副主任的法学博士,在深圳生活了18年的黎军深有同感。“改革开放40年来,深圳奇迹般的发展与法治建设的推进是密不可分的。”黎军告诉记者。的确如此,深圳是一座依法而立的城市,经济特区发展过程中,有很多所谓的“第一”和“率先”,往往来源于法治建设。统计发现,深圳自1992年获得特区立法权以来,共制定法规200余项,规章近300项,成为全国地方立法最多的城市之一。正是这些立法,促进和保障了深圳经济的高速发展。

深圳特区依法而立,民革履职以法为轴。“深圳民革从成立之初,便注重以法治为切入点议政建言。”黎军介绍说,1989年民革市委会成立,在1990年召开的深圳市政协一届一次会议上,民革市委会的大会发言便是《依法治市,把深圳建设得更加美好》。2018年,民革市委会在深圳市政协六届四次会议上大声呼吁“从法治入手建设一流营商环境”。“20多年来,民革深圳市委会超过三分之一的政协大会发言都与法治建设息息相关。可以说,深圳民革既是特区经济社会发展的见证者,也是深圳建设社会主义法治示范区的积极参与者。”黎军不无自豪地说。

作为深圳1300多名民革党员的“带头人”,黎军对市委会围绕法治履行参政党职能取得的可喜成绩如数家珍——

仅2013年以来,民革市委会就先后向市政协提交了13件有关法治建设的集体提案;创新履职平台,组织开展民主监督活动,推动特约人员积极发挥作用;先后几任市委会主委一直关注和推进司法体制改革、法治政府建设等重大问题,为中国和深圳的法治建设鼓与呼……一系列沉甸甸的参政议政成果,是民革深圳市委会多年来为推进深圳法治建设贡献民革智慧、树立民革形象的有力证据。

2017年7月,民革深圳市委会被授予首批“深圳市政府立法工作联系点”,是10个联系点中唯一一个民主党派机关单位。曾在市政府法制办工作过的黎军,对科学立法有深刻感触。“有很多法律条文征求意见时,公众参与热情并不高,认为与自己关系不大;但在法律实施后,一旦身涉其中就会抱怨这也不合理、那也不科学。这种现象必然影响了科学立法、民主立法的实现。”黎军告诉记者,深圳民革近年来与市法制办开展了深层次的合作,组织党员专家就《深圳经济特区城市更新条例》、《深圳市网络预约出租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等10多件法规、规章提出修改意见,许多意见得到重视和采纳。“这是对深圳民革长期推动深圳法治建设工作的肯定,也是一种鼓励和鞭策。”黎军说。

接受记者采访时,令黎军感到自豪的,不仅仅是市委会围绕深圳法治建设议政建言的那些付出与努力,还有市委会以法律为抓手开展的形式多样的社会服务活动,以及市委会法律人才队伍建设和机制建设的累累硕果。

近年来,在深圳市的戒毒所和监狱、在人才市场和律所、在社区企业和军营,民革党员发挥自身优势开展法律服务、提供法律咨询、无偿法律援助的故事,一次次令所援助对象感动不已,一面面锦旗挂满了会议室。

成长与法同行——

“民革组织给了我广阔舞台”

从求学——工作——再求学——再工作的轮回中,“湘妹子”黎军与法律结缘超过30年。

“2000年拿到博士学位后,我来到深圳,进入深圳大学工作。之所以选择了深圳,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这座城市浓厚的法治氛围吸引了我,我能够在这里找到用武之地,也能找到存在感。”黎军笑着说。

新世纪之初的深圳,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让法律工作者黎军浑身充满了干劲。这一年,深圳市荣获“‘三五’法制宣传教育先进城市”称号;这一年,深圳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通过有关办法:对拟任命干部进行法律考试,考试成绩向市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通报,并作为任命的参考,这一做法在全国尚属首创;这一年,规划面积10平方公里的深圳大学城正式奠基启动建设。深圳对法治的推崇、对法治人才的重视,让取得北大法学博士学位并随后在中国社科院完成博士后研究的黎军很快找到了用武之地。

“到深圳大学任教之后的几年中,《行政许可法》、《公务员法》等相继颁布实施,政府很多部门纷纷邀请我去做讲座、参加论证会、座谈会。后来我到市政府法制办工作时,政府很多人见面还会叫我‘黎老师’,因为他们很多人都听过我的培训讲座。”黎军说。2015年,黎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总结到,作为经济特区,深圳有法治建设的最好“土壤”:经济发展基础好、法治建设基础好、公民法治基础好、借鉴先进经验便利。在她看来,正是深圳对法治建设的重视,才让她的专业优势有发挥作用的宽广舞台。黎军透露,深圳市政府召开的政府常务会议,法制办的同志必须要全程参加,这已经成为一个惯例。而在她曾经工作过的深圳市政府法制办,先后培养输送了8位市领导,这在全国应该是绝无仅有的。

2002年8月,刚来到深圳工作一年多的黎军,加入民革组织的怀抱。“当时也有其他党派的同志做我的工作,但是民革市委会时任副主委庞勇亲自找到我,约我喝早茶,并详细介绍民革的历史,希望我能加入民革。我觉得很感动,体会到民革组织对人才的渴望和重视。”黎军告诉记者,后来社会法制成为民革特色参政议政领域之一,她对自己当时的选择感到很庆幸,“说明我和民革有缘分。”

加入民革的黎军如鱼得水,她长期进行法律教学研究形成的严谨思维、专业知识等优势,在民革组织的平台上得以更为充分的释放。2006年,黎军提交的《标本兼治“集体上访”的建议》被全国政协信息中心采用,2007年撰写的《关于创新我国信访体制的研究报告》被民革中央采用,以此为素材改写的政协提案得到中共中央高度重视。还有《优化非公经济法律环境》、《进一步规范发展行业协会的建议》、《关于社会工作岗位设置问题的建议》等都被民革中央作为重要提案素材。

“民主党派成员参政议政没有捷径,最好的办法就是和自己的专业领域相结合。作为学者,我的研究成果可能会发表,也可能会躺在抽屉里睡大觉。但是通过民革组织的平台,就可以直接转化成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建言建议,发挥出更大的作用。”黎军动情地说,正是有了民革组织的帮助,她才有了充分施展的机会和平台。担任市委会主委后的黎军,每年都亲自给加入民革组织的新党员讲民革党史、讲自身经历,鼓励党员们在民革组织的舞台上充分发挥聪明才智,更好实现人生价值。

改革与法相随——

“经济发展离不开法治保障”

7月13日,深圳市法制办组织编制的《深圳市法治政府建设状况(2017)》(以下简称白皮书)正式对外发布,这是深圳市政府第一次编制法治政府建设状况白皮书。在推动法治建设的道路上,深圳一直走在全国前列。

黎军认为,197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起点,也是中国现代法治建设的起点。正是在那一年,邓小平在旗帜鲜明地提出解决中国发展中一系列重大问题思路的同时,专门把社会主义民主法制作为一个重大问题进行了阐述,明确提出了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社会主义法制建设“十六字”方针。“改革开放和法制建设是同时起步、同步进行的,改革开放必须要有法治保障,二者之间相辅相成、密不可分。”黎军说。

历史发展的进程也印证了黎军的观点。从1978年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到中共十五大提出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作为治国的基本方略,从1999年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到中共十八大强调“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再到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对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作出重大部署,改革开放的40年,也是中国法治建设取得巨大进步的40年。

“如果说改革开放之初,法治建设面临的是立法‘有没有’的问题,那么现在则是立法‘好不好’的问题。从‘法律之治’到‘良法善治’,就是要立‘体现民意民智、反映社会实际、符合发展规律’的良法,能够起到尊重保障人权、维护公平正义、促进和谐稳定、保障改革发展的作用。”黎军如此评价道。

在深圳生活了18年,从深圳大学副教授、教授到副校长,曾于2008年至2012年担任深圳市政府法制办副主任,黎军不仅时刻关注和研究我国法治建设的发展和进步,更是亲自参与到深圳市法治政府建设的过程中。从出台全国首个法治政府建设指标体系,到印发第一个以法治政府建设为主题的市政府“1号文件”,从提出建设一流法治城市的战略目标,到加快建成法治中国的典范城市,黎军都参与其中,并贡献了自己的智慧。

黎军认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在法治长期缺乏的情况下,实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深圳近40年的发展史本身就是一部法治发展史,它彰显了法治在改革开放中的重要意义。正是有法治为深圳改革发展护航,才让这个边陲小镇崛起为一座举世瞩目的现代化都市。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也提出了更高要求。”黎军表示,民革深圳市委会将抓住机遇、发挥优势、聚焦特色,紧紧围绕社会法制、牢牢抓住社会法制,打好法制特色牌,全面提升参政党履职能力和水平,努力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作出新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