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万李娜

编者按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年。4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伟大的中国人民以敢闯敢干的勇气和自我革新的担当,闯出了一条新路、好路,实现了从“赶上时代”到“引领时代”的伟大跨越。40年来,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不断发展和完善从中国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新型政党制度,多党合作事业进入到了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

即日起,本报推出系列专题报道《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新型政党制度的伟大实践》,以全面宣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在改革开放进程中的创新与发展,展示多党合作事业的蓬勃生机和巨大优势,助力引领广大民主党派成员进一步增强“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进一步坚定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念与决心。敬请关注。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为我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是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的伟大政治创造,是从中国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新型政党制度。”今年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的民盟、致公党、无党派人士、侨联界委员时发表重要讲话时指出。

为何说它是“新型政党制度”?习近平总书记用三个“新”以及“有效避免”三种“弊端”作出精准概括。

中共十九大后首次两会首到团组,总书记纵论新型政党制度,言虽简而理至深。新型政党制度,蕴含着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能“心往一处想、智往一处谋、劲往一处使”的密码。

大道至简,唯行之者得之。

从参政党科学概念的提出,到明确各民主党派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的性质定位;从多党合作“十六字方针”正式确立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被写入宪法序言;从首次就政党制度发表白皮书到在全国两会世界瞩目的场合提出“新型政党制度”论述……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不断在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方面迈出新步伐,其制度效能独特优势日益彰显。

站在新时代,回首四十年来路,我们更觉新型政党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四个自信”的重要来源,更感其凝聚人心、催人奋进的伟大力量。

(一)伴随着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多党合作焕发出新的生机

《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明确了多党合作制度的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提出了参政党的科学概念

1993年,“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被写入宪法序言

1978年12月召开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把党和国家中心工作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党和国家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统一战线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阶段。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重要内容。1987年中共十三大报告把完善“共产党领导下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列为政治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为使该制度进一步规范化、制度化,1989年12月,中共中央下发《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意见》对我国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长期实践进行了深刻总结,明确了多党合作制度的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

“各民主党派是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和一部分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是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同中共通力合作、共同致力于社会主义事业的亲密友党,是参政党。”《意见》首次提出了参政党的科学概念。

《意见》对多党合作的政治基础、基本方针作出了明确规定;规定了民主党派参政的基本点,确定了民主党派发挥监督作用的总原则;明确提出“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是中国共产党同各民主党派合作的基本方针。

多党合作“十六字方针”正式确立,体现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深刻内涵,成为新时期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的基本方针和处理统一战线内部关系的重要准则。

以《意见》颁发为标志,中国多党合作走上制度化、规范化的轨道。《意见》下发后,中央和各级地方党委结合实际,制定了贯彻落实的实施意见和配套措施,并根据实践的发展不断完善,推进政治协商和民主党派的参政议政、民主监督走向内容具体化、运行机制化、操作规范化。

1993年3月,经民建中央提议,中共中央提请全国人大讨论,在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的宪法修正案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将长期存在和发展”被写入宪法序言,成为全国人民的共同意志。

时任民建中央主席孙起孟评价说:“我以为这段话虽然着笔不多,但对我国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具有重大、深远的指导、推进意义。‘长期存在和发展’明确规定这一基本政治制度决非权宜之计,将作为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的一大特色坚持执行。它与‘发展是硬道理’一样,对于我国社会主义民主建设同样可称之为不磨之论。”

(二)进入新世纪,多党合作制度迎来新发展

进入新世纪新阶段后,中共中央先后制定颁发了一系列重要文件,在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方面迈出了新步伐。

2002年寒冬岁阑,京城一片银装素裹。中共十六大后不久,胡锦涛等中央领导同志逐一走访八个民主党派中央和全国工商联,与新老领导人座谈。胡锦涛指出,“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也是我国社会主义政治制度的特有优势。中共十六大把这项基本政治制度写入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坚持的基本经验,表明了我们党坚持和完善我国这项基本政治制度不可动摇的决心。”

经过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共同协商,2005年2月,《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的意见》颁发。《意见》总结历史经验,适应现实发展,对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原则、内容、方式、程序等作了科学规范,在理论创新和政策完善方面有了新发展。

《意见》对新世纪新阶段民主党派性质内涵作出新表述,指出:民主党派是各自所联系的一部分社会主义劳动者、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和拥护社会主义爱国者的政治联盟,是接受中国共产党领导、同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的亲密友党,是进步性与广泛性相统一、致力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参政党。

2006年2月,《中共中央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颁发。

两个《意见》的贯彻实施,让多党合作制度建设更进一步:政治协商规范有序、参政议政扎实推进、民主监督切实加强。

在政治协商方面,中国共产党同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政治协商健康、有序开展。从中央层面看,政治协商已形成制度,对于实现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起到了重要作用;在参政议政方面,根据《意见》精神,2006年有关部门制定了《关于健全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和无党派人士考察调研制度的措施》,健全了选题交流协商机制、组织实施机制、采纳反馈机制,为民主党派深入调查研究、积极建言献策提供了保障;在民主监督方面,按照《意见》要求,着重拓宽民主监督渠道、完善民主监督机制、加大民主监督力度。2006年2月中纪委、监察部等部门联合制定了《关于向民主党派通报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情况、邀请民主党派参加党风廉政建设专项检查的实施意见》;2006年9月,中央统战部、最高检等7部门联合制定了《关于加强特约人员工作的意见》,为民主党派成员中的特约人员充分发挥作用提供了保证。

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国际地位的不断提高,国内外对中国的政治制度特别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为了让国际社会更加了解中国的政党制度,2007年11月15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的政党制度》白皮书,这是我国首次就政党制度发表白皮书。白皮书全面阐发了多党合作制度在中国基本政治制度框架中的地位和作用,首次概括了多党合作制度的价值和功能:政治参与、利益表达、社会整合、民主监督、维护稳定。

可以说新世纪后颁发的一系列重要文件,把多党合作制度化建设稳步向前推进。

颁发《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召开中央统战工作会议,制定《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印发《关于加强政党协商的实施意见》,多党合作事业迎来又一个春天

(三)中共十八大以来,多党合作事业蓬勃发展

中共十八大以来,我国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新的历史阶段,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适应新的实践发展进行了理论创新。

《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的颁发,中央统战工作会议的召开,《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的制定,《关于加强政党协商的实施意见》的印发……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中共中央坚强领导下,多党合作事业迎来了又一个春天,多党合作制度开创了新局面。

2012年12月,习近平总书记轻车简从,冒着零下10多摄氏度的严寒,一一登门走访八个民主党派中央和全国工商联,同各民主党派中央和全国工商联的领导机构成员进行了座谈。他强调,中共中央将坚定不移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坚定不移贯彻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方针,加强同民主党派合作共事,支持民主党派更好履行参政议政、民主监督职能。

2013年2月7日,在中共中央党外人士迎春座谈会上,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明确提出,各民主党派是“与中国共产党通力合作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这是多党合作理论的重要创新。

2015年,是多党合作事业道路上特别值得铭记的一年,这一年可谓喜事连连,呈现出一派崭新气象,我们见证了诸多的“首次”。

——2015年1月5日中共中央印发《中共中央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明确了推进社会主义协商民主7种主要形式,政党协商居于首位;同年6月1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建设的实施意见》;10月13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政党协商的实施意见》,对政党协商的内容、形式、程序、保障机制作出规定。《实施意见》明确:政党协商是中国共产党同民主党派基于共同的政治目标,就党和国家重大方针政策和重要事务,在决策之前和决策实施之中,直接进行政治协商的重要民主形式。

关于政党协商,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开展政党协商,需要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共同努力。”在政党协商中,中国共产党担负着首要责任。民主党派担负起政党协商参与者、实践者、推动者的政治责任。习近平总书记运用两句古语形象地表达了执政党和参政党各自在政党协商中的作用:“‘虚心公听,言无逆逊,唯是之从。’这是执政党应有的胸襟。‘凡议国事,惟论是非,不徇好恶。’这是参政党应有的担当。”

——2015年5月18日正式颁布实施的《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是统一战线和多党合作首部党内法规,多党合作制度化水平大大提升。《条例》明确了一系列重要理论观点和政策规定,对民主党派性质和职能作了新的概括。《条例》明确各民主党派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的性质定位。《条例》还提出:“民主党派的基本职能是参政议政、民主监督,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协商。”首次将“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政治协商”作为民主党派基本职能之一,将民主党派原来的两项职能,拓展为目前的三项基本职能。

——2015年5月18日至20日,中央统战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强调,更好体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效能,发挥好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的积极作用。支持民主党派加强思想、组织、制度特别是领导班子建设,提高政治把握能力、参政议政能力、组织领导能力、合作共事能力、解决自身问题能力。把参政党建设的“四种能力”丰富发展为“五种能力”,既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对民主党派自身建设的高度重视和殷切希望,也是加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建设的内在要求。

从1950年至2006年间,共计召开过20次全国统战工作会议。时隔9年,全国性的统战工作会议再次召开,名称调整为“中央统战工作会议”。“两字之差,将会议的规格从部委层面上升到中央层面,体现出中央对统战工作的高度重视。”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孙晓莉说。

中央社会主义学院教授张峰表示,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统战工作会议的重要讲话,是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的统战篇,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最新成果,是指导统一战线事业发展的行动指南。讲话强调解放思想,开拓创新,直面统一战线存在的突出问题,以振聋发聩的语言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习近平总书记关于统一战线的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既有理论认识的深刻分析,又有科学方法的生动阐释,既继承和发扬统一战线的优良传统,又拓展和体现与时俱进的时代精神,涵盖了统一战线各领域各方面,构成了一个严密的思想体系,标志着习近平统战思想的形成。

习近平总书记“新型政党制度”的论述彰显出高度的理论自觉和坚定的制度自信,为新时代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指明了方向

(四)进入新时代,多党合作的制度优势充分彰显

2017年10月,中国共产党召开了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描绘了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宏伟蓝图,吹响了新时代沿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奋勇前进的嘹亮号角。

中共十九大报告对统一战线工作做出了进一步部署。报告指出:“坚持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支持民主党派按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要求更好履行职能。”这是中国共产党人对民主党派的郑重承诺,更是沉甸甸的信任与期待。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中国的多党合作事业取得了长足发展,多党合作的制度优势充分彰显。”十九大召开期间,在一场记者招待会上,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冉万祥在回答有关中国多党合作制度的问题时表示。

2017年底,各民主党派、工商联相继成功召开全国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新一届领导班子和领导机构,为多党合作事业长远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

新活力带来新气象,新时代呼唤新作为。

今年2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同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代表座谈并共迎新春时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多党合作要有新气象,思想共识要有新提高,履职尽责要有新作为,参政党要有新面貌。他指出,“执政本领建设是中国共产党自身建设的重要方面。同志们要把参政工作做好,也要不断提高本领。”

“四新”的要求在广大民主党派成员中间掀起学习的高潮。

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的民盟、致公党、无党派人士、侨联界委员时发表重要讲话,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作了全局性、历史性的阐述,首次提出了“新型政党制度”概念。“三个新就新在”的精辟论述,全面比较中外新旧政党制度,深刻阐释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广泛性、民主性、科学性、优越性,是“伟大政治创造”。

总书记关于新型政党制度的重要论述,彰显出高度的理论自觉和坚定的制度自信,为新时代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参政党指明了方向。

多党合作七十年,初心不忘。改革开放四十载,前行不辍。历史的巨轮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多党合作也迎来了极为广阔的舞台。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指引下,在多党合作事业发展的春天里,各民主党派必将坚定不移巩固和发展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与中国共产党勠力同心,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懈努力!

足迹

1989年12月,中共中央下发《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意见》,明确了多党合作制度的指导思想和基本原则。

2005年2月,《中共中央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建设的意见》颁布。2006年2月,《中共中央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工作的意见》颁发。让多党合作制度建设更进一步。

2015年2月,中共中央印发《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明确政党协商位居社会主义协商民主七种形式之首。

2015年5月18日至20日,中央统战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统战工作会议从“全国”升格为“中央”。

2015年6月2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加强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建设的实施意见》,阐述了加强人民政协协商民主建设的重要意义、指导思想和重要原则,进一步规范了政协协商的内容、形式。

2015年9月,中共中央印发了《中国共产党统一战线工作条例(试行)》,这是中国共产党关于统一战线工作的第一部党内法规。

2015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政党协商的实施意见》,阐明了政党协商的深刻内涵和重要地位,明确了加强政党协商的指导思想和重要意义,系统规范了中央层面政党协商的内容、形式、程序和保障机制。

2018年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看望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的民盟、致公党、无党派人士、侨联界委员,并参加联组会讨论,习近平提出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是从中国土壤中生长出来的新型政党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