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记者 万慧芬 文/图

日前,记者来到位于三宝的湖田瓷社,这里是景德镇青白瓷窑口之一的所在地。一进门,在艺术廊两边展陈的明清民窑青花瓷片,有的绘着麒麟、牡丹、寿山福海,有的画上亭台楼阁、喜上眉梢……民窑青花的魅力就在于其酣畅淋漓、自然天成的绘画,只有高度娴熟的技艺才能造就近乎道的表达。与青年陶艺家章晨的初次会面是在晚上,湖田瓷社1号馆,这里是章晨与他的客人们雅集、赏瓷、畅聊之地,同时也是宋代景德镇著名青白瓷窑口——湖田窑的所在地。

在湖田瓷社1号馆,我们看到了章晨收藏的诸多古陶瓷藏品,年份早至西汉,晚至民国。整个空间,间或陈列着章晨和湖田瓷社艺术家们的现代陶瓷作品。古代的家具、古代的瓷器、新时代的创作……柔美的灯光将这些物件映照得熠熠生辉,显得格外有亲近感,与古人对话,与时代共鸣。“正是这些从未留下过姓名的陶瓷工匠,是默默无闻给予我养分的老师。这种跨越时空的触碰和交汇,让我时刻充满着创造的激情,因此,我的设计总是思如泉涌。这就是传统文化的力量。”

湖田瓷社是一个平台,传播中国的传统陶瓷文化,促进陶瓷艺术的跨界融合,让更多的人了解陶瓷,聆听中国的故事,树立文化自觉与自信。当然,章晨告诉我们,这任重道远,需要更多有识之士团结合作。

从春秋战国时期的印纹硬陶罐,一路追溯,直到民国,几千年的历史仿佛在此时浓缩、定格,展现在了我们面前。西汉的陶罐、宋代匣钵里塌陷粘连的青白瓷碟、永乐大报恩寺甜白釉地砖、温润凝脂的乾隆天蓝釉敬畏堂款杯……

每一件文物都有它背后的历史故事,每一个新品种的发明,又不知凝聚了古代匠人多少的汗水和智慧。在古人造物智慧面前,我们如此渺小而虔诚。也许就像文化学者马未都说过的一句话:“历史没有真相,只残存一个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