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瘦的个子,麦色的皮肤,小巧的五官,斯文的气质,穿得朴素干净。这就是刚满18岁的李海珊给人的第一印象。今年她以超出重本线20多分的成绩被华中师范大学录取。

“您开车,我来指路吧。”李海珊轻声道,从阳山县城出发,途经近一个小时的蜿蜒小路,记者跟李海珊一同来到了她的老家——七拱镇芙蓉石金磅村。爷爷留下的房子里住着奶奶、海珊家跟叔叔家,老旧的土胚房外墙被刷了白漆,昏暗的灯照着厨房,石头灶下柴火已经熄灭。

高中只能选择

能免学费有奖学金的学校

爸爸李志周在李海珊读初二的时候意外过世,本是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一夜之间变了样,一直在家务农和照顾家庭生活的妈妈丘春娣,不得不丢下农活在外打工赚取费用供家庭开支。

初二前,李海珊的学习成绩在班上都是属于中等,“自从爸爸走那刻起,妈妈一度伤心欲绝,剩下妈妈和我们相依为命,我暗下决心,必须努力读书。”李海珊湿了眼眶。

一瞬间长大的李海珊开始拼了命似的读书,下课铃响起,同学讲笑话而李海珊在整理笔记;每天晚自习后在教室继续学习2个小时才会罢休,等回到寝室,室友几乎都入睡了。

在遇到难学的科目时,李海珊凭着一股韧劲将其攻下,“就像物理,怎么都学不会,我一直坚持不断做题,到后来终于找到了方法,理科不是盲目刷题而是要开拓和锻炼自己的思维能力”。

在七拱通儒中学一年多的时间,李海珊从成绩一般上升到名列前茅。2015年,李海珊以全校第二的成绩考上了清远市第一中学。

但到了开学那刻李海珊踏入的却是阳山南阳中学。当年,她以全校第7的成绩考入南阳中学,在南阳中学全年级前50名可以免学费,前25名还有奖学金。

“家里压力大,南阳中学能够免学费还有奖学金,尽管清远一中是我的目标学校,我觉得还是南阳中学更适合我。”李海珊道出原因。

高中三年李海珊的成绩一直保持在全年级15名以内,能放松她的业余活动除了跑步、打篮球、泡图书馆就是偶尔在手机里看部英文电影。多数同龄人中爱不释手的手机到李海珊这就变成一个“资料库”,“我会拿手机查阅资料、逛知乎,但不会玩游戏,因为玩了会觉得有愧疚感”。

生活上,李海珊凭借学习的努力每个月能拿到350元的奖学金,这几乎就是她生活费的来源。“平常每个月一般给她80或100,多了她是不肯要的。”丘春娣告诉记者。

一家三口为生活奔波,

各自打工

这个暑假,李海珊经亲戚介绍在阳山辅导一中学生的英语,每个小时30元,一天上课两个小时。“学费是贷款借的,我想尽快还清所以一直在不停的找兼职”。

李海珊还有个比她小一岁的妹妹李海莹,跟姐姐一样李海莹只要有空就会去找零工挣钱。去年暑假,李海莹跟妈妈一块去打工,工资发下来,李海莹拿了这笔钱交了学费剩下的全给了妈妈。

丘春娣在七拱镇芙蓉村的一个厂里做事,每个月工资2000出头,每天不间断工作8个小时还时常加班。看到母亲经常晚上11点拖着疲惫回到家,李海珊心里很难过,“我只想快点独立,为妈妈分担一点”。

“加班每个小时8元我都愿意,因为只要有钱,我才能让我的女儿们过好一点点。每次去开家长会看到别人家孩子穿的都不一样,再看到我的孩子给我写的信,我都会止不住流泪。她们真的很懂事,生活上自己很独立学习上更不用我操心。”邱春娣哽咽了。

一家人虽然都在附近打工但是聚少离多,就连63岁的奶奶心疼孙女为了不给家里造成负担,也在农忙的时候也经常去农场里打零工,施肥、剪枝、摘果,“只要有个几十元一天,奶奶知道了就要去”。李海珊说。

谈及大学,李海珊在没有任何人指导下选择了华中师范,在她认为教师是个稳定的工作,寒暑假还可以照看家庭,“我想我能让这个曾经温暖美好的家回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