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丑年

冀是中国历史上一个极其古老的地名。它的产生、存在与发展都对中国古代社会产生过深远的影响。产生于原始社会以冀州为核心的九州划分,第一次赋予了中国版图的“大一统”观念。冀州就因有冀地而得名。《释名·释州国》:“晋地有冀,秦地有雍,则是冀、雍以名州。”又说:“冀州,取地以为名也。其地有险有易,帝王所都,乱则冀治,弱则冀强,荒则冀丰也。”由此可见,上古社会有冀州,就有冀国、冀地。因此在本文中引用的史料,凡战国之前,也就是冀国灭亡之前的有关冀州的记载,就会涉及冀的存在史。

一、万国之首——

冀的历史沿革

冀产生于原始社会早期。最初的冀人是以游猎为生,后来逐渐有了农业生产,产生了农业聚落,形成了具有实体性的农业古国。《淮南子·览冥训》:“往古之时,四极废,九州裂,女娲杀黑龙以祭冀州。”女娲是中国古代神话故事中创造人类的始祖,大约是母系社会时期,黄河流域华夏民族的一位具有代表性的妇女首领。那时就有了冀地冀人,初划九州时就有了冀州。

上古五帝时,冀作为农业古国顽强发展。《山海经·大荒北经》:“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使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夏书》:“惟彼陶唐,帅彼天常,有此冀方。”冀方就是冀州。就是说黄帝与唐尧(陶唐)时,冀州的划分就愈明确,而且成为中国的核心。《日知录·集释卷二》:“古天子常居冀州,后人因之,遂以冀州为中国号。”现代人称的中国名字就产生于冀州。《路史》:“中国总谓之冀州。”冀州如此兴盛,成为中华文明的发展核心,古冀国也一定得到相当的发展。

舜时天下发生了大洪水,舜先派鲧治水未成,又派鲧的儿子禹负责治水。禹全身心投入治水,在外十三年,三过家门而不入,采用疏导的方法,终于将水治服。《尸子》:“古者龙门未劈,吕梁未凿,河出孟门之上,大溢逆流,无有丘陵高阜灭之,名曰洪水,禹于是疏河决江,十年未鬫(han)其家。”《吕氏春秋·仲夏记·古乐》也载:“禹立,勤劳天下,日夜不懈,通大川,决雍塞,凿龙门,降通漻(liao)水以导河。疏三江五湖,注之东海,以利黔首。”据今人研究,大约二百五十六万年前上新世时期,今河津市的龙门山发生了一次断裂隆起,河津市一带相对沉降,古黄河遂下切基岩,形成今天宏伟壮观的龙门峡谷,“龙门”即源于此。舜时龙门峡谷可能因为地震等原因,两岸高山土石坍塌,壅塞河道,形成堰塞湖,阻断河水下流。因此疏通龙门就成为最关键工程。禹将大批民工调集于龙门。处于龙门东岸吕梁山基下的第一古国——冀国,肯定在人力、财力、后勤等方面,对禹进行了最有力的支持,使禹完成了疏通龙门这一辉煌业绩。因此,后人又将龙门称作禹门,世代传颂“禹凿龙门”的故事。当禹继承了王位,重新确立九州时,既考虑到冀国所处的特殊位置,又考虑到冀国所作的重大贡献,仍将天下第一州命名为冀州,并铸九鼎,象征天下九州。中国历史博物馆新复制的九鼎,冀鼎为圆,居中,其余八鼎为方,绕圆放置,象征冀州为天下之中。冀国成为甸服之地,夏王直接管辖的地方。史载夏时,天下九州有万国,冀国既是冀州第一方国,自然也是万国之首。产生于西周初期的我国第一篇地理学著作《尚书·禹贡》详细记载了九州的位置、划分、地理特点与物产、贡赋。

商朝建立后,冀作为方国仍然存在。《路史·后记十一》以为冀是殷商时代的名相傅说之后,大概是傅说之后封在了冀,但未详其所本。商器有“冀父辛卣”。现在冀器已经失传,仅留铭文“冀师季旆盘”。《古文字研究》第10辑,张亚初《殷墟都城与山西方国考略》,从甲骨文中考证,发现了商末居住在山西境内的国族,其中有“基”,就是冀,即今河津。商朝自盘庚(约公元前13世纪初在位)迁都于殷(今河南安阳市小屯),至商王武丁时期(约公元前13世纪下半期)实现中兴。此时,今山西南部的亘方、缶方等方国相继叛商,商王武丁遂兴兵发起平叛之战。缶方在今永济市境。武丁先派多臣领兵出征,亲自率领大军与缶方战于蜀(今新绛),未能平息叛乱。缶方进而与基方(今河津市境)结成联盟,并筑城以抗拒商王军队。武丁再派贵族子商率军往攻,又派贵族奠、雀等率军增援。经过4个多月的连续征战,才攻破基方城垣,擒获缶、基方首领,由子商向商王献俘,杀祭祖先。之后,将基方城垣修补完善,作为商王朝加强统治的据点。

周初,在实行封建制时,虽重在对姬姓的功臣子弟的分封,但是对归顺的夏商先贤方国也进行了部分保留。冀也保留了下来。《左传·僖公二年》记载:晋国大夫荀息出使虞国时说:冀国曾发兵南下,翻越今中条山,自颠軨之道侵扰虞国,围攻虞国的鄍邑三门。说明当时冀国尚具有较强的势力,但不久在晋军的讨伐中就受到了重创,这件事发生在公元前658年以前。因此,荀息说“冀之既病”。冀国灭亡后,其地成为晋国本土。其民大约按当时对待投降和战败国的惯例,迁于晋国其他地方。今临汾市安泽县,后魏置冀氏县,《新唐书·地理志》平阳府,有冀氏县。今有冀氏镇,可能是冀民的迁移地。晋献公时冀成为晋大夫郤芮的采邑。其子郤缺在此演出了相敬如宾的故事。前547年,晋国发生“车辕之役”,郤氏灭族。前635年,晋文公时,原伯贯一族迁入冀地。

二、万年古国——

夏商之前的冀文化遗存

从原始社会到春秋时代,冀人在这片土地上稳定地繁衍生息一万多年,而且在河津的西周三国中是灭亡最迟的方国。这在中国上古各国中是极其罕见的。这既因冀人的勤劳勇敢智慧,更主要在于,冀所处的优越地理位置、地理特点起到决定性作用。

冀州主要指今晋南地区。《吕氏春秋·有始览》“两河间为冀州,晋也”。《龙门志·分野》引《唐志》:“河东道,古冀州之域。”冀地处于古冀州的西界,是河出龙门东岸的第一古国。甲骨文中将“冀”写作“基”,为通假字,是以该古国最早产生于龙门山根基之下而得名,就是现在河津市的汾北地区。原始社会汾北曾产生冀、皮氏两个部落古国,皮氏主要占有今阳村、葫芦滩、城关等地。夏代帝不降三十五年,皮氏被灭(《竹书纪年》),被灭亡的原因是皮氏国君“行不信,义不立,则哲士凌君政,禁而生乱,皮氏以亡”。(《逸周书·史记解》)整个汾北地区都成为冀地。冀地西有大河,东有三峪之水与今稷山华峪之水,南有汾河水,北依吕梁山。这里地势平坦,黄土积厚,地下水较深,土质肥沃,三峪之水既可浇灌、渔猎,又能流其恶污。依山环水的地理形势,既可阻挡外部产生的各种瘟疫,又是阻挡外族部落入侵的天然屏障。因此,无论是游猎时代,还是进入农耕社会,冀人都能在此安然稳定生产生活,才能生生不息地生存发展万年。

龙山文化相当于文献称呼的“五帝时代”,是传统认识上中国古代史中的第一个时代。二十世纪70年代,考古学者在晋南寻找夏文化遗址时,在临汾盆地发现以陶寺文化遗址为代表的龙山文化遗址近80处,分布在临汾、襄汾、侯马、曲沃、翼城、绛县、新绛、稷山、河津诸县,确定吕梁山东麓、南麓成为夏文化的最西界。同时先秦史研究者确认,这也是战国之前农业文明与游牧文明的分界线。其中河津龙山文化及其以前遗址有12处,北坡就占9处:(一)新生代第四纪文化遗址1处。即:贺家庄遗址。位于河津城区东北25公里,张吴乡贺家庄村南,范围12万平方米。在湖泊堆积物中发现大量哺乳动物化石。(二)更新世纪泥河湾期的旧石器文化遗址3处。即:西王村遗址。位于河津城区东13公里,村北牛角岔沟内,崖高25米,堆积物层厚2米,湖泊沉积,细沙为主,发现大量动物化石,有犀牛齿、马齿、马牙、狗齿等。北里遗址。位于河津城东13公里许的北里村东150米,面积750万平方米,沟底层堆积物湖泊沉积,沟下崖中层,有高30米的文化层,发现动物化石和旧石器尖状器、刮削器。郭庄村遗址。位于距河津县城17公里的张吴乡郭庄村南200米处沟内。此处湖泊沉积,细沙为主,崖高20米处发现动物化石一节,直径30厘米,长3米,长条弧形,约90公斤,现已风化成块。(三)仰韶文化遗址1处。即:艳掌遗址。位于河津城区东北15公里艳掌村。该村位于沟涧中,地势低,北靠山,南接沟。在该村南北、东西各100米的范围,1-2米文化层中,发现有石斧、石铲及陶片。(四)仰韶、龙山文化遗址3处。即古垛村遗址。该村位于河津城区正北方向约15公里处,村南500米的丘陵地,文化层厚1-2米,发现彩陶片、灰陶片。从陶片分析有尖底瓶、钵、罐等,还有石铲等石器。固镇遗址。位于县北17公里处固镇村南500米的沟坡丘陵地,东西400米,南北500米,文化层厚3米,有大量遗物,红陶片、灰陶片。从陶片分析器形,有尖底瓶、釜、罐等,纹饰多花纹。东崖底遗址。位于吕梁山脚下沟坡地,距城区13公里,东西700米,南北800米,文化层厚1-3米,发现灰陶片较多,彩陶片较少,陶片碎小,器物难辨。

以上9处文化遗址,都处于汾北,即古文献记载中的冀地,故此可合称其为冀文化遗址。新生代第四纪、更新世泥河湾、旧石器时代,即距今两万年前的冀地,气候温暖湿润,湖泊涧流众多,森林茂盛,相当于现在的亚热带气候,生活着大量的动物,原始冀人已开始在这儿捕捉动物,发明了刮削器等工具,过着原始游猎生活。距今七八千年的仰韶文化时期,冀人发明了灰陶、石斧、石铲,逐渐形成了聚落生活。龙山文化相当“五帝时代”,距今约5000年,人类文明已发展到足以摧毁原有的原始部落结构,农业文明逐渐形成了农业聚落的政治实体。凌驾于社会之上的古国随之产生。冀人也与陶寺人一样进入古国时代。陶寺遗址属龙山文化晚期,从发掘出的文物测定,其时代大约在公元前2600—前2200年,早于夏代。从冀地发现的彩陶瓶、釜、罐等器物看,冀地的龙山文化与陶寺文化处于同一时代,而且与陶寺文化形成同一个文化圈子。以尧舜领导的古国从多中心部落中脱颖而出,步入金字塔形的部落结构。古冀国也归向唐尧,形成尧舜文化的一部分。龙山文化是向夏王朝过渡的重要阶段。

三、冀亭遗址——

清涧村西北一里处

夏商时期,冀国领有今河津汾北与稷山相连的一部分地方,2004年修建河津境内侯禹高速公路,在北坡义唐以北挖出7座商代坟墓,有陶罐等物件出土。周初,实行封建制。周武王与成王封姬姓和功臣子弟71个诸侯国,对归顺的夏商先贤方国也予以保留,但土地范围有所调整。当时北坡东部因时代发展已称韩原,成王就将其弟,武王的季子封到韩原,并加封韩伯,史称韩侯。周宣王时建筑韩城(今僧楼以南),统领这一带各方国。冀国的土地则缩小到今209国道以西。因此,后人对冀亭在河津汾北的记载就形成了东北、西北两个方位,甚至把韩、冀都记载到河津东北。

《后汉书·地理志》载“皮氏县有冀亭”。《水经注》京相璠曰:“今河东皮氏县有冀亭,古之冀国所都也。”杜预《释地》:“平阳皮氏县东北有冀亭,即此亭也。”而王思诚的《河津县总图》说:“冀亭遗址在县北十五里……今俗称之上亭、下亭,又谓之兴亭,或其地也。又有如宾乡,今不知所在。”明嘉靖版《龙门志·沿革》载:“皮氏县有冀亭,故城在龙门东南。”康熙版《平阳府志》:“如宾乡,县北十五里,以冀缺与妻相敬如宾,故名。”康熙版《河津县志·卷八·古迹》载:“冀亭遗址在县北十五里。”“如宾乡在县北十五里,即冀缺耨田处,夫妻相敬如宾,故名。提学陈公棐题曰‘聚德田’,命知县高文学刻石志,今尚存。”古人记载史志有“述而不作”的传统。就是新编史志时,同一内容,就照前史志搬抄过来,不作改动。因此,史志凡涉及北魏真君七年前,现在的河津一带史实,如省略县名,只记县,一般都指皮氏县。皮氏县城址在今河津市阳村东一里。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尚存“皮氏古城”门楼,后修堤被毁。因此,这里的县北十五里,是清涧村西堡子,也是在元代建的河津城西北十五里处。

西堡位于清涧村西北三里,处于清涧村西,当地人称“西坡”的岭上最北端。元代以前,此岭北起今杜家沟村,南至西辛封。西堡位置高峻,形势险要,古人选择此地,主要是西周之前,今清涧一带涧流较旺,常发大水。西堡西边,也有北山之水,遇雨即发。这儿地势,既可避水,如遇敌人来袭,可以据高坚守。据清涧村老人讲,抗日战争前,此堡南北长约200余米,东西宽近70米,城墙高耸,厚约三米,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尚有三四米高。据清涧卫氏族谱记载:明朝洪武年间,卫氏迁入清涧西堡,称“卫家堡”。明嘉靖十一年(1522年),遮马峪山洪暴发,积冲大沟,逐渐形成北山根涧槽,对西堡的安全形成威胁。明末清初,因气候变化,植被减少,常有风沙,卫氏一族迁入今清涧村卫家巷,当时称卫家庄。在巷西过亭台上砖雕“郤缺故里”;清涧村北门楼上也挂“如宾乡”牌匾。近年有人在堡上推土,土层一米厚以下有古砖瓦、墙基、红陶片。

西堡东边,二阶台下有块三四十亩的土地,人称“聚德田”,位置在今河津国家粮库东门略南,是古代由清涧村经侯家庄村西,通往龙门的车马大道,与通往侯家庄东的三岔路口。民国初期,清涧村副卜儒珍捐资率村民重建冀亭三大间,由清涧名匠张世荣设计建造。亭中是郤缺夫妇相敬如宾的石雕造像,两边山墙有胥臣驾车过冀、郤缺耘田而食的壁画。亭柱楹联“世世生生耕田而食,夫夫妇妇相敬如宾”。亭前有明人鄢陵文冈陈棐题“聚德田”碑碣、民国县长蔡光辉撰文碑楼各一座。有照壁、门楼、厢房、水井、围墙等建筑。1941年10月,日军进攻龙门,驻军清涧村时被拆毁。现存“聚德田”残碑厚0.17米,宽0.76米,字高0.48米,字间距10厘米。由此测定碑高应在2米以上,现呈三角形,“聚”字缺右上角,“德”字完整,“田”字只有上横三分之一,三字为行楷。碑文抬头现剩“郤缺耨”三字,其中“耨”字残剩上部,抬头与落款均为隶体字。现作为县保文物保存在清涧四村村民卢民义家中。亭中原有的郤缺夫妇相敬如宾石刻雕像,解放后放于清涧村前巷,已毁。民国河津蔡光辉县长所立石碑遗失。

光绪版《河津县志·水利津梁附》记载遮马峪、瓜峪水道时,记载的冀亭位置也在今清涧西堡一带。“……以上二水各有清浊二渠……浊水待大雨溪壑水流,灌僧楼、南方平、孙彪、东长、光德、下停、清涧等里民田。”“里”作为县、乡以下的行政单位,周初文献中就有记载。在二峪口修渠筑堤始于唐龙门县令长孙恕。(《新唐书·地理志》)唐宋实行县、乡、里、村级行政机制,《通典·食货三·职官十五》载:“唐以百户为里,五里为乡,每里置里正。”因此,《河津县总图》中说的上亭应为清涧西堡一带,宋以前设的如宾乡也在这儿,包括上、下亭里,清涧里,也就是现在的清涧办事处管辖区内。此堡东侧二阶台地下不仅有冀亭,清涧村北的福圣寺,金代以前,其原址就位于西堡东侧二阶台地上。足见这儿在古代是个繁华的地方。下亭,清代康熙版《河津县志》记得很清楚:“下停里、村三、王家庄、神前、康家庄(俱西)。”神前村就是现在的龙门村。王家庄,据龙门村人讲,现在的龙门村西沟过去曾叫王家沟,龙门村以原、王、杨三姓为主,王姓为该村第二大姓。

四、原氏聚居区——

河津西北部是周代的冀地

“原”是原始社会一个古老的部落,位于今河南省济源市北原乡(济源市西北火车站附近济渎庙旁),夏、商为方国,西周是诸侯国。前1046年,周武王克商。周成王继位,封叔父姬原叔(文王第十六子)到原地建国,即今济源市(隋朝之前济源原名沁水,山西沁水原名端氏,隋朝之后济源改为今名,端氏改为沁水),并赐氏原姓。初为公,寻为伯,从此以国为姓,称为原人。传鲁,鲁传贯,习惯上加上伯爵称谓,称为原伯贯。

周襄王十八年,即前636年,周王室发生内乱。周襄王的弟弟王子带(周甘昭公)联合狄人赶走“天子”襄王,自立为王。前635年,晋文公发左右二师,兼程倍道,平定周难,拥送周襄王复位。襄王感谢晋文公于危难之时援救了自己,就把畿内八邑赏赐给晋文公,其中包括原国。晋文公在接收这些地方的时候,有的很顺利就予移交,有的地方却受到阻挠。当时原国的诸侯是原伯贯,还兼职周朝的大夫。这年冬天,晋文公率军前去接收原国,临行前,命令部队携带三天的粮食。到了第三天,原国还不投降,就下令离开。间谍从城里出来报告说:“原国准备投降了。”军官们说:“请等待一下。”晋文公说:“信用,是国家的宝贝,百姓靠他庇护。如果为得到原国而丧失信用,我用什么来庇护老百姓?这样所丢掉的东西更多。”于是,退兵三十里。原国被感动,开门投降。晋文公按照当时对待战败和投降国的惯例,把原伯贯一族迁到已属晋的冀地。任命赵衰为原大夫,晋楚城濮之战后,封给先轸,史书因称“原轸”。

冀与原地一样都是处于山根基,尚处于原始状态的冀地是一个富饶美丽的地方。当时今天的龙门村,涧槽与固镇一带并无沟壑,土地平展,植被茂盛,涧流湍急。龙门村、杜家沟、清涧湾与今天的清涧村一样都是原上之地。龙门村后的各山壑有清泉,村南河沿一带有三重梁。龙门又是风景绝佳的地方,东汉时的名士严子陵曾游此地。后游位于杭州西南52公里富春江东岸的一个地方,称“此地山清水秀,胜似吕梁龙门”,遂将该地命名为“龙门镇”,三国时孙权居此地。龙门山以北,是戌狄活动的地方。为了保护地方平安,也为了弥补冀国被灭冀人迁走以后留下的空缺,晋文公就将原氏一族分为两支,一支住今龙门村,一支住今固镇村,一方面开发这里的土地,一方面让原人把守龙门口、遮马峪口,防御戌狄的入侵。原氏从此在河津生产生活繁衍发展。1989年版《河津县志》姓氏家谱记载,原氏居住的百人以上村庄有:龙门、杜家沟、任家窑、樊村、固镇、城关、连伯、寺庄、北方平、艳掌、东庄等村。据说北方平原姓迁自固镇,艳掌原姓迁自北方平。据1990年版《河津市志》姓氏种类人数表,原姓有8715人,已成为河津第八大姓。

原姓在河津北坡主要聚居地固镇、龙门等村都处于209国道以西的汾北,也充分说明,西周时的冀国领地,主要在今河津城区西北209国道以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