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的夏天,总是让人又爱又恨。

恨的是,高原的夏天,总是任性得令人无奈。它从不刻意维护作为夏天的尊严,连续下几天雨,就把气温降得令人发指,畏寒的人得拼命压制心头想翻出电暖炉或者发一盆炭火的冲动,最后终于只是翻出冬衣穿上,算是单方面保持了对夏天最起码的尊重。然而,猝不及防的雨过天晴,又令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穿上冬衣的人尴尬无比……

丽江的夏天,又是那么可爱,只要雨一住,夏天的所有美好就如约而至。

周末若不下雨,丽江人就纷纷出门,捡菌子,踏青,开着车四处巡游,恨不能秉烛夜游,把下雨耽误的夏日时光全补回来。其实,单是捡菌子,就足以洗脱人们对夏天的所有怨怼了。

一入夏,落几场雨,打过几次雷之后,农贸市场的地摊上,菌子就陆续现身,丽江人便明白了,一年一度捡菌子的时节又到了。

以前,捡菌子是依山而居的人家的福利,某个午后,他们打一声呼哨,引狗上了山,用不了多久,餐桌就能摆上一碗鲜美的野生菌了。

他们对屋后的深山如同自己的掌纹一样熟悉,对什么菌子会从树丛中哪片苔藓中冒出了然于胸,捡菌子就如同到自家的自留地里采瓜摘菜一般驾轻就熟,也难怪捡菌子纳西语叫“穆肆”(这个词纳西语与汉语表现的意蕴极其一致)一个“肆(捡)”字就将如探囊取物般的潇洒和随意描述得淋漓尽致。

像对待所有食物一样,丽江人对菌子抱着审慎、保守的态度。

他们从来不会吃没有把握的菌子,即使有人说某种菌子是可以食用的。就算是从市场里买来,小贩坚称可以食用的杂菌,他们也会细细挑拣一遍,把自己没有把握的扔掉,并在翻炒的时候放上几瓣大蒜,然后仔细观察大蒜有没有变黑。因此,每当看到某地经常有人被菌子毒翻的报道,丽江人就哂笑不已:外地人真是瞎大胆啊!

分辨食用菌和毒菌是那些依山而居的人和大多数老人的基本素质,但并非所有丽江人都有这样的本领。因此,我觉得如果有“丽江人资深等级鉴定考试”的话,“鉴别食用菌”这个知识点,至少应该列入“丽江人资深六级考试”的考试大纲,而且,出于普及食品安全知识的角度考虑,应该是六级考试的必考题。至于“保存鸡枞要油炸”,“松茸可以做刺身”,“牛肝菌必须煮熟之后再食用”这些知识点只会出现在“资深四级”的考试中,而且明摆着就是送分题。

现在出行方便了,捡菌子从山民的福利,升级为丽江人喜闻乐见的夏季周末娱乐休闲活动。每逢周末无雨,丽江人便蜂拥出城,扶老携幼上了山。

太安、新团和甘海子是丽江人近年兴起的三大捡菌胜地,一到周末,这些地方往往路边都是车,漫山都是人,车和人比菌子还多。在这些胜地之中,太安无疑堪称5A级捡菌胜地。当然,去太安不单纯是为了捡菌子,看油菜花、洋芋花才是主要目的。太安的夏日花海必得是亲自去,任何相片和视频都描摹不出她令人赞叹的美。

三大捡菌胜地就如同常规游乐场,交通便利,山势平缓,奔着休闲游玩去是不错的,但是如果你真是为了好好吃上一顿菌子去,手头就得有几个压箱底的,少为人知的备选地点了。

捡菌子也是最好的溜娃时光(现在文雅一点的叫法似乎是叫“亲子时光”),大人可以借机给小孩普及各类植物、昆虫小知识,或者抓紧时间补上一节忆苦思甜课。小孩们也能在山林间感受“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或者“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意境。

太阳还没落山,人们就从各大捡菌胜地返家,途中悄无声息地潜入农贸市场一次,够吃一顿的菌子就捡齐了。一回到家就要迫不及待地洗拣菌子,洗好以后,切碎一些腊肉,放入油锅,等到肥白的腊肉变成透明,再将菌子、青椒,大蒜放入油锅翻炒,菌子的香味就马上飘溢出来。此时,若有邻居串门,都会取一双筷子,以帮忙尝咸淡的名义吃上一口。

捡回来的菌子种类杂,只好一股脑炒作一盘,若要吃炒松茸、鸡枞,只能专程去市场买了。无论价格怎样,丽江人每年总会想方设法吃上一顿松茸。以前,松茸也不是什么特别珍稀的菌子,据老人说,因为松茸刮油,以前是不怎么喜欢吃的,不过它香气馥郁霸气,会在炒其他菜,比如炒洋芋的时候放一些。现在,松茸当然是菌中的扛把子,主要是它已经成长为最重要的外贸菌子,身价便陡然而贵了。

只要愿意,每个丽江人都可以不假思索地画出一张松茸价格走势图。

一入夏,松茸的价格就成为丽江人的谈资,化賨、坐公交车、朋友同事闲,甚至丽江阿妈在农贸市场相互打招呼,都免不了要谈几句松茸,就如几年前大家都在谈论素心兰和玛咖一样。上等的松茸基本都会被卖到国外,自称菜贩子的四柳是丽江最大的松茸批发商,他为北上广深,欧美日韩的友好人士吃上香格里拉和丽江的上等松茸操碎了心。因为担心他们的鲁莽烹调,辜负了松茸这味难得的山珍,他甚至还专门带上菌子和老婆,去上海和日本,亲自为客户烹制松茸。

但是,我一直认为最好吃的菌子其实是ssee mul rher(一窝菌)。

小时候,那锅一窝菌煮豆腐堪称佳肴,豆腐一定要用本地那种质地粗糙的豆腐,煮出来红油漂浮,鲜美入味,只恨不能多下几碗饭。当然用青椒腊肉炒出来也极其好吃,一入口,还没等细品就滑入腹中,满口留香。若能剩下一些,第二天将汁水蘸粑粑吃,那也是很幸福的事。我是那么喜欢它,因此我得知ssee mul rher其实汉语叫一窝菌或者北风菌之后,我很是替它愤愤不平,我觉得它的淡雅香气和嫩滑的口感,完全配得上一个更好的名字。

鸡枞和牛肝菌也是丽江普遍喜爱的菌种,牛肝菌肉质肥厚,放几朵在鸡汤中,提香增味,但必须煮熟,要不然会中毒。我不喜欢鸡枞,觉得鸡枞在菌子界是明显被“过誉”的菌子。每年都要就这个话题跟很多人争论。大多数人都觉得吃面条,吃粑粑的时候,放一点油鸡枞,就能起到化“腐朽”为神奇的功效。但我确实不喜欢,油鸡枞不如新鲜炒吃,这个自不待言,但是即使是新鲜,也远不及一窝菌、鸡油菌等好吃。不要争论,只是个人偏好而已,不是也有人喜欢吃铜绿菌、牛肝菌胜过喜欢松茸吗?

放下你准备打字留言反驳的手,出去捡菌子吧!

立秋就要到了,还没去捡菌子的人,不要辜负了夏日吧,赶紧上山吧,菌子在等着你。希望能在捡菌胜地遇到你,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