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日,朋友读完我的新作后,突然对我说:“你的文字变得越来越温暖了。”

我当时心中一动,有些意外,也有些欣喜。作为一名业余写作者,从最初提笔时的茫然无措,一直努力到现在,已坚持写作近两年。在这段并不算漫长的时光里,写作不但带给我全新的生命体验,还指引我踏上通往远方的未知旅程。沿途中那些山一程水一程的风景,常常令我目不暇接、流连忘返,领略到许多别样的陌生滋味,甚至连身边流淌而过的时光,也因为写作而变得日益温暖。

事实上,我最初提笔的初衷却并非为了诗和远方,而是迫切想从一场突如其来的人生变故中抽离出来。当时陷入困境的我一度情绪低落、内心纠结,写作于我就像是落水后牢牢抓住的一根绳索,仿佛只要抓牢它,就可以直奔光明。所以孤独时写,苦恼时写,感动时写,喜悦时写,只要心中有蔓延的语言,我就憋不住想说出来、写下来,写得如痴如醉,写得满纸汹涌。

回想起来,在那些彷徨的日子里,是写作,一次次将疲惫的我从生活的琐屑中救起,从混乱如麻的境遇中拉出;是写作,让我再次看到了生活的明丽色彩;也是写作,一点点拨开阴霾赶走昏暗,使我的生活慢慢地重新展露出温暖的笑容。

现如今,写作于我,早已不再是一种挣扎和宣泄,而是演变成了一场温暖的对话,是一场心灵与自己与他人与世界的交谈,充满了生命的张力和生活的弹性。随着这种对话的逐渐深入,那些敞开心扉后的对话内容会变成阳光或氧气,温暖着我,滋润着我,让心一点点沉下来、慢下来、静下来,变得日渐深邃,更加辽阔。

因此,几乎每个周末的午后,我都会独自在书房写作。窗外,阳光和煦,白云缱绻,青山连绵,不知名的小鸟不时“叽喳”欢唱着掠过天空。屋内的我,思绪在纸上欢畅地奔跑,一行行地书写着自己的悲喜。写着写着,周围渐有繁花出现,渐有微风拂过,那些原本看不清却始终盘踞在内心的情感,逐渐风清月朗,笔下的文字越来越流畅,越来越有温度。

写作使我真实地徜徉在自己的世界里,一次又一次随着文字远行。写作时,我像一只站在高处稍作停留又跃身飞向远方的小鸟,在天地间尽情地飞翔,尽情地歌唱,连风都追赶不上我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