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耀枢,原名黄初,字星海。永北府清驿人,生于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卒于咸丰六年(1856年)。黄耀枢出生在清驿黄氏书香门第,乾隆壬申恩科进士黄恩锡是其高祖,祖父黄廷弼、父亲黄春圃均是庠生。其父黄春圃生有四子,长子初,次子庡,三子褒,四子祺。

黄耀枢童年时期,读书十分刻苦,在夜深人静之时苦读诗书,一旦困倦疲劳了就用冷水洗脸,等神志清醒之后又继续苦读,直到能吟诵熟记为止。黄耀枢才思敏捷,他写千言以上的文章,提笔一挥而就,如行云流水。当时的人读了他写的文章,均为之感叹,不但被他的文辞所撼动,同时也被他的精神和志向所折服,竞相传颂他少有大志。果不其然,在嘉庆廿三年(1818年)黄耀枢在昆明五华书院与同窗好友谭梅龛一同考中副车(即副榜),一时间文名大噪。第二年(1819年),黄耀枢与好友谭梅龛一同拜林文忠为师,并得到林文忠的高度赞誉:“韵清以远,辞炼而达,意则缠绵恻悱,有浑厚和平气度。当先梅龛步南宫。”道光二年(1822年),在壬午恩科考试中,黄耀枢考中二甲88名进士,被朝廷授任四川省郫县县令,后又补授四川省丰都县县令,时年才29岁。

黄耀枢在四川省丰都县任知县3年,他不图虚名,求真务实,组织当地农民兴修水利;增办义学馆,广招寒门子弟进入学堂读书,培养人才;鼓励农民勤耕土地,发展经济,得到当地民众的一致好评。他的业绩还被当地文人镌刻在丰都县“二仙楼”上。更值得当地民众褒扬的是,他屡破奇案,在当地至今流传着许多黄耀枢破案的佳话,其中最典型的就是他破的“栽赃案”。

在四川丰都县周村,有户姓周的人家,丈夫名叫周礼,妻子王氏,夫妻俩生有一个女儿,名叫丽珠,人生得貌似仙女,自幼许配同村张元。因张家母逝,债台高筑,婚事一拖再拖。一日,一个叫李豪的富家子弟到邻村讨债,路过周家门前,看见丽珠在院子里刺绣,见她长得如仙似玉般娇艳,顿生魔鬼之心。李豪多次请媒人到周家提亲,均被其父周礼拒绝,并说:“小女已许配同村张元,不日即将完婚。”一日,恶棍李豪心生栽赃陷害之意,将自家门前的椿树砍到,锯成数段浸泡在张元家的鱼塘里,然后状告到丰都县黄县令案下,说张元盗窃他家的椿木。黄县令将原告李豪、被告张元及邻里证人一并羁押至丰都县衙一一审问。邻里证人都说椿木是李豪家门前的,不知为何浸泡在张元家鱼塘里。张元辩解道:“李豪与我争亲不成,所以才伐木栽赃陷害于我,请县老爷明察!”

黄耀枢经过明察暗访,周村邻里怕李豪家财大气粗、以势压人,均规避案件调查。后来经文案明察暗访,在一家药铺里见到一名脚被砸伤的村民,与其闲聊中透露出是帮李豪砍树不小心砸伤的。至此,“栽赃案”被告破。黄耀枢县令判道:“张元与李豪,争娶宿仇,连年秦越。李豪自砍门前椿木,偷浸元池,希图栽赃。其居心叵测,而其行为何其拙也!邻里实指,盖徒知元池有赃,而不知赃之在池,出于何所丢耳。元系无辜,和应反坐。其余若干证人等,俱落和套数中,姑免究。”

此案一破,消息传出,丰都县境内一贯作恶多端的恶棍都只好收敛,因此诉讼案顿息减少,且黄耀枢亦被世人称之为“黄青天”。

由于黄耀枢政声卓著,于道光五年(1825年)和道光八年(1828年)两次被朝廷任命为乡试同考官。他在丰都县的政绩也得到了朝廷的肯定。同年升任为里塘同知。在里塘任同知时,他还将年高体弱的父母黄春圃和彭氏接到府衙中孝养。他的孝行得到了道光皇帝旻宁的赞誉,并赐予《诰封圣旨》一道:

“奉天承运,黄帝制曰:求治者在亲民之吏,端重循良,砥砺资敬之忱,聿隆褒奖。尔皇载仁迺四川忠州丰都县知县黄初之父,褆躬蹲谆厚,垂询端严,业开先式,榖乃宣猷之本,泽堪启后,诒谋裕作牧之方,兹以覃恩封尔为文林郎。四川忠州丰都县知县,赐之勅命于戏克承清白之风,嘉兹报政用慰显扬之志升以殊荣。

制曰:朝廷重民旌之司,功推循吏臣子,凛冰渊之操,教本慈帏,尔彭氏迺四川忠州丰都县知县黄初之母,淑慎其仪,柔嘉维则,宣训词诲,朝夕不忘育子之勤,集庆泽于门闾,式被自天之宠,兹以覃恩封尔为孺人于戏仰酬顾之抚,字载德纷之用恩劬劳。敕命。道光捌年拾壹月初九日。”

黄耀枢不但为官清正廉洁,而且孝敬父母,他在丰都县任县令和里塘任同知时,笔耕不辍,著有《延晖阁诗集》四卷,同乡好友陈嘉谟先生赠曰:“延晖阁缘公志也。”一时间被丰都县和永北府文人雅士视为珍宝,一直传抄至清朝末才被遗失。

而后,黄耀枢于道光十七年(1837年)又被朝廷授任福建省福清县(今清流县)、武平县、建安县(今建阳市)知县,在福建省任知县的10年中,他仍然尽职尽责,清政为民,得到福建民众有口皆碑的一致好评。

黄耀枢不但清政为民、勤政廉政,而且还致力于置办学馆,培养人才。无论是在四川丰都县或是在福建省福清、武平、建安三县任知县,都以德才廉干而知名。道光二十七年(1847年),黄耀枢被清朝政府授任国子监监丞(教授)。其后以长子黄伯颖选拔为贡生,且授任福建省德化县县令为托辞,辞官回到永北府清驿故里。

黄耀枢辞官回到家乡后,被当时任永北府同知的熊仲山聘请到永北府“壶山书院”担任主讲。他不顾54岁高龄体弱的身躯,仍然孜孜不倦地传道、授业、解惑,把全身心和精力都投入到了主办“壶山书院”的事务中。其时,到他门下的学生就有百余人之众,经他的教诲点拨,学子们的学业蒸蒸日上,永北府的文风习俗为之大变。一句话,他为永北家乡的教育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据《乾隆永北府志》《永北直隶厅志》《黄星海郡丞墓志》《黄公春圃暨黄母彭太孺人墓志铭》等书、碑文记载,黄耀枢撰有《延晖阁诗集》四卷,可惜在时代动乱中遗失,现在能找到他为家乡父老撰写的部分碑记,如《皇清国学生显考王公讳定宇字永清墓志铭》和《汪氏捐资创修几山书舍书》等。部分诗词7首,如《张贞女》《题瑞光寺寄住持》等。

黄耀枢在咸丰六年(1856年)病逝于清驿故里,享年65岁,葬于清水村后山黄家坡祖茔,现存墓碑、墓表于山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