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

野鸭从遥远的地方

衔来春的消息

灵动的双翼

拂过格姆女神山的额头

散落一地暖意

清脆的鸣叫

啄穿晨雾的簿衫

將沉睡中的村庄唤醒

湖底的海藻花

扭动细软的腰肢

欣然探出头来

将朵朵洁白的笑靥

悄然绽放在湖的胸襟

二月早春

这片佛光普照的土地

色彩斑斓而充满神秘

是谁把天空擦洗得

一尘不染

那令人揪心的蓝

是女神遗落的丝巾

它飘过天地、山川、湖泊和村庄

将绸缎般柔和透亮的气息

肆无忌惮地到处挥洒

所有的灵魂被蔚蓝色的光影浸湿

无处可逃

立春过后

一眼望不到边的黑土地

静默成粗犷的油画

蠢蠢欲动的生机

触手可及

支离破碎的桔梗

吃力地举起秋的残存记忆

兀立于寒风中挣扎

等待三月的某一天

尖锐的犁铧毫不迟凝地

将它埋藏

庭院中的玉兰

早已把春天绽放在枝头

纷至沓来的脚步

踏碎了一湖的宁静

满载不同方音的猪槽船

把所有的好奇

荡向童话深处

火塘中的火再烧旺些

神龛上不灭的酥油灯

为充滿希望的新年祈福

初夏

湖岸如茵的苇草

被一只无形的手

编织成青色帷慢

初夏几场透雨的撩拨

翠绿的欲望

如懒汉的胡须

在阳光下肆意滋长

波光粼粼的湖面

筑起一道道屏障

隐藏了一个夏季的秘密

黄昏来临

那些疲惫的木船

静静躺在夏的屏障里

像乖巧的婴儿

在妈妈怀中

安然入眠

满天星斗沉落湖中

隐隐闪烁的光芒

点亮了木船

沉沉的梦境

机灵的燕子

在屋檐下精心筑巢

不动声色地滑翔与穿梭之间

恬静的农家院里

便有新鲜生命

叽叽喳喳地

快乐成长

初夏馈赠的喜悦

早早挂上农人

舒展的眉梢

夏绵柔的嘴里

衔着一股

苏里玛酒的味道

在田边地角四处荡悠

走在柔软的沙滩

脚步有些醉意

思绪抑不住地

开始发酵

束缚的热情被释放

一些奇异的念头

在骨骼中拔节

迷离的眼眸留不住

一朵云的轻盈

一束花的骄艳

一匹马的悠闲

抑或花楼上那一个

女人的倩影

时光如晶莹的湖波

在古老的木屋下跌落

祖母屋的沧桑以及

老祖母在火塘边

絮絮叨叨的母语

沉入了冗长的历史

如果

如果我是一名画家

我要用手中

饱蘸爱恋与深情的画笔

把这宜人的景色

绘入历史的画卷

永远铭记她

流光溢彩的容颜

如果我是一名摄影师

我要举着相机

跑遍她的每个角落

用焦距亲近她的每寸肌肤

将那些鲜为人知的美丽

定格成一幅幅

刻骨铭心的记忆

令世人敬仰

如果我是一名诗人

我愿意默默守望这方圣土

用纯净而浓郁的乡愁

酝酿如花的诗句

在这蔚蓝的天空

骄傲绽放

如果我是一名歌者

我要用这清冽的湖水

滋润干涸的嗓子

每天伫立湖畔

为她献上

感天动地的歌喉

可似乎这些都不够

我愿是一名渔翁

每天划着古老的木舟

在绿波与蓝天之间

自由穿行

看日落日出

云卷云舒

花谢花开

直至天荒地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