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报纸差错无小事”。报纸一旦出错,轻则有伤大雅、降低公信力,重则造成不可挽回的政治影响。

在丽江日报社新闻采访中心的玻璃窗上,就始终贴着这样一张红色的警示标语:“写完稿后,请再审读五分钟,力求把差错消灭在第一线。”这也时刻提醒我们一线的新闻工作者,要对每一次采访、每一篇稿子、每一句话、每一个字负责,都以“敬畏之心”对待,努力做到一“字”不苟,力求把新闻报道常见差错消灭在第一线。因为这是对党的新闻事业负责,对读者负责,对新闻生命力负责。

报界有“无错不成报”之说。但是目前,这种“无错不成报”的现状并未得到改观,有些差错还依然存在,广泛流传,不能不引起新闻记者的高度重视。可以说,报纸的差错率,依旧是反映和衡量办报质量好坏、品位高低、吸引读者的一个重要标准。

笔者在丽江日报社新闻采访中心从事时政新闻十多年了,回顾自己的实践经历,有经验也有教训。笔者认真归纳了一下,认为做一名合格的新闻记者,就要力求把新闻报道常见差错消灭在第一线。

新闻报道稿件常见差错有哪些呢?《中国新闻实用大辞典》指出,稿件中的错误通常分三种,政治性差错、事实性差错和技术性差错。

一、致命的重大差错——政治性差错

报纸上政治性差错,主要是指新闻报道出现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出现偏差的,违反宣传纪律,出现与国家法律、法规不相符的内容,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差错。

笔者认为,重要会议和领导活动报道敏感性强,特别忌讳误差、曲解和片面。在时政新闻稿件采写中要注重细节问题,严防各种错漏,特别是政策的解读、观点的准确、用语的规范、职务及姓名的核实、领导排序等问题上,来不得丝毫的马虎,这也是衡量和检验一个新闻记者政治意识、新闻报道质量、采写水平能力的重要环节。

例如:重要新闻、政务动态和党代会、市委全会、市“两会”稿件中,市级领导人姓名、职务、排序,一定要做到准确无误。不能把“市长”写成了“副市长”、“市政协副主席”写成了“市政协主席”等。又如:在新闻稿件中,要必须严格区分“人大”和“人大常委会”这两个不同的概念。不正确的写法是“市人大副主任”,应写为“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这样表达才符合宪法的规定。有时,报纸中还出现“提案”和“议案”不分,“审查”和“审议”不分等情况。还有就是涉及政策、民族、宗教等问题的稿件,一定要符合法律规定。

为强化管理,提高报纸质量,杜绝重大政治性以及法律性失误,尽量减少技术性差错。近年来,丽江日报社制定《丽江日报社报纸采编差错责任认定细则》,对报纸采编差错按性质按重大差错、严重差错、较大差错和一般差错四个级别认定相关责任。同时,在《关于丽江日报采编人员量化考核办法及相关业务工作的规定》中,对记者的岗位责任作了明确的要求:“记者采写的稿件必须符合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国家的法律法规。采写的新闻事实必须真实可靠,经得住任何检验。对所写稿件的政治原则和真实性负全面责任。”

所以,要想让报纸不出政治性差错,新闻采访人员要担负起第一责任人的责任,在采、写等每个环节上严防死守,特别是对社会敏感问题更要慎重。更不能存在严重的依赖心理,把本应在一线采访解决的问题推到下一个环节,把什么都推到责任编辑、报纸校对员和终审那里。

二、可以避免的差错——事实性差错

事实性差错包括地名误用、引文误用、职称误用、细节出入等。

“真实是新闻的生命。”这是新闻记者包括自媒体人必须坚守的第一信条和生命底线,也是新闻工作者必须牢记的根本准则。因为新闻报道不是写小说,不能虚构,必须真实准确无误。在采访写稿中,真实性和准确性高于一切,任意一篇消息都要交待来源,每一个事实来源都必须做到有根有据,避免使用模糊的说法。

如:在下乡采访中,一名年轻记者自以为对基层的这个新闻事实了解了,浮在表面,按习惯写稿,把稿子里的数据写错了,同时,还把对方的名字也打错了,这样一来,对方要求登报更正。我想,这样的报道效果等同为零,还损害了报社的声誉。又如,2014年8月的一天下午,我和几个同行一起去华坪县荣将镇果子山采访芒果产业发展情况,采访中,详细了解了该镇和芒果公司的芒果产业发展情况,并对每个细节都问得很清楚,由于是下午采访,还没来得及找到村民跟果农进行面对面的沟通、交流。在写稿过程中,有位记者写到记者如何向某某果农提问、交流,某某果农又如何对记者说之类的。当我看了稿件,觉得很不可思议,明明就没有采访果农,也没有这样的对话,怎么能这样杜撰呢?要是稿件发表出来,那新闻的真实性、党报的权威又在哪里呢?

“报纸出版后发现差错的,按照差错的界定及奖惩规定,对直接责任人和其他相关人员给予处罚。”在《关于丽江日报采编人员量化考核办法及相关业务工作的规定》中是这么写的,但长期以来,有的记者常常是人家怎么说,就怎么写,不去查对、核实、校正稿件中的事实。这样,发生差错的机会必然增多。

杜绝虚假、失实、差错报道,坚守新闻真实的生命线,这是我们媒体人的基本底线。我想,作为一名地市党报记者,更要坚持“真实性原则”。在采访中,要时刻保持职业的冷静和清醒的头脑,对稿件所述事实全面负责,不迷信经验,不渲染情绪,不人云亦云,从实地采访中全面、准确地掌握第一手素材,起到第一道把关的作用,提交的稿件不应该到处潜伏着“地雷”,而应是“合格品”,从而最大程度地避免事实性差错。

三、最丢脸面的差错——技术性差错

“没有免检记者,只有问题作者。”

相对来说,词语搭配不当、字词误用、标点符号差错、数字使用不规范、生造词语、指代不明、前后表述不一致等这类错误所占的比例最大,包括错字、多字、掉字、文不对题、段落重复、图文不相符、张冠给李戴等等。而其中文字差错包括字词误用,尤其是同音字词的误用,以及词语搭配不当等。标点符号的差错比较多,主要表现是该逗不逗、该句不句。有时候,这些“小错误”也可能导致事实性差错甚至是政治性差错。

笔者在写稿中,也经常遇到这样的问题,不管是用五笔输入法,还是用智能ABC输入法,只要输错一个字母,或是在输入时选错一个选项,都会让最终的表述与原意大相径庭。五笔、拼音等很多输入法还具有联想功能,稍有不慎,也会出问题。这就要求记者在文字输入后,认真进行校对,否则错误就难免发生。

如:笔者在稿件录入时,采用拼音录入,稍一打错,“森林防火工作会议”就变成了“森林放火工作会议”;“工夫”写成了“功夫”;“必须”写成了“必需”。“截至”写成了“截止”。又如:采用五笔录入法,容易出现将“改善”误打成了“改判”、“学习”误打成了“演习”、“党员”误打成了“演员”等等,录入技术性差错还会导致政治性差错,有时一个重大差错就在这一“点”之差。

同时,个别记者随心所欲,该用“的”的用“地”,该用“地”的用“得”。例如:“奔波是一种快乐,让我们真实的感受生活。”此句“的”应是“地”,“感受”是感官动词,用“地”连接状语和中心语。特别是“通信”和“通讯”这一组词,有的记者几乎不加辨析,该用“通信”的地方,往往用了“通讯”;该用“反映”的地方,往往用了“反应”。“身价”和“身家”、“盈利”和“营利”不分。这类差错,稿件中随处可见。进一步认真学习和执行《通用规范汉字表》和提高辨词能力,已成为新闻工作者业务学习的当务之急。

另外,笔者还看到了这样的文章:《文字、标点错误,让他们错失新闻大奖》。据了解,中国新闻奖制定了严格的评选标准,比如作品存在错别字、标点符号错误、多字、落字等情况,不得获一等奖;以上错误出现两次以上(含两次)的,不得获奖。这也说明了采写稿件就是要有责任心,严格标准,认真负责。特别是要注意新闻作品中的细节,避免出现不必要的差错,可惜了好的题材。

在《丽江日报社报纸采编差错责任认定细则》中也明确指出,一般差错的界定主要包括:地名、组织机构名称简称不当;出现漏字、别字、错字、颠倒字、多余字、空字,语法、逻辑错误,年代、数字使用不规范,关键处标点符号使用错误,计量单位使用错误的。直接责任人为记者的,记者承担70%的扣分。

提高业务水平、提高办报质量,是我们地市报人永恒追求的主题。在工作中,我们要进一步增强社会责任感和职业道德修养,自觉提高新闻业务水平,提高办报质量,让人民满意,让读者满意。

稿子不厌千回改。怎样减少以至于杜绝新闻报道中常见的差错呢?笔者认为要做好这三个方面的工作:

首先,新闻工作者必须要强化政治责任意识,夯实“做党和人民信赖的新闻工作者”的思想基础,切实做到“踏踏实实采访、认认真真写稿、清清白白做人”。要认真学习政治、业务理论及其他方面的知识,严格遵守《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准则》有关规定,爱岗敬业,认真学习,多作积累,精益求精地做好新闻采编工作,死死抓住提高业务能力水平这个关键。在采访环节,新闻记者要把好第一关,核对好每一个信息,从人名地名职务核实、新闻事实核准、少差错字词做起,确保所采写内容的真实性和准确性。不是人家说什么你就记录什么报道什么,而是要在与采访对象的交谈中不停思考、不断反问自己,时时处处留个心眼,这才能做到“求实、求真”。

其次,要养成“稿件回头看”的良好习惯,不能有稿件发出去就“万事大吉”的想法。稿子写完后,必须再通读、审读一至三遍,看看自己写的稿子能否首先打动自己,过好自己的这一关。要认真对稿件中地点地名、数字,人物的姓名、职务、年龄、性别和单位名称、时间表述等新闻要素进行前后对照,从中发现矛盾之处,从而发现和纠正错误。同时,不能为了追求时效而轻质量,要把质量放在第一位,不仅要确保所采写信息真实、政治导向正确,还要避免错别字、病句、用错标点符号等主观技术性差错。要多看一眼稿件有没有问题和修改的地方?这样写会不会让读者指出毛病?力争把新闻报道常见差错消灭在第一线,不要把责任推向下一个环节。

最后,要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防错规章制度,并坚持贯彻执行。凡事实不清楚、逻辑有矛盾、表述不一致、新闻要素不齐全等稿件,要求记者本人重写。同时,对稿件问题经常较多的记者,报社内部应建立一个“常出错”记者名录,不时与他们进行交心谈心,从中汲取经验教训,避免以后再犯类似错误,从而提高新闻记者的思想认识和业务素质,真正当好消灭报纸差错的“第一人”。

(作者系丽江日报社记者和校对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