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一落座,服务员就说,极品厅刚运行,除酒水外,对老顾客按5折计费。顺风仅指指点点几下,一桌价值6000元,只按3000元付款的特色菜和两瓶“飞天”茅台,就陆续上来了。饭桌上,顺风一边周到熟练地应酬着客户,一边劝哥哥妹妹饭菜,嘘寒问暖。

置身如此高档豪华的环境,大家一片祥和,说说笑笑;顺水、顺丽也忘了来时的烦忧。

饭间,当得知大哥、妹妹有要事需连夜赶回,顺风就悄无声息给订好了卧铺票。饭一毕,顺水、顺丽起身要走,两张票就恭恭敬敬递了上来。

谁知,顺水、顺丽一回去,一等没有老二的电话,二等没有老二的回音。老大担心中间扯拐,就亲自给老二打电话,老二说妹妹的事,他没意见,老婆好像也没反对,不过还是让妹妹亲自下来拿吧,现在不是讲“和谐发展”吗,这也有利于我家“和谐”嘛。一听文化只个小学的老二一口官话,尽管顺水心里在骂“贵州骡子做马叫”,但口头上还是客气,“都怪大哥没本事,这次又让你担当了!”

顺丽按老二约定的时间去冰城,二嫂从价值8000多元的意大利“通派”真皮挎包里取出一个信封,当面交给了顺风,顺风一副慈善家的派头,双手把信封毕恭毕敬递给顺丽:“妹妹,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我和嫂子商量好了,这2000块钱是送给妹妹的!”

顺丽一听,当场就差点气晕过去。我明明说的到处都借遍了,实在没办法,最少差3万。还给承诺按银行贷款出利息,三年还清。他今天送2000,我拿去能起啥作用呢!“顺丽明白,二哥二嫂是担心自己生意做赔了还不起,宁愿送2000,也不担3万的风险。”哎,亿万富翁。这就是一个父母所生的亲兄妹!顺丽一愣,立刻清醒过来,从来爱面子的顺丽强打精神,装着若无其事地说了句“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们做生意也不容易,钱我就不要了,我是顺便来看看呢!”顺丽说完,借口有点要紧事得办,一转身就上了出租车,眼泪也止不住流了出来,“真是哥有嫂有,不好开口啊!”

顺丽强装笑脸与父亲道过别,一路恍恍惚惚上了火车,脑袋里一片空白。

(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