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家乡的时候,总觉得它贫穷落后,离开了又开始想念它的特别。”在万源市秦河乡,秦超中从小生活在四合院里,火儿坑、罐搭钩与留守老人的身影在他心里烙下了深深的烙印……大学毕业后他毅然回到家乡,从村官做起,为村民做实事的同时,他走上了古村落保护与活化的路。“每个人的家乡都承载了太多的回忆,我希望能为家乡多留些乡愁。”

【烙印】“我总觉得自己生活在古代”

秦超中的家是一座四合院,青瓦木檐,院内的青石板斑驳而古老。在他家周围,还零星散落着四五座三合院和四合院。“我总觉得自己生活在古代。”秦超中说,十年前,院落周围没有一栋砖楼房,全是传统的古院落。春天的时候,这些院落被油菜花包围;夏天的时候,这里的蛙声声声入耳……从小生活在这里的秦超中,满目都是历史与传承。

“可身边的人都说我们那里是穷乡僻壤,要努力读书到外面才能过上好生活。”秦超中说,为了过上大人们眼里的好生活,成绩好的用功读书,成绩不好的早早地辍学外出务工。在秦超中的记忆里,他身边围绕着的都是头发花白的老人和常在田间嬉戏的小孩,只有春节的时候才能看到高大的年轻人,他们穿着崭新的衣服扯着嘹亮的嗓子打破村子的宁静。

秦超中的爷爷奶奶们时常对他说起家乡和附近村庄过去的故事和人物。“我不仅知道这些故事,也能看到这些故事发生的地方,这些人曾经住过的房子,睡过的床,用过的水桶……”秦超中告诉记者,这些在附近的村子都能找到载体的故事让他从小印象就非常深刻,他开始知道附近的村子竟然还有一些四百多年前修建的院落,课本里学的那首“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竟然和他的村落还有渊源。

【坚持】要把家乡展现出来

2008年,秦超中考上了绵阳的大学,每年寒暑假回家时,他发现村里的老院落逐渐被冷落,有的村民搬进了新修的“洋房”,有的则在老院落的原址上翻新。

2012年,秦超中大学毕业回到了家乡。在家乡,秦超中想起城市里千篇一律的高楼大厦,家乡的老院落会不会有一天也成为千篇一律的“小洋楼”,失去它独特的色彩?

“大爷,你知道这个房子是好久修的吗?是谁修的呀?”在工作的空隙,他带着纸笔开始走访问询。秦河乡三官场村是他选中第一个目标,那里有千年历史的“荔枝古道”,有非常古老的院落……除了听当地村民的描述、和当地村民一起查族谱,有时为了能将古墓上的墓志记下来,秦超中不顾厚厚的蜘蛛网和灰层,爬到高大的墓碑上去观察。为了能更详细地完善这些历史,他还在书里和网上搜寻资料。

每当完成了一个建筑或者人物的调查,秦超中便将这些故事整理出来分享到网上。慢慢地开始有来自各个地方的网友联系秦超中,希望能来三官场村一睹他笔下古村落的风采。志同道合的人越来越多,于是在2015年,秦超中和朋友决定组建一个探寻巴中和达州古村落的队伍,取名叫作“川东北古村之友”。

也是在那一年,秦超中在国家住建部了解到可以申请“中国传统村落”,他于是将收集的三官场村的资料和照片整理并进行申报。2016年,三官场村被列入了“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探寻】和一群背包客去发现古村落

当得知某个地方有古村落时,秦超中和“川东北古村之友”的队友,便在周末的时候相约前往。更多的时候,他们没有方向,一起寻找那些不被人熟知的村落。

每当看到有特色建筑的村落,他们便会停下来,仔细地观察每一栋建筑,向当地村民请教这些古建筑的背后的历史,了解当地的文化和民俗。队伍有人专门负责拍照,他们不仅会用相机记录这些建筑,也会拍村里的人。秦超中则负责将村民们说的故事用录音笔录下来,用笔记下来。待下一次再到这个村落时,他们则会将整理好的文字资料和冲洗出来的照片送给当地的村民。晚上的时候,他们就住进随身携带的帐篷,细数一路的所见所感,在漫天的星辰下和田野里的虫鸣声中进入梦乡。

在探寻古村落的过程中,秦超中听到了很多令人感动的故事,其中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一首古诗背后的故事:“骏马登程往异方,任从胜地立纲常。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即故乡......”说的是在万源市玉带乡的太平坎村,有一个黄氏家族,他们是战国春申君黄歇的后裔,明朝的黄诰、黄元伯父子,皆中进士,为入川始祖。数百年来,黄氏散居全国各地,但是这首由黄氏先祖黄峭所作的《骏马诗》在黄氏家族中口口相传,逐渐成为黄歇后裔的“认祖诗”。

除了古村落背后的故事让人铭记,村民的淳朴与善良也让秦超中难忘。因为农村里的大部分都是留守老人,子女两三年才回一次家,每当秦超中和他的团队一行人到达时,这些老人总是把他们当成自己的子女一样对待,邀请他们到家里吃饭。“我们走的时候有些老人还跟我们说‘回去好好读书哦,不要跟别人打架哦’。”秦超中说,每当听到这样的话,他心里总是非常感动,但是同时心里又有说不出的悲凉感。

【活化】让古村落走入更多人的视线

近三年的时间,秦超中和“川东北古村之友”寻访完了达州和巴中所有的古村落。“现在这些古村落真正还保存完好的屈指可数。”发现了这些村落,除了将这些古村落的故事和照片发表在网络上,还能为这些村落做些什么呢?秦超中和队友们开始思考保护和活化古村落的问题。

一方面,秦超中总结了当初为三官场村申请成为“中国传统村落”的经验,将他们写好的其他村落的资料交给当地的村委,并鼓励他们去申请资金来保护这些村落,他也将古村落保护的问题向当地的政府反映,引起他们的重视。另一方面,他们决定活化古村落,让古村落走入更多人的视线。荔枝古道在达州有一段很长的过境路段,他们将“行走荔枝古道,寻觅传统村落”作为活化方向,开始为古村落打造一些旅游项目。

“荔枝古道就像一条项链,传统村落就是这条项链上的珍珠。”他们做的第一个活化项目是在万源市马渡乡的百丈村。百丈村有很多历史古迹,传统民居也保护甚好。秦超中和队友们将这个村庄的资源都整理成一条旅游线路,从探寻古迹到让村民唱山歌,他们都一一进行了详尽的规划。他们还向当地的群众提到了活化村庄的想法,得到群众的强烈支持,打造了村里的第一个农家乐。

有玩的、有吃的、有住的,秦超中和队友们成为了百丈村的第一批游客。一天的行程结束后,这些“游客”对满意和不满意的地方都进行了点评,并提出了修改意见。最后,他们在一些网上的户外群、摄影群、旅游群里宣传这条旅游线路,慢慢地越来越多的人开车来到百丈村。

随着游客越来越多,村里开始有其他的村民也开始修建一些民宿。不到一年的时间,百丈村从一个偏远的小村落变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古村落,乡村旅游渐有起色。但秦超中却说:“荔枝道很长,古村落很多,我们保护与活化古村落的道路依然还很长。”

□本报记者 姚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