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潜星

  长期工作生活在铁路系统的赵伟东同志以积极心处事,以圣洁心自守,用心记录生活的点滴,用情感谱写岁月的乐章,这种儒道互补的精神贯穿于诗歌始终。

  在诗中,伟东写道:“铁路若隐若现/古驿道上走过无数的车马/连起楚人和诗经故事/连起汉乐府和唐诗宋词/让铁路充满想象”。在伟东着力营造的意象中,钢轨、枕木、碎石、车站构成了诗歌的几大元素,“铁路注定是它的宿命/它笔直地延伸/以沉稳著称/它的内心是淬火的钢质/它锃亮的经历/要照亮前程”。“这是钢对钢的碰撞/铁对铁的问候/挥洒绿林好汉的气概/钢轨的一生/与车轮相对/无欲/不争/成全彼此的铁白”。这些都显示出铁路的质感、张力、脉动,有其独特的属性和生命。

  这些年来,伟东立足于钢轨,而又不局限于钢轨,钢轨周围的山水、禾苗、雨雪,也因为火车不舍昼夜的奔驰而多情。“大雪,也想唱一首歌/唱雄壮的歌/让钢轨张开双臂/用火车摇曳着远去的韵律/刺骨的寒风拉响嘹亮的汽笛/呼啸而过的火车毫不犹豫”,正因为铁路,伟东的故乡他乡已经模糊,在铁路沿线的每一寸土地上,伟东倾注了自己的心血和大爱:“回归故土/我在夏季度过/与你一起感受火热感受真诚/桂花一样清醇的美酒/温暖我的血液/在熙风的怀抱里/飘泊的凄冷一去不返/故土/你拔节的高楼是一种问候”。

  列车的韵律和节奏,随着时代的变迁而演绎,伟东的诗歌,见证了时代的进步:“无数架钢琴/时常被穿黄马甲的人弹响/一会高音/一会浅唱/灰白的水泥枕木/稳若琴弦/轻轻弹一下/ 都有绝妙回荡”。“老习惯被打破/秩序重建/一个人的感受是幸福/千百万人的愉悦是变革/高铁时代/印象一次次被刷新/速度是镇定剂/春运也可以不慌不忙”。

  铁路是强国梦,是现代中国的靓丽名片。国父孙中山的治国方略中,把铁路建设作为重要的建设举措,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把铁路定格到了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1997/巨人与大海同在/化作阳光、江河/巨人耀眼的光芒/早已超越时间缓慢的流淌/ 依然照亮浑然清丽的中国天空/他是中国人民的儿子/世事沧桑荣辱竟逐/在他朗朗笑声和神采奕奕中灰飞烟灭。”在改革开放大潮的起伏中,伟东感受到了也体会到了并且借助诗歌传达了“中国梦/太需要速度支撑/从寒冷走向温暖/从雪天走向晴朗/从太行山到大别山/看到黄河、淮河、长江与珠江的交汇/让平原、大山与海洋不再遥远/让南方和北方,紧密的交融/只为这一刻/列车穿越千山万水”。

  故乡和亲情是作者站立在铁路旁永远的牵挂。伟东把对父母的挚爱融入厚道的黄土地和深沉的故里:“现在以我四十岁的年龄/来看待过去的事情/虎牙关/仍旧是一个沉默的老者/像我沉默多年的父亲/很多年前/我和父亲就是这样沉默地走上虎牙关/生活的重压让我们无话可说/我记得/我和父亲也是说了一些话的/好象是让我好好读书/家中有他。”“河流,是父母奔走的离愁/爹妈在,人生尚有来路/父母去,我们只剩归途/时光像静默的渡口/一个这头,一个那头。”当伟东也成为父亲的时候,亲情又有了质的飞跃,“孩子/我感谢你带给我的快乐以及/你启示我对生命的超越/一茬茬的生命/一棒棒的接力/站在我面前的儿子/让我想起多年前的自己”。

  作为一个虔敬于诗歌的人,一个挚爱美和生命的歌者,伟东力图“用一生时间/做一个思考者/不人云亦云,不随波逐流/独立地、系统地/让思考发出清冷的金属声/或者,像风铃一样在原野叮叮当当/又像玉石发出的碰撞/激起思想的声响”。为了让生命更好地绽放,人必须“从仰望中获得整个天空/精心地铺展自己开阔的心境/比水晶还明亮的真纯润泽一生”。在伟东的诗句中,我们又似乎感受到了他对于生命的释然和超脱。

  伟东的诗有其独特价值,我们在品读铁路诗歌、感受铁路氛围,领略亲情大爱的同时,还期待伟东把诗歌的视野进一步拓展,在诗的风格上,尽量多元化,既突破自己,也超越他人。(作者系广东省惠州市惠民文化促进会副会长,惠州公安文联主席,著有《天堂就是胸膛》《悦读国学》《警察行为学》等著作;赵伟东,1974年生于湖北荆门,中国铁路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出版《文化的背景》《内心的富贵》等散文随笔集,诗歌入选多本诗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