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和平

  赵永俊在武汉中南政法学院上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荆门山区小镇盐池国税所上班,两年后调到市国税局至今,这是她的工作经历。她6岁时写第一首诗,14岁以依沙凝为名在报上发表处女作,26岁出版第一部作品,33岁出版第二本散文集,至《驿路书香》时已是第三本散文集了。

  这本集子共收了她85篇散文,分《乡情乡愁·昔时因》《相识相念·玄月美》《相亲相爱·三生缘》《相看相思·颜如玉》《相对相诉·梦中语》《相扶相持·梦里根》等6个栏目。每一篇篇幅大都不长,讲述的都是日常生活中的一件件小事,流露的亦为日月风雨时的一次次小情绪;看一本书的感慨,观一场电影的思绪;与闺蜜的情愫,对母校的凝神;家人的痛爱,老师的心血……点点滴滴真真切切地从笔端汩汩而来。“再后来,奶奶离开了我们,我会在春天时佩玉兰花,夏天扎栀子花,中秋节戴茉莉花,但不管哪种花再也没有了老屋美人蕉的深情。离开了奶奶的我,成了飘零在这世上的一朵花,在滚滚红尘里跌打滚爬”(《老屋的美人蕉》)。这是一个从小多在奶奶怀抱里入睡长大的女孩,对奶奶去世后的遥望和思念。“父亲是个不善表达的人,他却会将那些恩情藏在心里,并一直在寻找着合适的机会去偿还。父亲偿还的不仅仅是一份情,更是他的做人原则和道德标准”(《父亲还情》)。作者在正常的人情往来中,深深思考着这悬之于心上的道德天空。“第一次带我享用酸奶的女子早已离开武汉,只是我永远会记住:是那瓶舒畅到心底的酸奶和优秀善良的姐姐,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酸奶里的城市》)。这是作者那年快大学毕业的姐姐,特意在她高中暑假时,提前进城开眼界,一瓶酸奶给她一见钟情的感觉。

  作者一直坚持这样的写作观:用善良的心,写真实的事,达到美的境界。“那是内心接近崩溃的一周,我外表却出奇地理智和沉着。当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我就会一遍遍地阅读自己的文字,泪珠滴落在那些未完稿的长篇小说上”(《生病的日子》)。在武汉医院的病床上,躺着的除了她虚弱的身子外,还有老舍、王安忆一大堆作家的名著。她说:“我喜欢纸的柔软质地和温润厚道”(《驿路书香》)。她还说:“书里藏着别人的世界,你读懂了,你的世界就拓展了”(《在沉思里做个有文化的人》)。“在身患重症之时,作为东湖社区的版主,我开始融入湖北网络文坛。东湖的接纳让我在绝望和无助中重整起航”(《东湖的月亮》)。“2012年秋冬,当我接到华中农业大学患尿毒症孩子母亲的电话,处于病情活动期的我,不顾医生的劝阻,由先生陪同连夜驱车赶到患病学子所在的医院。凌晨同他母亲、主治医生一起商量抢救方案。之后,我请求当地知名作家帮忙,联合媒体力量,争取城市主管领导支持,赢得各级组织和成功企业家的同情,在一周内成功举办了大型义卖捐助活动,不仅为绝望中的学子筹集到治疗费用,也给他们家带来了光明和希望”(《让每朵花儿都开放》)。

  在城市,在乡村,总有这么一些人,她们平时并不为常人所知,却自带光芒地生活着。她们习惯以文字为衣,取暖,抵御平日风寒;以文字为剑,磨砺,劈开眼前荆棘;以文字为酒,小酌,抚慰深处孤独;以文字为药,常服,疗治曾经伤痛。她们执着地用最真的字,写最纯的情,发最浓的香。她们是人世间另一个温暖的符号。

  (通联:市白庙路50号中国石化管道储运公司荆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