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秋花与她的扮演者陈芹芳

  ■陈金玉

  长湖三部曲以《十二月等郎》最为经典,“等郎调”旋律委婉,腔调动人,余音袅袅,不绝于耳。作为《十二月等郎》的姊妹篇,《乡月照人还》已新鲜出炉。好看的故事情节、好听的唱腔旋律、巧妙的舞台装置、绚丽的舞美设计,处处彰显其非凡气势。

  在《乡》中,配角王秋花和她的扮演者让人印象深刻,回味悠长。王秋花性格鲜明,扮演者把控精准;王秋花委婉凄美,扮演者楚楚动人。两者相得益彰,浑然一体,好不迷人。

  王秋花外柔内刚、心地善良,文化程度不高却知书达理,为人宽厚大度却不失原则,生活不顺却不影响是非判断,情感受挫却能走出阴霾,不向困难低头,不向命运弯腰;自尊自爱,自强不息。

  王秋花是个有爱的女人。年轻时,她与郑石山(剧中男主人公)曾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由于家族之间的矛盾以及家人的百般阻挠,致使两个真心相爱的年轻人没能走到一起,有情人终未成眷属。对于郑石山的不坚定,她也曾心怀抱怨、心中责备、一度备受煎熬,但她却深藏心底,从不表露出来。这是王秋花人物性格的可爱之处。

  王秋花是个有大爱的女人。多年来,她一直坚持力所能及地照顾着郑石山的空巢父亲,置闲言碎语于不顾。后来郑石山回村带领乡亲们共同致富,一度因族姓之间的矛盾使工作陷入僵局而无法开展,此时的王秋花却以大局为重,不计前嫌,搁置个人恩怨,用一颗金子般的宽厚善良之心,为曾经的心上人点化心中迷雾,解开心中疙瘩。这是王秋花人物性格的可敬之处。

  王秋花是个柔弱的强者。丈夫病故,女儿年幼,母女相依为命,艰难度日。但她能恪守本分,自强不息。当郑石山看到她家庭不幸、生活遭遇困境,心生愧疚,决定施以援手时,而她却委婉谢绝,不受无功之禄,不食嗟来之食,表现得不卑不亢、有礼有节。

  王秋花的扮演者陈芹芳,国家二级演员,主功花旦,是荆门市艺术剧院不可多得的实力演技派女演员之一。她饰演的王秋花能引起观众强烈共鸣,她背后所下的功夫可见一斑。

  王秋花在剧中并非一号主角,整个剧情当然也不可能围绕她而展开。要想把人物的情感完全发挥出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毕竟剧本赋予角色的情感戏份有限,相较剧中一号主人公来说,“王秋花”角色的诠释,更需要演员去用心体会、用情琢磨。

  王秋花与郑石山是一对曾经的初恋情人,因种种原因而分开,久别重逢,既有尴尬的一面,更有难以言表的莫名凄苦,毕竟人生的初恋是最美好的回忆,更何况两个人的分手并不是因为感情破灭。一句“扎心的人儿昨夜回……”几许酸楚,几多怨恨,是满腔思念?还是满腹无奈?此时此刻的王秋花,怎一个情字了得。扮演者准确抓住了王秋花这个人物在情感表现方面最易出彩的闪光点。

  借鉴话剧表演技巧,与传统程式化表演技巧完美融合,为角色增光添彩。有人认为,在现代戏曲表演中不需要加入传统程式化的东西,其实不然,如果完全摒弃传统程式,整出戏看起来就像是话剧加唱,失去中国戏曲的独特魅力,因此只要表演者运用得当,一样能为剧情增光添彩。当然也不能一味地生搬硬套,那样会显得呆板,这里有一个度的把握,如何把两者巧妙结合起来,需要演员去大胆尝试。王秋花扮演者陈芹芳做的比较到位。

  第五场王秋花与郑石山对手戏时,演员尝试运用了话剧与传统戏剧表演技巧的结合。当郑石山唱到:“只怪我当年拼红了眼……让你久等负流年”时,王秋花淡然一笑,进而运用话剧松弛有度的步伐向台口迈出几步,充分表现王秋花此时超然释怀的内心状态,给郑石山愧疚的内心以最大宽慰,激发他战胜困难的勇气。但当转身背对郑石山时却采用了传统的戏曲圆场以及传统身段的表现手法,用以掩饰角色内心深处的一抹酸楚,动作洒脱连贯,完美融合,彰显了人物的柔韧个性。类似借鉴其它艺术门类的演绎技巧,在全剧表演中不止一次尝试运用,均达到了比较理想的效果。

  中国传统戏曲讲究四功五法,“唱、做、念、打,手、眼、身、法、步”,摆在首位的就是唱。现代戏曲也不例外。一个戏曲演员,如果唱不动听、唱不动情、唱不动人,其他方面再怎么努力也只会事倍功半,大打折扣。陈芹芳在唱腔方面可以说下足了功夫,她对传统经典旋律的精准掌控,以及娴熟的科学发声技巧,留给观众以回味无穷的享受。

  (通联:市文物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