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晚报记者 范青枝/文 胡燕/图

  8月22日,钟祥市胡集镇湖山村。

  暮色渐浓,初秋的风凉爽宜人。椭圆形的月亮从东南方升起来,停在百姓大舞台的斜上方。舞台前人影攒动,人们的谈笑声连成一片。

  忽地一声铃响,灯光转暗复明,气势如虹的乐曲响起来,《乡月照人还》开演了!所有人停止了交谈,专注地等待精彩上演,就连嬉戏追逐的孩子们也被吸引了,依偎到大人的怀里,紧张地注视着台上。

  戏里的人物、情节大都能找到原型

  由荆门市艺术剧院演出的大型现代花鼓戏《乡月照人还》,讲述了从山湖村走出去的成功企业家郑石山应父亲的要求,有感于家乡一如往昔的贫困,决定回乡参选村主任。其间,他破除乡村陋习,解决发展中的矛盾,带领村民脱贫致富。

  这部“还乡创业”大戏是以湖山村党委书记兼村委会主任郑雄为原型创作出来的。

  《乡月照人还》来到湖山村演出,因此具有了双重含义,既是“回乡戏”,又回到了戏剧故事的溯源地。双双还乡,意义非常特别。

  湖山村村委会副主任董国祥介绍,剧中山湖村的人物、事件大都能在湖山村找到原型。

  剧中的郑石山回乡的源起与现实中郑雄回乡的源起是一致的。

  郑雄两三岁时,家里突遭厄运,是吃百家饭、喝百家乳长大的。所以对湖山村,特别是湖山人有很深的感情。多年以后,郑雄创业成功,但对家乡的依恋之情越来越深,于是决定回乡带领村民建设家乡,改掉贫困的状况。

  剧中最大的矛盾冲突是“资产清理”事件,王大花谋私利不成,百般阻挠,砸青石、推倒郑家祖坟的墓碑,做下的事叫人恨得牙痒。

  这么极致的一个角色,仅有一个原型是不够的,所以王大花这个人物集中了现实中的两个原型才将形象树立起来。

  一个原型是郑雄亲姑姑的儿子,他开了16亩荒地。郑雄回村进行“三资清理”(也就是剧中的资产清理),要收回这16亩地。当初荒地杂草丛生、荆棘满地,是他一锹一锹、一镐一镐地开挖出来的,现在要他拿出来,自然是万分舍不得。郑雄做了很多次工作,都解决不了问题。姑姑的儿子拍着桌子说:“就是别人都交了我也不会交!从今以后,我们断绝亲戚关系,老死不相往来!”

  另一个原型也是湖山村的村民,他觉得郑雄回乡搞建设破坏了他家的风水,于是推倒了郑家祖坟的墓碑。

  舞台上,郑石山和王大花的矛盾以郑石山救早产的王小花而有所化解,现实中郑雄遇到的困难也早已随着湖山村绿水青山、田园牧歌的新貌烟消云散了。

  贯穿整部戏的另一个重要人物——郑老根,其原型是郑雄的父亲,一位老党员,现在已经80多岁了。郑雄因为姑姑的儿子不交出那16亩地,工作实在推不动了,老父亲于是出马,拄着拐杖上了三次门给外甥做工作,最后说得外甥给舅舅跪了下来:“您不用说了,我明天就到村里把地交出来。”

  剧中郑老根没能看到山湖村建设后的美丽模样,着实给观众带来了很大的遗憾:这盛世,您该看到。艺术是高于生活的,其实现实中郑雄的老父亲尚健在,亲眼看到湖山村旧貌换新颜。

  戏里戏外都得到了百姓的认可

  “相当现实,看了这部戏,一下子就联系上了实际,郑书记确确实实创业难,第一步都是拿亲戚朋友开刀。很多亲戚朋友都跟郑书记翻过脸,后来实在没办法,还把郑书记的爹都搬出来了,有几次我都在场。”

  看过《乡月照人还》后,有的村民很激动,那一种犁耙水响的感觉,那一种糍粑滋滋的香味,那一种慈母唠叨的乡音,非常贴近他们的生活,舞台上随便一个场景,都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对应,这对他们来说,真是一个非常新奇的体验。他们觉得,现在生活在这种环境里,非常自豪,湖山村人今昔相比,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真的是可歌可泣。

  他们都表示,最喜欢郑书记这个角色,把郑雄回乡创业的故事演得很真实。最不喜欢王大花,砸青石、推人家祖坟的墓碑,太过分了。但村民都

  是善良的,看到后来王大花慢慢变好了,于是赶紧原谅了她,如释重负地说:“这个人还是好的。”

  剧中着重提到了乡风乡约。对照湖山村的乡风,以前和现在的确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以前老百姓的素质较低,婆媳不和、邻里不和,闲来没事就三五成群抹牌赌博。戏中演的确实是湖山村的真实写照,郑雄回来以后,带领大家一起致富,建设美丽家园,现在的湖山村风清气正,民风变得朴实了,大家都安居乐业。

  他们觉得,最精彩的是男主角的父亲病倒了以后,男主角说:“儿子不孝,只知道你是青山不倒,没想到你病入膏肓。”但他的父亲明白他起步艰难,创业艰辛,回乡发展的烦心事多多,于是起身说了一句话:“石头老哥,今天请你动金身。”然后深深地跪下,那个场景真感人。“说真心话,看到那里,我的眼泪都出来了。”

  当然,村民之所以喜欢郑石山这个人物,最感动于这一场戏,主要在于戏里戏外,舞台与现实,其实已经难以分辨了。舞台人物来源于现实人物,戏里的情节来源于现实生活,只不过是将现实生活中那几年漫长的艰辛凝练于舞台之上的两个小时,其效果更让人震撼。

  而最让百姓感动的那场戏,原因还在于:郑石山在戏的前半部分表现的一直是一个正面的、高尚的人物形象,过于完美,与老百姓心中真实的“郑书记”还有一点距离。但到了那一刻,他听闻老父亲得了绝症,跪着一步一唱,步步带痛,字字含泪,并想徇一回私情,满足即将离去的父亲的最后愿望——不搬那块大青石。这些举动,才让他成为一个有血有肉有感情有温度的人,而不单纯是一个高大上的舞台形象。

  接受老百姓的检阅,继续“还乡”

  “《乡月照人还》今年一共要演出20多场,真正的送戏下乡,送到老百姓的家门口。”郑石山的扮演者罗涛介绍,在乡下的百姓大舞台演出,灯光、音效、背景等都会与剧院有一些区别。在剧院里是立体式的高台、台中台,随着情节的走向变化多一些。而乡村舞台是一个平台,舞台呈现会受到一些局限。但是对演员来讲,表演的步骤没有减,反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演员的表演要更加投入、更加精准、更加精益求精。

  “这部戏到了故事的原乡,又碰上人物的原型,演出的心情很不一样。之前还没到湖山村来过,从决定到这个地方来,心情就很激动。”罗涛说,到剧中人物的原乡传递正能量、树立新风尚,宣传他的事迹,是非常难得的一个机会,要让老百姓来检阅,也让他们接受这种艺术形式。剧组会搜集更多的信息,进一步提高人物的深化、定位,舞台的呈现等,重新打磨。

  这部戏在钟祥、京山演出之后,当地人都觉得很遗憾:要是能多演几场就好了。在京山演完了以后,京山市各级领导都说:演得非常精彩,真的是一种享受,也非常感人。反映了我们身边的事,传递了正能量,要是多演几场就好了,多演几场就有更多的人能接受这样的教育,来观看这样的高雅艺术。

  对于剧组以后的走向,罗涛表示:“以后还会往乡里走,因为这是老百姓的戏,我们肯定要往他们身边、往他们的家门口去,比如屈家岭等离市区远一些的地方,我们都想去。”

  此次“双回乡”演出落幕了,村民们渐渐散去,回到月色下的家,愿他们将来拥有更美好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