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瑞久,男,1933年7月出生,湖北石首人,1951年2月入伍,1960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3年7月由军队批准退休,1986年6月到荆门市军休所休养。

  

  我从小就比较聪明,小学升初中时取得了全县第一名的好成绩。在我入伍之前,村里流行写标语,我经常帮别人写,因为政治思想觉悟高,接受能力强,周围群众很看好我。入伍前的这些经历,为我后来的人生道路奠定了较好的基础。

  算起来,我入伍当兵时只有17岁,如今已经85岁了,在部队工作了33年。这33年,是我此生最美好的经历!

  

  正月初十,光荣应征入伍  

  

  1951年年初,正值抗美援朝战争初期,村里干部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入伍当兵,我当时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全县的新兵共有三四百人,而我们村里只有几个,我感到挺光荣的。入伍时,正值正月初十,那时候春节的氛围正浓,乡长将我们这批新兵先送到了区中队。中队驻地位于江边,在当时属于比较繁华的地段,站在江边远望,江中有很多大型船只,十分吸引人。

  紧接着,我们又被送到了县大队。由于我当时年纪轻还有些文化,县大队书记让我写烈士证明书等,我表现得还不错。没过多久,我就得到了部队领导的赏识,领导决定将我留下来培养。

  我当兵两年就配备了手枪,相较其他战友,算是比较快的了。

  我虽然是在抗美援朝时期入的伍,但我没能到抗美援朝前线参战,不能不说是我军旅生涯中的一大遗憾。不过我一直心系战场,在后方努力工作,为前线部队输送出了一批批优秀的士兵。

  

  包抄合围,击毙叛匪头目  

  

  1960年,我所在的部队奉命参加西藏平叛,搜剿流窜的散匪。行军途中,看见烈士墓一个接一个,特别多,我们无不深感悲痛。经过一座较大的天桥(长征时期红军曾从这经过)时,战友们纷纷在这里照相留念。因为上了战场,就得随时做好牺牲的准备。

  当时,我们要搜剿一个叛匪小头领,他是当地势力最大也是最狡猾的一个,我们的任务就是抓捕他。因为叛匪头领在当地经营多年,躲在山洞里也有人送饭、送情报。当时天寒地冻,我和战友带着毛巾、牙粉等物品,埋伏在山里。等待着叛匪暴露行踪,然后实施抓捕。

  一天清晨,天刚蒙蒙亮,我们看见对面山沟里飘起一股浓密的烟雾。其实像这种情况平时很常见,因为到处都是山,有可能是水分蒸发形成的,也有可能是老百姓在做饭,分不清辨不明。有位士兵向排长报告了这个情况,我们几位干部讨论时,有人认为是雾。但我和另一名干部认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不管是什么情况,都要一探究竟。

  于是,我们兵分3路前往包抄,我班顺着山沟前进,沟里结满了冰。战士们穿着棉衣,踩着冰面往前冲。到达可疑地点后,果然发现了叛匪的踪迹,他们有的在睡觉,有的在做饭。就在这时,叛匪也发现了我们,双方同时开枪,机枪、手枪、步枪齐发,一阵激烈的枪声过后,包括叛匪头领在内的7名叛匪被当场击毙。

  因为我在战斗中的英勇表现,我被部队评为“战斗勇敢标兵”。

  (讲述/赵瑞久 整理/荆门晚报记者 刘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