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门晚报记者 朱运兵 通讯员 张凡叶

  小芳(化名)躺在自家4层楼楼顶水泥围沿上,围沿很窄,仅能支撑她单薄身体的一半,只要她向外稍翻下身,就可能永远离开这个世界。几天前,她刚过完一个没有父母祝福的16岁生日。

  小芳的家在掇刀区团林铺镇附近,207国道边上,四层自建的楼房,家中条件不错,但她觉得这个家并不属于她。小芳小的时候,爸妈就离了婚,她判给了爸爸。后来,爸爸再婚。两年前,他们家添了一个弟弟。小芳和后妈关系比较冷淡,她的爸爸则很少回家,即使见了面也经常吼她。

  8月19日18时许,小芳走上了自家楼顶,准备轻生,起因则是她的亲生父母因她的治病问题起了争执,四五万元的治疗费用谁都不愿意出。她觉得爸妈都不想管她,都不想要她了。家人劝她下来,她不愿意,两三小时的对峙后,因流泪过多眼眶红肿的她有些累了,就躺在了围沿上。

  生死时刻,女辅警飞身营救

  当日21时15分,家人见苦劝无效,于是报警。人命关天,高新区·掇刀区公安分局团林派出所接警后,所长江晃晴带领全所民警赶至现场。民警一边稳定住家长情绪,一边向分局领导汇报,同时,请求消防官兵到场协助。市消防支队特勤中队接警后,出动一辆抢险救援车、5名官兵随后赶至现场。

  所长江晃晴在夜色中仔细观察了小芳家房屋的楼顶结构后,带领民警悄声来到4楼楼顶房间,现场指挥,安排3名民警悄悄翻过4楼楼顶房间窗户,然后贴着围沿边,慢慢接近小芳。

  207国道上,不时有车辆亮着车灯,呼啸着疾驰而过,借着夜色和路上车辆产生的噪声,民警悄无声息的行动,消防官兵也在楼下找好位置,铺设救生气垫。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显得格外漫长。23时12分,躺在围沿上的小芳发现了楼下的救生气垫,遂从围沿上滑下来躲避救生气垫。已潜伏至小芳身边的女辅警乔凤娇见小芳下了围沿后,抓住最佳的营救时机,飞身而起,一把将小芳拦腰抱住,其他民警一起赶来,将小芳带回室内,成功将其营救。

  父母推脱,她在派出所过了一夜

  为防小芳再出意外,派出所民警准备在宾馆开个房间让小芳休息,并联系了小芳的亲生父母,请他们到宾馆陪伴。小芳爸爸称在襄阳办事,晚上回不来,要第二天上午才能赶回。营救小芳时,小芳妈妈一直站在小芳家楼下。成功救下小芳后,民警建议她到宾馆陪小芳住一晚,好好开导小芳,但她不同意。

  无奈之下,民警将小芳带到派出所,晚上由两名女辅警陪同,其中一名女辅警就是救下小芳的乔凤娇,她耐心开导小芳,在派出所值班宿舍陪了小芳一晚。

  第二天上午,小芳向民警诉说心中的压抑,眼泪像决堤的小河。

  原来,小芳在小学和初中期间,都在荆门城区上学,一直都是奶奶在城区陪着,给她洗衣做饭。偶尔回到家中,后妈对她视若无睹,爸爸和她也少有沟通。小芳说,她平时回到家就是帮忙看店子,或者照看年幼的同父异母的弟弟。但是,最让她难受的,是爸爸对她的不屑。

  民警调解,小芳找到一个新家

  20日上午,小芳的爸爸和大伯、大妈(小芳爸爸的亲哥哥和嫂子,小芳喊大伯、大妈)先后来到团林派出所,民警请他们一起协商解决小芳今后何去何从。

  “父母就是最好的老师,发生这样的事,你要负主要责任,给家族抹了黑。教育子女,不是说平时给她点学费、生活费就够了,要多关心她,多和她交流,若她有个什么事,你后悔都来不及……”见了面,小芳的大伯就指着弟弟痛斥起来。

  大家商议,让小芳跟亲生妈妈过。但是,这个建议很快被否定了。

  最后,教导员雷雨建议小芳跟着大伯大妈生活两年,这样小芳考上大学,找到工作,能独立了,大家就可以放心了。小芳的爸爸同意,小芳也点头同意,小芳的大伯大妈也一致同意。

  收留小芳,意味着将担负起巨大的责任。小芳的大伯说,她现在16岁,处在叛逆期,也是人生重要的路口,若缺少管教,缺少家庭的温暖,走上歪路,就会毁了一辈子。他不想看到样的结局。

  记者手记

  雷雨说,他从警有20年了,第一次遇到父母这么不管孩子的。结局看似圆满,多少还是令人有些心酸。孩子不愿同自己生活,作为父母,不知作何感想。子女如同幼苗,需要父母的阳光雨露来滋养,若放任不管,年少无知的他们,很可能走上歪路,毁其一生。不幸中的万幸是,小芳的大伯大妈深明大义,愿意伸出温暖的双手,在小芳成长的重要阶段扶持一把。小芳的境遇提醒为人父母者,要多花点时间在孩子身上,孩子才能健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