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梦霞

  黄昏总是带着迷幻的色彩,让人一不小心便深陷其中。归家的人们、归巢的鸟儿,以及梧桐树下的他们是美丽黄昏的真实写照。

  夕阳下的梧桐很美。也许是被夕阳下的梧桐所吸引,也许是被他们的温馨所吸引,我向他们走去。

  一位老奶奶,头上带着几朵花,岁月在她的脸上镌刻下一道道痕迹。她温柔地看着老爷爷给他读着晚报。老爷爷也是挂着笑容认真地听。

  夕阳把我的影子拉得很长,我的影子映在报纸上,或许是注意到我挡着她的光了,她转过头,笑着看我。

  “老奶奶,你在给老爷爷读报纸啊?”我小声地对老奶奶说。而她则是木讷地看着我,好像没听到我说话一般,我有点儿尴尬也有点生气。

  “她的耳朵听不了,小朋友不要介意啊。”沧桑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闻声看向了老爷爷。他微笑地看着我,只是眼中光很暗淡,没有神采。在与老爷爷的交谈中,我得知老爷爷双目失明,而老奶奶在一场意外中失去了听觉。老爷爷喜欢听晚报,那么老奶奶便在黄昏时与他在长椅上共同“阅读”。而老奶奶听不见声音,老爷爷便替她聆听世间一切声音。

  “苦吗?这样的日子。”“习惯了,再说,有她在呢。她做了我的眼睛,我做了她的耳朵,这样一起生活下去,也是一种幸福,咱们谁也离不开谁。”听了他的话我不禁泪流满面。

  我们都曾感慨命运的不公,怨恨自己的父母比不上别人的父母。殊不知,这是最爱我们的人,他们把毕生的精力放在了我们身上。

  夕阳下,老爷爷和老奶奶互相依偎,颤颤巍巍地走向他们的家。

  我想起了书上的一句话:我不羡慕街头拥吻的情侣,我只羡慕牵手漫步的老人。

  原来,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他做了她的耳朵,而她做了他的眼睛,他们一起在时光中老去,而我作为一个过客,给予他们我最真诚的祝福。

  (通联: 麻城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