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朝晖

  经历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农村集体劳动的人们,必定对于“双抢”有着深刻记忆。

  水稻为江汉平原主要农作物之一。人们为增加产量,种水稻实行早晚连作、一年两熟。

  早稻在7月份成熟要收割,晚稻插秧不能超过立秋(口号曰“不插八一秧”)。“双抢”就要在短短二十多天里,既“割早”,又“插晚”,谓之“栽秧割谷两头忙”。

  从割早稻、收捆、归场、脱粒、翻晒收仓;整田、育晚秧、拔秧、插秧直到后期管理,环环相扣,正赶上一年中“三伏”酷暑炎热天气。为了不误农时,即便高温如火、大地生烟,也要咬紧牙关上,抢收抢种,决不含糊。

  割稻在太阳收干田里露水后进行。工具是镰刀,镰身为锯齿状刀口,木制手柄一拃来长,靠近镰刀刀口处有Y字形叉杆,便于拢住稻杆。操作时右手执镰用叉口拢住稻杆底部,左手握住稻杆腰间,挥动镰刃割断稻杆平铺地上,只留2~3寸稻茬。

  割稻是集体行动,体力强、技术好的要快别人一倍,嗖嗖几下就冲上前了,落到后面的多是体力差的或为新手,要紧着追赶,有时还得靠支援。

  割下的稻棵暴晒一两天,就要“收捆”,把铺在地上的稻棵收起捆成“草头”。一般三至五人一组,三人去搂起,一人捆,要捆的既紧实,又有形。

  挑“草头”是个力气活儿,一个“草头”重三四十斤,尖担先叉上一个后用胳臂扛起,再直奔另一个“草头”,用举重动作双手举起尖担搁在肩上步行到几里远的禾场上,中途不能放下(否则稻粒会洒落)。若是湿“草头”,重量要大大增加,往往还要脚踩稀泥拔腿迈上田埂,体力差的奈何不了,所以须壮劳力才能胜任。

  抢种从扯秧开始。天麻麻亮,人们早早来到田边,每人占一厢(畦),开始扯秧。裤腿卷到膝盖以上,把扯起的秧苗带出的泥使劲往小腿骨上磕掉,扯满一手把,捏住秧苗中部在水中清洗干净,用左手从绑在后背上的扎秧草抽出一根来,随即用拇指和中指抻开,右手握秧把配合左手用扎秧草缠紧,整个过程几秒钟内完成。扎好的秧把戳在田里等候挑秧的挑走。

  晚班扯秧更为辛苦,白天被太阳晒得发烫的水好似热汤,更有蚊子蚂蟥这些可恨吸血鬼的袭扰。有人为防蚂蟥,在腿上绑上长袜筒或垂下长裤,但蚂蟥就是有本领钻进裤管内吸血。晚班扯秧要到晚九点多钟了才收工,一路披星戴月走回家休息。

  稻田经过灌水、犁耙耖子整理、田埂护边等工序,可以插秧了,先将秧把在田里均匀撒开,每块秧田两头由两人牵着长长的直线并量出每厢田的宽度,留出厢沟,在每厢田的左边紧挨拉线等距离栽上“仪子”(边线秧),起到标明每厢田宽度、间距和取直的作用。插秧要保持秧行行列整齐、均匀,株距、行距分别对称,既在形式上美观,也利于除草、施肥、杀虫等田间管理。

  经过一个来月苦战,放眼茫茫田野由翻滚的金色稻浪变成了丽日下的盈盈绿波,和风吹动秧叶频频点头,好似在告慰人们,一场紧张的战斗宣告胜利,请静候秋收的喜讯吧!

  (工商银行荆门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