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通讯员 蔡明战)8月17日,刚处理完家中急事的电力分公司电力工程公司维修二站员工孝德强急匆匆乘坐长途车赶回孤东工地。几场大雨过后,工地上满是泥泞,施工人员穿着雨裤在水中拆除放线跨越架。作为维修二站生产骨干,孝德强来到工地后就立即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

  “在家里待不住啊!比我岁数大的老职工都在工地上忙活,工期这么紧,一天也耽误不起。另外,按照现在的绩效考核办法,在家里多待一天就少挣几百元,必须要早点回工地。”孝德强所在的电力工程公司是电力分公司老牌铁军队伍,承担着油田电网抢险抢修及电力线路和变电站新建、维修、改造重任。随着一线员工年龄老化,如何挖掘队伍潜能,激发队伍活力,成为摆在公司面前的头等大事。

  二月份,电力工程公司领导班子在广泛征求员工意见的基础上,根据公司实际情况制订新的绩效考核办法。此办法根据“多劳多得、少劳少得、不劳不得”的原则拉大绩效工资差距,绩效工资向一线倾斜,向高空作业人员倾斜,向一线施工中真正有贡献的人员倾斜。新办法实施后,后勤和前线的绩效差距每月达到3000元左右,一线高空作业人员和地面配合人员的差距每月达到1000多元。这种收入上的差距体现了对劳动价值的尊重,也激发了一线员工的劳动积极性。原本,高空作业是高危险性、重体力的劳动,许多员工“知难而退”,不愿从事高空作业,转而从事地面配合作业,造成各基层班站高空作业人员不断减少,在施工安排时总是捉襟见肘。而现在,在新的考核机制激励下,越来越多的地面配合人员在地面待不住了,他们开始重新登杆。

  “在工地,不同的活对应不同的考核分值,越是急难险重的活分值越高,对应的考核激励也就越高。”电力工程公司维修一站站长杨晓松说,“职工们在工地不用再催着干了,他们会主动承担急难险重的任务,真正实现了从‘要我干’到‘我要干’的转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