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已过去多年,在我的记忆里,一棵枣树却一直难以从我的脑海里抹去。每当百花争艳的时候,那黄灿灿的枣花便在我脑海里闪现,那绿蓬蓬茂密似伞盖般的树冠,在我脑海里萦绕。

那时,我家住平房。搬来以前,先前的住户留下了一棵枣树。这棵枣树大概有十多个年头了,主干直径有六七十公分,枝繁叶茂。刚搬进来时,这棵树正好开花结果,真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每年的五六月份,枣树开花了,花香引来了蜜蜂,淡黄色的小花清香扑鼻。客人一推门,就能闻到阵阵花香,满院都是香气。

夏天,枣树长得很密,遮挡住了火辣辣的太阳。父亲因地制宜,请人在院里做了石凳、石椅。早晨,父亲买菜回来,就坐在树阴下剥毛豆。有时,我也帮忙,但更多的时候,我趴在石桌上做功课。中午天热,睡不着,父亲就找隔壁的张大爷杀一盘棋。时常见父亲一个人在躺椅上睡着了,蒲扇都掉落在地上。

不知不觉到了九月,这时候的枣树早就结满了硕果。千颗万颗红红黄黄的胖小枣儿,像调皮捣蛋的小孩儿在树叶间东躲西藏,看着让人十分喜爱,吃到嘴里呢,脆甜脆甜的。由于枣子结得太多,把树都压弯了腰,有部分果实都按耐不住喜悦的心情窜到邻居家的院落;有的枣子成熟期比较早,一阵风吹过,掉落下来,甜味引来了蚂蚁和黄蜂。这时再不把枣子打下来,就要被这些小东西给糟蹋了。

开始打枣,全家齐动手,邻居也来帮忙。我爬上高高的树梢,满眼望去都是又大又红的红枣,看得我眼花缭乱。先弄个大红枣尝尝,吃够了,用随身带的长竹竿使劲拍打,然后用力晃动枣树。红枣像下雨一样稀里哗啦掉下来,树下的小伙伴高兴地又蹦又跳。不时,有枣子掉落到他们的头上,但他们却非常开心,根本不在意这些,只顾抓枣子往篮子里放。不一会儿,地上的篮子就被装满了,虽然身上被毛虫叮得奇痒无比,但心里还是高兴。

父亲给各家各户都送一些红枣。大家吃在嘴里甜在心里,盼望来年的“打枣日”早日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