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锻炼时,队友带去了几个切开的石榴,歇息时一人掰一块分了吃,这让我想起外婆还有外婆的甜石榴。

老街老一辈的人都认识外婆,都说外婆心地善良、特爱干净。外婆的皮肤特别白皙细腻,一年到头都梳着光洁的发髻,穿着素雅的对襟衣服,裹着小脚,浑身上下清清爽爽;家里也被外婆拾掇得一尘不染,院子里的几畦菜地被伺弄得像花园,两棵石榴树在外婆的精心养护下更是枝繁叶茂。打小我就特别喜欢外婆,经常帮外婆干些家务,然后搬两个小凳子坐在石榴树下,帮外婆梳发髻,修指甲,帮她穿针缝补衣服,陪她聊天。外婆总夸我懂事、孝顺、吃得苦。

到了石榴成熟季节,外婆家的石榴树上结满了石榴,这时外婆会开心地说:“石榴熟了,总算有好东西给我吃了,说石榴有营养,女孩子吃了皮肤好。”说着外婆就左手拿着一个畚箕,右手拿着一个耘田耙,围着石榴树转好几圈,有熟透的石榴长在枝头的,外婆就搬来一个方凳接脚,颤微微地站上去,努劲勾下来,从中找一两个已经裂开口的能看到里面红籽的石榴,洗净了,坐在树下,一粒粒地剥好放在碗里。剥好后外婆怕不够甜,还洒上一层白糖拌开,腌浸一下,端给我吃。我边吃边舀给外婆吃,外婆总推说自己不吃,实在拗不过我,就吃几口,含在嘴里慢慢抿,慈祥地看着我吃得津津有味。

小时候很少有水果吃,外婆的甜石榴对幼时的我来说可以算是美味了。长大后吃的水果虽然多了,但每次嚼着外婆剥的又红又甜的石榴籽,感受着外婆和蔼慈爱的笑容,心里感觉特别甜、也特别温暖,而外婆也把她对我的疼爱融入到这一个个她亲手摘、亲手剥的石榴中。我在外读书,每到石榴成熟季节,母亲寄去的包裹里总有外婆精心挑选的石榴。结婚生子后,带着爱人女儿去看外婆,外婆不顾年事已高,坚持要亲自摘石榴,一个个剥好,仍拌上白糖给我们吃。看着全家一起吃石榴的样子,我内心常常涌动着温馨和感动,这份记忆一直定格在我的脑海里永远也忘却不了。

外婆离世已四年,我没再吃过像她院子里那样好吃的石榴,婆婆每年会买些剥给女儿吃,女儿总会叫奶奶像太婆一样撒上些白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