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沐野

早晨的天空攥着一团灰色的云,风从指缝漏出来,轻轻漫漫。今年这大半个夏天淋淋漓漓,草原的脸颊漾起了多少滂沱的酒窝。

这次的锡林郭勒之夏镶黄旗笔会,同行的几位作者可谓早已熟悉,却也陌生。我都曾留心读过他们的作品,熟的是其名而陌生的是其人。他们大多年近我的父辈。

车刚驶入高速就下起一阵急雨,车前玻璃的雨刷频率拨到最大,勉强撑开雨幕的眼睑,左右拨动着玻璃,像困倦又不能睡的眼,一落一抬都硬撑着。草原下起倾盆大雨,视线就变得迷蒙,不见辽远了。

今年,草原的雨下得欢腾,雨的舞蹈从仲夏一直跳到初秋,翌日8月7号就是立秋。春为生,熟为秋,草原历仲夏雨水的润泽,草木葳蕤,绿意至秋愈丰满。高速路上,前后车辆都打着双闪,慢行。大雨持续了一刻钟左右就渐渐停歇。偶尔的游丝细雨,行至化德天已放晴。驶过正蓝旗,草原现出村落和耕地。再过几日就该农家收粮,牧人贮草。转眼八月底就要打草,盛放亦即凋萎,草原遐绿转黄,让人不由感慨“时光打马过草原”。

车里诗人们谈天说地话语不断,“我就喜欢看这草原上的防风林,最好看”,“今年雨水多,土地喝饱了水就不渗了”。“这雨可下好了,要不草原怎么办”。时速百里,风景瞬息而过,眼幕里不断闪现的影像储存又删除。出门的好处就是更新一下“大脑桌面”清空心情。贴近自然再而寄语自然,祈愿风调雨顺。对自然的虔诚让人们有了甚多期许,于是有了重要的时节和仪式,人们面对土地迎着风念念有词,风送到哪里就算哪里。此时车外风景正好,天空把云漂白洗涤,干干净净的一团一团挂晒起来。路途近400公里,身体略僵但心情放松。

马上驶出化德即将进入锡林郭勒盟镶黄旗地界时,先看到路边标语“化德欢迎您”,不远处既是镶黄旗欢迎的标语。大家调侃化德这双面进出都欢迎的标语很有意思。十几公里后就是新宝拉格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