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秀娥

车行驶在八月的草原,车轮带着正蓝旗的露珠,像一匹的骏马,在晨光里奔驰,顺着金莲花的飘香的风,驰过元上都遗址层层的绿波,进入正镶白旗一望无边草海,牛羊悠闲的吃草,马儿尽情的奔跑,眼里的景物就是心中的图画。

中午时分,进入镶黄旗,因为接近目的地了,车子放慢了速度,新宝拉格的天空从绿的边缘分色 升高,蓝与绿使人浮躁的心一下子平静下来,一朵朵洁白的云,或轻轻的飘着,或悠悠的游走,或变幻着形状,让因忙碌而奔波的脚步也跟着放慢了节奏,紧绷的神经慢慢放松了,下了车,去登一登黄花山,看那一座高过一座的石崖,看原生的大树小草,灌木怪石,登上山顶献一条洁白的哈达,把心中的期愿说给长生天听。

一路走走停停,被那一片片白雪似的韭菜花诱惑,坐下来,躺下来,拍一组人与花的照片,写一篇花与人的诗词,唱一首柔情的牧歌,画一幅梦里的画卷。

就这样流连在这里,听百灵鸟欢乐的鸣唱,看雄鹰展翅翱翔,张开双臂拥抱这扑面而来的花香,亲近这宽阔的大自然,放飞心情,放飞诗情,放飞梦想。

在傍晚凉爽的微风里,与几位文友来到大庙,眼前一层霞光一轮金色的斜阳,延绵青山拥着一座坐西向东的庙宇,看经幡飘扬,心也随着佛语慢慢入定,转动几世轮回的转经筒,顺了一圈又一圈,如人生去了一辈来了一茬,缘来缘散都在善与恶的因果里,哭过笑过,与小喇嘛燃上一柱香,将多少年的心愿许给佛祖,让生命里那一抹忧伤,那一缕孤独飘散在风里,携一段诗情,展一幅画意,让花的草原更美,让诗的人生更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