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巴一入龙口,透过两边的车窗,我便看到了扑面而来、不断一闪而过的绿。我的眼睛为之一亮,身心为之一振,满心的欢愉。我将车窗打开了些,清新的空气直入我的肺腑。居住在这样的城市真好!

当代著名作家张炜便居住在这座城市。我们是奔张炜老师来的,是要来听他的一席演讲。

来到先生创建的万松浦书院,我们同行的三十余人无不赞不绝口。书院真大啊,真绿啊!怕是有好几十亩、上百亩吧?树林茂密,树的大小不一,不知有多少种类。走在林荫道上,蝉鸣声不绝,伴着鸟儿欢鸣的声音。只有旷阔的野地,人迹罕至的野地,才会有这种感觉的。  

下午三点,我们心仪已久的演讲开始了。在这间会议室,曾举办过多少场这样,甚或比这声势更浩大、规模更壮观、规格更高的讲演啊!

这样的传播方式真好!更多的人站或坐在这里,传播他(她)的声音,他(她)的广博的识见,他(她)的关怀,他(她)的洞悉……而无数的人,可以在这里坐下来聆听,聆听一个人发出的嘹亮的、振聋发聩的、耳目一新的声音!

先生谈苏东坡,谈陶渊明,谈李白、杜甫,谈孔子、老庄,谈中国古代文人、文化,娓娓道来,出口成章,让我们一个个聆听的人惊讶不已、赞叹不已。

先生刚外地回来,感冒中。讲座期间,难以抑制的咳嗽不时向先生袭来,主持人小川老师便提议,让先生稍事休息,请一个叫瓦当的文化人先讲。我们浓浓的兴致还在张炜老师身上。先生是一座富矿,内里储蓄了无尽的宝藏;先生是个谜,著作等身,闻名遐迩,是如何炼成的,无疑让我们充满着探究的欲望。

先生博闻强记,学养、胸怀和识见,绝非一般作家、学者所能达到。高山仰止。先生又是一条幽深的河流,表面平静,但深处却涌动着激流。只有生命张力足够强大、才能卓越非凡的人,方能如此。

先生的讲演时而舒缓,时而高亢,如一条河流的迂回,又如一曲琴弦的琤琮,大珠小珠落玉盘。

互动环节,我急不可耐地倾诉了对先生由来已久的倾慕、向往。

十余年前,读先生的书,便入了迷。比如《古船》《九月寓言》《外省书》《家族》《冬天的阅读》《大地的絮语》,等等,等等。先生是我读得最多的作家,见到先生的书必欲拥有,一品而快之!一次在书店,闲翻一本当代名家作品选,就因为有先生大作,我买下了。

阅读先生的书,我进一步走进了先生,走进了先生作品的如万花筒般让人迷醉的世界。阅读先生的书,我从一个书单,才又知道先生阅读的广博,孜孜不倦。

一天,我试着给先生写了一封信,没想到,先生竟忙里偷闲短时间给予了回复。或许,先生刚完成一部大部头,喘一口气的间隙中;或许,先生对于后学,原本是一以贯之,极力鼓励、帮助和扶掖的。  

听先生一席讲座,热血沸腾,茅塞顿开。

讲座完了,我们一个个学员纷纷跟先生站一起合影。临别的第二天早晨八点,先生又赶来为我们送行。此刻,一些未曾留影的,争先恐后地去和先生站一起,拍照,留影。

永远的留念,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