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新区龙颈镇石坎沙灰塘村,一栋低矮的泥砖青瓦房与周围环绕的小洋楼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经过40年风雨的洗礼,房的外墙原本粉刷的石灰大部分已剥落,露出里面的泥砖。砖与砖之间已不再有当初的严丝合缝,缝年过节祭拜的香火燃尽后剩下的竹签,还遗留在这些缝隙中。

房子共有三间房,进门是大客厅,左右各一间厢房。客厅里的餐桌是家里唯一像样的家具,墙壁上保留着泥砖原本的样子,唯一的“装修”就是贴了满屋的奖状,从小学到初、高中,一张不落,奖状上都写着唯一的名字:何永定。

20岁的何永定与爸爸何木生相依为命在这栋房子里已经过了十多年,他对于妈妈的记忆仅停留在4岁那年,正是在那一年,妈妈狠下心选择了离开,在那之后,妈妈与这个家庭再也没有过多的联系。

虽然自己的童年过得并不如意,但和自己的童年相比,何永定更为爸爸何木生的童年感到难过。因为家里子女多,何木生从小就被过继给了别人,养父母家庭条件也并不好,而且早逝,基本上也是独自一人打拼。直到何木生40岁时,才结婚有了儿子何永定。

贫困家庭,单亲,多年来一直命运不济的何家,终于在今年夏天迎来了一件值得庆祝的大事。何永定今年理科高考考了525分,成功被自己心仪的华南农业大学录取。

高兴的日子没有几天,父子俩就开始为今后大学四年的学费发愁。学费和住宿费每年接近6000元,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来说,是一笔巨大的开销。何永定望向爸爸,何木生低头坐在客厅里,沉默不语。何木生今年已60岁,几年前还曾患过大病,基本上只能在村里打打散工,重活累活现在都干不了,在没有收入的日子里,一家人只能靠低保维持生活。何永定高中三年的学费,都是靠拿学校的奖学金以及爱心人士的资助解决的。

爸爸没法承担自己的开销,何永定只能靠自己。高考结束后没几天,他就和同学一起到了一家酒店的甜品部打工。每天早上4点半起床上班,一直干到下午1点半下班。“我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很累,终于体会到了大人挣钱的不容易,但想到能为自己挣到学费,也觉得很开心。”何永定说。领到自己的第一份工资1950元钱,何永定没舍得花一分。进入大学后,他也要申请国家助学金来解决今后几年的学费问题。

在专业选择时,何永定最终选择了农学。从小在农村长大,特别是像他一样从小生活在贫困家庭里的孩子,更能懂得农村生活的艰辛。他希望等到自己大学四年学成之后,返回家乡,用自己所学的知识来改变家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