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胡 杨

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收获后的果园。有一次,深秋季节,果园火红的秋叶吸引了我,走进去,热烈的色彩之下,收获后的落寞,充斥其间,一下子掠去了人身上的浮躁。没有了人声鼎沸的忙碌,没有了果实累累的芬芳,更没有了垂涎欲滴的谄媚,人的身心迅速放松。我选择一个小土埂坐下来,也不管尘土沾满一身,就把自己放下了,所有的牵挂也似乎都放下了。

秋霜在一个早晨突然降临,气温骤降,天气变冷,原本绿油油的叶子,在秋霜的扑打下,色彩一点点变红,红得自然,红得醉心,尤其是午后,整个果园被铺天盖地的阳光打亮,那红色也是如洪水一般汹涌。之后,秋老虎再横行几日,秋天也就撤退了。就在这几日,是去果园最好的时间。每年到了秋天,到了果园里的果实收获殆尽的时候,我就走进果园,这时候,地上已经有了一层落叶,踩在落叶上,哗哗啦啦,像是踩疼了它们,使它们发出呐喊的声音。在古老的绿洲上,到处都有果园,至少每一个村庄都会有一个果园。果园是绿洲上最耀眼的部分,春天有梨花、杏花、桃花鲜艳地开着,夏天和秋天则有成熟的果实奉献给人们,那些香甜的果实,是人们生活中的调味品。绿洲上的孩子,一提起果园,哈喇子就会流出来,平时,只要有了闲暇,他们就在果园四周转悠着,隔着高高的黄土夯墙,踮着脚看里面的果树和果实上缀满的果子。如果有机可乘,他们会像麻雀一样偷偷钻进果园,不管生熟,摘上几个果子,就往回跑。

但到了秋天,树上的果实全部被摘完之后,果园就沉静了,想去就去,果园的木头门敞开着,谁进去都没人管。这时候,也有一些机灵的孩子走进果园,爬上每一棵树,搜腾树上残余的果子。在不被人注意的缝隙,在茂密的枝叶间,总有那么一两个遗漏的小家伙,被孩子们看见,摘下,那兴奋劲不亚于拣到了金元宝。而且,经过风吹霜打的果实更甜。

我走进果园并不是为了果实,我只觉得收获后的空旷和荒芜,是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对于绿洲上的孩子来说,是熟悉中的陌生,它把源源不断的空虚传递给人,但自身又有着华丽的外表,这就像是我们经历过和正在经历的人生,时时有不可捉摸的悲凉悄悄袭来,使人迅速看清自己的处境。

我拣起几片树叶,那是梨树的叶子,红绿相间,仔细看,它就是一幅画,一幅精心创作的水彩画,画面上,有色彩的脉络,勾勒出季节的寒霜。树枝上还有不少的叶片,它们覆盖着树枝之间的空隙,使人看不见头顶上的天空,阳光也是斑斑驳驳地筛下来。

在果园,在这样的情景中,我会一直享受这份寂寞,并把寂寞酿造成甘甜的美酒,独自啜饮,不醉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