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当记者的哥哥顺水一句话,“真正一个好丈夫,哪个女人舍得丢手让给别人呢?”她才终于明白,那些结了一百次,或老是离离合合,最后还是一个“8”字的病因——离了婚的男人女人,就像自己好强一样,绝对有难以饶恕的毛病;而一个女人,只要一离婚,就往往与悲剧、苦难走近了一步,大多会越陷越深……

在火车上,江顺丽一想到两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就愧疚,才想到自己一心考虑到筹钱,还是昨天中午喝了点稀饭,快20小时没有吃过东西了。

4、城市生活糊涂解

正在办公室谈生意的老二,一见顺水、顺丽来了,就连忙迎上来,哈哈一笑,“大哥、妹妹坐坐!儿子,出来划价!大爸、幺姑来了!”老二把生意跟大儿子江帆一交待,两杯水就端在了大哥、妹妹面前,立马就给几个来自重庆、成都、西安的客户介绍:“这是我大哥,这是我妹妹!晚上,大家就在一起吃饭,都是自己人!”

与二哥的客户打了招呼,趁二嫂没在场,顺丽就说了借钱的事。顺风瞅了一眼客户,就爽快答应了,“没问题!我正凑一笔钱,可能要等几天!”

顺水、顺丽一听,心里都踏实了,到底是亲兄妹。说话间,办公室外传来“啼嗑啼嗑”的皮鞋声,顺风一听,知道是老婆来了,赶紧猫着腰轻轻扭开了门。门口邱菊面尘扑扑,有几丝疲惫,看到顺风正想骂句“你个死鬼也不来接我”,顺风朝她努了努嘴,又朝里屋瞄了瞄,侧身把邱菊让了进来。邱菊一看是大哥和妹妹,心里咯噔了一下,立马换了张脸,“哟,大哥,幺妹儿,什么风把你们吹来了哈。”推得门进来紧挨顺丽坐下,一手就搭在顺丽大腿上,无比亲热。做事一贯明来明去的大哥待邱菊坐定,先谈了谈顺丽的处境以及借钱的事。邱菊一听,脸上的肉抖了一下,立马又笑了,咽了咽口水,“大哥,幺妹儿,莫急,莫急哈,等几天,等几天。来,吃香蕉,吃香蕉。”说着从茶几上拿起一根剥了皮,首先递给了大哥,接着又利利索索削好一个红红的苹果递给顺丽……

不到6点,老二就让他们坐上自己的爱骑“奔驰”,并一如既往特地让大哥坐他旁边的副驾位置,亲自驾车到了冰城最豪华的“南豪酒店”。

车刚一停稳,车位保安就上前打开了车门,一个标准的手式,“江总,请!”把顺风一行引向酒店门前,不待保安介绍,迎宾小姐就一个媚笑,一边引路上楼,一边甜甜地问:“江总,您还是要幽谷蓝草888,还是新设的极品包间颐和古风999?”顺风故意停下脚步,气派随和地向身后一望,话分明是说给一行来客听的:“今天来的都是些稀客,那就颐和古风吧!”

走进颐和古风,就如走进皇家林园。一棵棵苍松翠柏俏然伫立于湖水之畔,逶迤的细流,从罅隙间自然溢出,蜿蜒向前穿丘越林,白亮亮的泛着一路鳞光。古朴典雅的长廊、阁楼、石舫,掩映在翠柏间,映照在湖心,形成一幅双面绣,难分虚实。湖面上的小桥灵动而秀美,恍若动人的断桥会。遐想间,古筝演奏的《渔舟唱晚》,清越、悦耳如鱼腾水;黄木栅栏围着的红木圆形大餐桌,鹤立于那巧夺天工的古朴、清幽中央;桌上,洁白的18朵莲花巾,早已整齐划一地高举在一圈金光灿灿的精品餐具上;那杯、碗、羹、盘是清一色的镀金广东加强极品瓷,瓷面细嫩、柔和,镀金都巧借了那不同的形态、曲线,把绘画工艺发挥得淋漓尽致,片状处用金大气丰腴圆润、熠熠生辉,精微处又如行云流水、纤毫柔和。(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