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建国

青铜器,是由青铜合金(红铜与锡的合金)制成的器具。城市、文字与青铜器的出现,是世界性文明三大标志特征。然而在这些精美的青铜背后,却是人类一段染血的历史。制式青铜兵器的出现极大地增强了人类的武装攻击能力,战争也就成了这个时代最为重要的事。《左传》有言,国之大事在“祀与戎”,保住祖先和上苍赐给的基业是最重要的,因此他们在大量制造青铜兵器保护自己的同时,也用来征伐别人。并用缴获来的沾有鲜血的青铜兵器融化制成器皿,盛放贡品,感谢上苍和祖先的保佑。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今天所看到的青铜器绝大部分是青铜兵器与礼器,即使是那些少量的生活器具,也极有可能是祭祀礼仪中使用的。

早在距今四千年左右,赤峰就进入到了青铜时代。日本学者滨田耕作将红山文化定位赤峰第一期文化后,根据墓葬中出土的青铜器,提出了“赤峰第二期文化”概念。1956年,中国学者吕遵谔通过对赤峰红山后遗址的复查,明确指出日本学者当年所谓的“赤峰第二期文化”,实际上还包括几个性质和面貌不同的阶段。1960年春,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工作队在刘观民先生的带领下,在赤峰药王庙和夏家店两地进行试掘后指出所谓的“赤峰第二期文化”实际上包括了两种性质、年代不同的青铜时代文化,并以发现地命名为夏家店下层文化和夏家店上层文化。

与夏家店下层文化和夏家店上层文化这两个青铜时代的考古学文化相对的正是生活在这一地区的山戎人与东胡人,极有可能是他们生活在那个时代并创造了这一文化。

直刃匕首式青铜短剑是山戎青铜文化的最突出特征。公元前八世纪末七世纪初,强大起来的山戎,就同中原北方各国发生了密切联系。《逸周书·王会篇》记载了东北地区古族古国到中原参加“成周之会”。西周时期,北方戎人开始强大,秦襄公因伐戎有功,受到周王室的封赐,始列诸侯。历史上还发生过山戎越过燕国进攻齐国的事件,齐釐公曾同山戎在齐国郊外作战。可见山戎势力的强大,同时也表明当时的山戎其影响已到达今天的山东地区。齐桓公称霸后,即以北御戎狄、南抗荆楚为主要任务。当山戎伐燕,燕国向霸主齐桓公求助,齐桓公北伐山戎,山戎因此溃败,燕北从此再无山戎之称。山戎败后,部众离散。原生活在山戎北部地区的东胡,因没有了山戎的阻挡,顺势南下,占有了原山戎的领地,同燕国发生了联系。匈奴、东胡兴起,给战国时赵国、燕国北方造成了严重威胁。赵成王时,赵国大将李牧曾大破匈奴、东胡。战国群雄并争,中原战乱不断,燕国为东胡所扰,军民疲惫,为了获得更广阔的生存空间,燕国开始向北拓展领地。而这与强势南下的东胡发生了冲突,燕国与东胡旷日持久的拉锯战也就开始了。战争开始之初,燕国由于对山地作战和东胡骑兵的陌生,屡遭败绩。后无奈燕国把名将秦开送至东胡作为和解的人质,来换取相互间的和平相处。秦开,燕国著名军事将领,是同荆轲一起刺杀秦始皇的秦舞阳的祖父。秦开为质东胡期间深受东胡信任,因此得以对东胡进行了广泛而又深入的调查,特别是对东胡地理的了解,使得秦开找到了彻底击溃东胡的办法。秦开回到燕国后,率军攻破东胡,使东胡“却地千余里”。

燕国在秦开击破东胡之前,燕虽受其困扰,但亦有和平共处时期,秦开“为质”,正说明了二者的和解。也正是在此时东胡的势力到达燕山山脉、滦河上游一带。老哈河流域也就成为东胡的中心地带,考古也证明这一带为夏家店上层文化的核心区域。秦开“却地千里”之后,势力范围向北回收。赤峰北部地处高原,属于草原地带。东胡因失去了南部农业环境,而逐渐成为以游牧为主的民族。东胡的北撤,使得燕国北部边境得以扩张,燕国开始在北部边境修筑长城。燕长城是燕国与东胡的军事分界线,是在秦开“却地千里”之后,因此,长城以南大量的夏家店上层文化遗址,说明东胡民族曾占领这地区。考古发掘也证明在长城沿线及其附近地带的若干燕文化遗存的下面,往往就叠压着夏家店上层文化的遗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