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互联网入局书业后,处于作者与读者中间环节的出版商、批发商和实体书店,应该始终清醒意识到,自己有被整合和取代的危机。”在8月16日举行的2018中国实体书店创新发展年会上,上海三联书店副总经理陈逸凌的一席话,获得在座众多实体书店同行的广泛认同。

书店之美,在于拥有灵魂

“青玉案”“天净沙”“苍梧谣”,竹编、剪纸、茶艺,上海大隐书局武康路店用中国传统曲牌名为书店空间命名,用富有意涵的中国元素增加读者体验。此外各地如“言几又”等类似的书店,在空间美学的营造上也都达到相当水平。然而仅仅是“美”,并非书店获得可持续发展动力的法门。

陈逸凌说,书店之美在于拥有灵魂,一家书店要有自己明确的定位,国内每年图书新品有几十万种,读者不是没有选择而是不知所措,书店存在的价值就是帮助读者选到心仪的图书,但这恰恰是一般书店最难做到的。

“在互联网时代,做好空间美学是为了做好消费者体验,这是线下书店跟线上销售抗衡的关键。然而除了体验之外,书店的本质是帮助消费者寻找好书,以怎样的逻辑构建选品体系是书店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在帮助几家书店选择选品时,我们建议,不必非得选择畅销品种,有些门类不畅销的品种也必须摆进去,这代表的是一家书店的调性。要通过选品把真正的消费者筛选出来,然后想办法将书店流量转化为实际的客单价和销售额。”蒋晞亮说。

北京发行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湛军对“光的空间”书店的参观感受,或许可以佐证选品的重要性,“他们的图书选品达到了很高的境界,3万种人文书籍组成了一个巨大的精品陈列馆,对读者有强大的吸引力。其次是他们的图书展示,相当一部分具有馆藏功能,到那里不仅能买到好的新书,更能发现很多高品位的馆藏图书。他们的图书经理介绍,他们的书籍不打折就可以卖出去”。

引入互联网基因,推动可持续发展

所谓新零售,即线上电商向线下实体店布局。图书行业的新零售,如京东商城开发的线下实体书店,数量已达百个,具备相当的竞争优势。它们可以利用几十年来积累的大数据,对书店的经营方向、网点布局、产品选择、服务模式等进行精准决策,为高质量可持续发展打好基础。

“跟互联网企业开设的实体书店相比,多数传统实体书店可利用的数据太少了。但大的图书经销商不同,它们具备几十年的经验和客户流量累积,如果有心挖掘用户数据,还可以追赶上来。”蒋晞亮说。

面对互联网和传统书业的激烈竞争,一些“老字号”已经开始谋变,不少实体书店强化危机感,网上书城、智慧书城等新模式、新业态不断出现,书店正在形成前所未有的聚合发展态势。

上海新华传媒一方面融合新业态,推进线下实体店空间改造,另一方面以新技术手段为实体书店赋能,开发电子会员服务系统、智能化支付系统,完善数据分析、移动支付等功能。北京新华发行集团尝试线上线下融合发展,所有中小门店实现智能联动一体化,即便是实体店展销品种数量不多的小书店,通过智能化销售平台,也可以实现“小店下单,西单图书大厦配送”。此外,李湛军在中关村图书大厦做过一个测试,根据人们需求变化改进选品结构,利用云计算方式积极荐书,结果发现能提高15%到17%的销售率。

全面、持续、深入拥抱互联网时代,对书品的生产、流通和销售过程进行升级改造,重塑业态结构,是实体书店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没有其他的路可走,这一点书店掌门人不要抱有幻想,刘晓凯提醒。

从世界范围看,越来越多的实体书店正努力实现与网络书店业态互补。如美国巴洛书店,一方面推出网上书店,一方面研发自有阅读器,建设电子书销售渠道。英国众多独立书店开发了电子商务模式。2016年,韩国销售排名前6位的书店当中,实体书店和网络书店各占半壁江山。这对于现阶段谋新、谋变、谋生存的传统实体书店来说,应该是好消息。

(据人民网)